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虎姑婆爱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方才你在房里休息,我一个人拿着长矛下海去抓的。”他扶她坐到餐桌,开玩笑道:“好大一条,好可怕。”

  “既然是好大一条,怎么只有这一小块?”她对着盘中食物桃眉问。

  “因为我知道你胃口不大,我们俩吃不了那么多,其他的,全送给海鸟分食了。”说着,他又端一锅汤上桌。

  “那是什么汤?”

  “排骨面包树果汤,说好要煮的。”他取来汤碗,为她盛汤,“而且这颗面包树果就是害你摔下的那颗,我特地把它摘下来煮,为你报仇。”

  她啼笑皆非,“齐天风,你很无聊耶。”嘴里这么说,她心里却幼稚地跟着欢喜。他为她报仇耶,为她……“那你原本摘的那颗呢?”

  “也一起丢进去煮了,我还命令它在里头要好好教训害你受伤的坏果实。”他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闻言,她差点笑岔气。“齐天风,你真是够了,最好它会!”

  “它当然会!”他指着汤碗中的其中一块面包树果,“你看,这块比较烂的就是被旁边这块给打的。”

  她哭笑不得,一副被他打败的样子。

  “你的脚还很痛吗?”说笑完毕,他坐到她对面,满眼关心。

  “还好,比较没那么痛了。”

  “意思就是说,等一下你可以洗碗?”

  “喂!没那么快,我的脚还是很痛。”这人明明就在关心她,却老是爱寻她开心。

  一个小小的扭伤脚事件,让她知道他真的很关心她——其实他一直都有在关心她,只是他爱嘻闹的个性让她忽略了他也有体贴的那一面。

  不知是否是她自作多情,她总觉得这回来度蜜月,他对她的好急速上升,那些原就存在的关心体贴,似乎更上一层,变得……多了一些东西……

  以前他对她好,就像哥哥对妹妹,但这两天她明显感觉到不同,好像……好像他真的把她当老婆看待了。

  看他一眼,她羞得低头,想夹鱼肉来掩饰心头的慌措,未料一夹再夹,老半天都夹不起来。

  “干么,你手也扭伤啦?”她不好强的时候,真的很有小女人的羞态。

  黑眸带笑,夹了一块鱼肉欲给她,她下意识地拿碗去接,夹住鱼肉的筷子却转了个弯,朝她嘴边奔去。

  她愣了下,他发出一个“啊”的声音,她自然张嘴,那块鱼肉和他的筷子就驶近她嘴里。

  她双唇反射性的合上,只见他的筷子从她嘴里抽出,又夹了一块鱼肉,往自己嘴里送。

  见状,她的双颊听间发烫。

  他夹给她吃,然后立即又用同一双筷子夹鱼给自己吃,那不就等于两人间接接吻了?

  怪,很怪,两人同用一双筷子吃东西,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但为什么以前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现在会让她……春心荡漾……

  田时音心头一惊。难不成真的是她在发春?

  “怎么?不好吃?”

  “不是,很好吃。”她端碗猛扒饭,一会儿碗便见底,她尴脸的把空碗递给他,“再帮我盛一碗。”

  “刚才不是有人说自己胃口不大?”

  他接碗时,厚实大掌整个贴住她的手背,她直觉有一道强大的热流从他掌心穿透到她的手,发射到她全身四肢百骸……

  她脑袋一片空白,又惊又羞的抬眸盯着他。

  她带点羞怯和不知所措的表情,大大触动齐天风想楼紧她、保护她的心情。

  黑眸蓄满深清凝视她,低沉嗓音逸出心底深层的声音——

  “时音,我们结婚吧!”

  此话一出,不只她,连他自己都吓到了。

  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而且完全不加思索就脱口而出,连知会聪明帅气的大脑一声都设有,就这样大刺刺冲出他低沉迷人的喉咙……

  这下好了,该怎么收抬?

  田时音先是被他突如其来的莫名话语吓呆,随即抽回手,一双眼眸迅速冒火。

  “齐天风,你可以再无聊一点!”

  原来他是在学某个广告片台词,害她还以为他真的……真的深清款款对她……

  他陡地笑出声,接腔道:“呵呵,我忘了,我们早就结婚了说。”

  “神经病!”她气得拿白眼狠瞪他。

  齐天风起身盛饭,这句突如其来的跳Tone话语,以玩笑收场,但他内心明白有些事己经不同。

  不收场,他还要将它延续下去。

  “老婆,你的饭来了。”眉眼带笑,他挺喜欢这么称呼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