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虎姑婆爱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其实也算美女?说得那么勉强,敷衍的家伙!

  田时音低头看了下腕表,她上班时间快到了,懒得再猜他煮早餐的动机。“田时乐还在睡?”她就是不放心弟弟,才会在上班前过来看一看。

  他点头。

  “那我去上班了。”看到桌上那锅粥,她忍不住拿大汤匙搅动了下,“哇,排骨、蛔仔、豆轮、虾米、丝瓜,一大早吃这么营养的粥,你需要这么巴结田时乐吗?”每一颗蛔仔都硕大肥美,齐家采买的食材果然都是顶级货。

  “我自己也要吃。”他挑了挑眉,邪恶一笑,“酒醉后会发生什么事我是不能预料,但如果有人想硬上,我也不能让人家失望啊。平日顾好身子,届时才不会漏气。”

  她又瞪他一眼。无聊的家伙!“把我的小牛锅拿过来。”

  “干么?”

  “我要装粥拿去公司吃。”不吃白不吃,这一锅色香味俱全,要不是上班时间会来不及。她铁定坐下一碗接一碗把它吃光光,省得听他在那里打嘴炮。

  “干么跟我们两个男人抢早餐吃?你想吃早餐跟谈叔说一声,厨师会帮你准备的。”嘴里虽是这么说,但他仍是把小牛锅拿给她。

  “我本来不想吃早餐,是看到这么大一锅,担心你们吃不完浪费会遭夭谴,才来帮忙的。”她边说,边将一颗颗硕大肥美的蛔仔捞进提锅里。

  “你把蛔仔全装完才会遭天谴。”他佯装紧张的在一旁监看,取来另一支锅勺护蛔。“这颗超大,我要吃,不准捞!”

  “我偏要这颗!”田时音不甘示弱,手中的锅勺化为球杆,猛敲他的锅勺。

  “我绝不让你达成目的。”他捞着蛔仔在粥里游走,死命护蛔不让她越雷池捞走,两人打起攻防战,白粥顿时变身为雪地,两支锅勺在粥里打起冰上曲棍球。

  不知为何,从小到大他就是喜欢和她争食,就算蛔仔再大、她捞得再多,他想吃的话,齐家厨房依然多得是。再说,他堂堂齐二少为了一颗蛔仔和一个女人——

  不,他的老婆,夫妻俩争得你死我活,这话要传出去了,能听吗?

  也许是习惯了吧,不争反而觉得怪,况且争输她,他会很没面子。

  “哈哈哈,被我抢到了吧。”某人一个闪神,她成功达阵,把“排骨鲜蛔丝瓜粥”里的“蛔仔王”给捞走。

  担心他使小人步数截回,她选择先吃先赢,拿不到筷子便直接用手拎起“蛔仔王”在他眼前晃了晃,骄傲地展示,然后嘴一张,缓缓将战利品就往嘴里送——

  眼见他死命护住的“蛔仔王”被捞走送人敌方阵营,齐天风黑眸眯起,面露杀气,一副不截回誓不甘休的狠样。

  在她嘟着嘴含着蛔仔,欲将它漫漫吸入折磨死他之际,他倏地一个俯身,抓住她双臂,用力地含住她的嘴——

  “你们两个一大早跑来田家厨房干么?很吵耶,吵死了,叫人家怎么……怎么……睡觉……”

  被吵醒的田时乐眯着睡眼,懒洋洋的走到厨房门口,赫然发现吵闹声没了,张大眼一看,眼前的这一幕着实吓了他一跳。“你们两个很奇怪耶,刚才不是在吵架,怎么一下子又在接吻……”

  被吻住嘴的田时音直到听见弟弟说他们在接吻,她整个人才回过神来,两眼瞪大,薄弱身子顿时成了红辣椒,从脚底红到头顶。

  他?吻了她?

  一时间,不知所措的她踉跄退了几步,吓得往外跑。

  “厚,姐夫,原来你都用这招封我姐的嘴啊?厉害喔。”

  面对小舅子的“称赞”,齐天风干笑以对,心头却阵阵翻腾。

  他居然吻了田时音?她可是他的麻吉耶,他怎么会去吻她?

  只是说,原来她的唇也挺软的,他还以为平日嘴硬的她,唇也一样很硬……

  心中百味杂陈,其中一味是小小的欣喜,齐天风嘴角不自觉的扬高,和田时音亲吻的感觉,其实还不赖!

  第四章

  田时音一觉醒来,看见房里陌生的摆设,怔愣了下,她下意识地看向腕表,立刻惊吓的从床上跳下。

  她是怎么了,睡到九点多浑然不觉?早上十点她还要去拜访新客户呢。

  死定了,会来不及……她的公事包呢?她的上班服藏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沙发上会有一只背包,塞了一堆她上班穿不到的衣服?

  还有,这是什么地方?

  她管不了那么多,急如星火地抓着手机便冲出房间,打算让小助理帮她张罗衣服。她要搭计程车直奔公司,务必在十点钟前赶赴新客户的——

  蓦地,她顿住了身子,目瞪口呆。

  眼前浩瀚无垠的海景,让她怔愣了好半晌。

  房间外是一大片沙滩和大海,没有路,当然也不可能有计程车小黄。

  她为什么会在这个鬼地方?

  冷静下来,田时音,冷静下来……

  此刻,她脑袋里除了充塞“上班会迟到”、“赶不及拜访客户”外,其他的事都想不起来,唯有放下这两件事,她才能思考其他。

  深吸一大口气,她坐在房门口,才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却又反射性的拿起手机想打电话给小助理。

  她一震,将扰乱思绪的手机丢下,慢慢想起昨晚的事——

  晚上,她刚下班回到家,她的“齐老公”便将她押上车,她问他要干么,他说要绑架她。途中,她还在车里吃了他特地为她准备的“迷迭香烤鳖鱼排”套餐,她很饿,没多问就吃了。

  结果,车子一开便开到机场。

  后来她才知道,那份“迷迭香烤鳖鱼排”套餐是她的晚惨,他知道她不喜欢吃飞机餐。但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他干么拉她去机场?她这一个礼拜设有拜访国外客户的行程啊。

  他的回答是,“我们要去度蜜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