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虎姑婆爱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也不是不行啦,只是哪有人结婚隔天就上班的?再怎么说,你也是齐家二少奶奶耶。”

  提到这个,田时音就一肚子火,齐天风的担心果然应验,不过他担心的是齐家人没面子,不是真的关心她,这点让她很介意。

  “我是苦命女,结婚隔天就被老公踢下床,叫我赶快来上班赚钱!”田时音狠狠吞了一口粥,一脸老大不爽。

  “哈哈哈……”闻言,小助理非但没掬一把同情泪,还捧腹笑哈哈。

  “有那么好笑?”田时音沉下脸。

  “不是啦,经理,你会不会是说颠倒了,被踢下床的应该是齐二少吧。”虽然紧闭着嘴,但林可欣还是憋不住笑,三秒钟后就破功。

  她是经理耶,业务部的拼命三娘,就算经理外表模样清秀,后脑还系着一束晃来晃去的长马尾,整个业务部——不,是全公司,没人把她当女人。因为她的拼劲,连男主管都望尘莫及,唯一能和她较量的,大概只有总经理。

  原先他们都不懂,经理为什么这么替公司卖命,答案昨天揭晓,大家都了了,原来经理是齐二少、也是副总经理齐天风的“内定”妻子啊。

  这答案太惊悚,不是说她家经理配不上齐二少,而是他们都以为男人婆经理这辈子大概不会嫁人了。没想到,她非但嫁了,还嫁给公司女职员最爱慕的黄金早身汉,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说齐二少很常来找经理,但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好哥儿们,谁晓得……总之,经理真是惦惦吃三碗公,趁大家不注意把齐二少夹去配了。

  话说回来,齐二少风流倜傥、风度翩翩、斯文俊朗,而她家经理呢——咳!今早要真有人被踢下床,绝不可能是凶巴巴的母老虎!

  瞪了小助理一眼,田时音没生气,只觉无奈。

  她不知该说是齐天风在公司女职员的心目中形象太好,还是自己的凶狠样太深植人心,就算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也没人相信齐天风会欺负她。

  算了。反正仔细想想,他也没真的欺负过她,倒是帮过她不少忙。

  例如国中时,有一天同住山区的同学吴恭德出来溜狗,竟让他家的狗在她家门口大便!她气得要找吴家人理论时,齐天风凉凉的跟她说,这有什么好气的,交给他处理。结果,他不知去哪里牵了四、五只狗,刻意“散步”到吴家门口,让它们自由解放,帮她出了一口怨气。

  现在想来,他帮她出气的方法是有点幼稚,但当时她觉得很爽,也很感谢他的义气相挺。

  诸如此类的事,不胜枚举。

  “经理,你吃个甜粥也能吃得这么开心……”林可欣两手抵着桌面,梦幻托腮,直瞅着笑得一脸甜蜜的上司。“果然,嫁给齐二少,你一定开心得快飞上天了吧?”

  “林可欣,你很闲喔?”田时音眼尾余光一瞪。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问……办公室里这些花要不要收走?”林可欣笑盈盈的问。她家经理嫁给齐二少,她其实也有获利,光是经理心花朵朵开,没和平日一样动不动就火冒三丈拿她出气,她就该高举双手喊万岁。

  真的,差别有够大的,平常她哪能杵在这儿和经理哈啦超过三句?

  虽然经理还是会吼她,但鬼都听得出来经理开心到爆,吼归吼,满脸的喜气遮也遮不住。

  “收走、收走!”田时音烦躁的挥挥手,她最讨厌办公室里摆一堆有的没的。

  “噢,是,遵命。”

  “等一下——”瞥见盆花贺喜卡片上的“百年好合”、“比翼双飞”、“happy wedding”等字样,她突然舍不得移走这些“有的没的”。

  “啥?”

  田时音收起粥,抽张面纸擦拭嘴角,眼睛盯着一份企划书,故作漫不经心地道:“既然花都送来了,就摆个两三天吧,这样才能符合经济效益。”

  小助理愣了下,憋着笑。“是,是。”最好这些花在她家经理眼中会有什么鬼经济效益啦。

  “你还不去工作?是嫌我给你的工作不够多吗?”

  “没,我工作去!”快跑快跑。

  小助理离开后,田时音自己反倒没心思工作了,她走到一盆盆祝贺的盆花前,一句句贺喜结婚的字句看得她心

  花朵朵开。

  她真的嫁给齐天风,完成小时候的心愿了……

  想到早上他以为她和他真的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吓得眼珠子都快凸出来的样子,她还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