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虎姑婆爱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早醒来,见他躺在身边,凝望他的俊帅睡容,她心底其实有种小女生的甜蜜娇羞,虽然两人己熟到不能再熟,但却从未有过同睡一张床到天亮的经验。她越看越觉得害羞,直到发觉身下有点不对劲,冲进浴室一检查—果然,她的Mc来了。

  换下衣裤,她直接梳洗,一时忘了看看床早有无沾上血渍。

  见她低头不语,齐夭风不禁头皮发麻,“你、我……我们……不……不会真的做了吧?”

  完蛋!他连自己的“哥儿们”都搞,他齐天风还有没有人性可言?

  瞥见他挫得半死的表情,她心头五味杂陈,她显少见到他露出有在怕的模样,不免觉得好笑,可又回头想想,他这样子是很不愿和她怎么样喽?

  她有那么差吗?昨天他不是还称赞她很漂亮?

  对啦,卸妆后她又回到原本的田时音了,少了人工的加持,她又退出美女行列,但也没差到让人连碰都不想碰的地步好吗!

  “你都看见了不是?”她故意凉凉的说,继续若无其事刷她的牙。

  “你真的……田时音,你也拜托一下,昨晚我醉到不省人事,我想怎样为就不会把我推开吗?”他一脸气急败坏。“我们只是假结婚,OK?”

  她不爽的看他一眼,原来他真的只把她当“救火队”,连一丁点想和她真结婚的意愿都没,亏她昨天还怀着新嫁娘的喜悦心情和他走红毯!

  不过他也没骗她,她早知自己是假新娘、假结婚,又有什么好气的?

  “昨晚你……力气好大,我一介弱女子推不开你,只好任由你……”她装起娇弱,随即一副赖定他的表情:“既然你己经对我那个,记得要好好负责本人的下半辈子。”折回浴室前,她再丢下一句吓凸他眼珠的话。“天风,我保证我一定会做个贤妻的。”

  他越担心、越不愿,她就越要让他吓个够!

  齐天风凉呆的愣坐在床上。弱女子?贤妻?她田时音耶?

  别人看她长得纤纤细细、清清秀秀,可能会以为她是清秀佳人一个,但他从小和她混到大,超隙她彪悍得像只母老虎,上山下海她都行,若没进齐圣企业集团工作,说不定她会选择到山上猎山猪,或者乘“时音号”出海去捕鱼。

  贤妻?想骗谁!

  见她梳洗完毕走出来,一点也没要回床上睡回笼觉的意图,他纳闷的问:“为去哪?”

  “上班。不然咧?’,她一副他“问这什么废问题”的表情。“昨天我没拎行李过来,我要先回家去换衣服。”

  他沉下脸,一副被她打败的模样,“田时音,昨天是什么日子?”

  “齐天风新娘落跑的日子。”她凉凉的说。

  “我在和你说正经的!”

  “真难得,齐家二少也会有正经时刻。”

  他跳下床,走到她面前,“田时音,你拜托一下好不好,哪有人结婚第二天就去上班的?”

  “为什么不行?”她两手叉腰,一副想和他输赢、不妥协的倔样。他最好能说得让她心服口服,否则,她照样要上班去。

  “因为你是齐家的孙媳妇、齐家的二少奶奶、我齐天风的老婆……结婚第二天你就去上班,这成何体统?”

  他说得义正辞严,她听得心头一阵暖烘烘,尤其听到他说她是他老婆。

  “你今天如果去上班,我们齐家上上下下都会没面子,我爷爷、爸爸、妈妈、我、还有我大哥……”

  “关你大哥什么事?”她又不是齐大哥的老婆。

  “我大哥是总经理,人家说不定会以为是总经理命令你去上班的。”

  “所以,你要我今天别去上班,只是怕‘齐家人’丢面子?”沉下脸,她一脸老大不爽。

  “不然咧?”

  她双眸冒火,赏他一颗重量级的白眼,狠狠踩了他一下,咬牙道:“我要去上班!”说罢,她悻悻然地离开。

  “要去就去,干么踩我脚?”穿着拖鞋踩人还那么痛,她瘦弱的身体里一定藏了一个神力女超人!

  跛着脚,齐夭风一拐一拐地走进浴室。

  一大早,齐圣企业集团业务经理的办公室内,意外弥漫着满室花香和红绿豆的香气。

  向来不吃早餐的业务经理田时音,今早进办公室居然拎了一锅双豆甜粥吃得不亦乐乎,让小助理看傻了眼。

  “经理,你很不够意思呐,要当新娘都没跟我说一声。我知道齐二少娶的新娘是你时,整个人当场吓呆。”小助理林可欣还原当时得知真相的惊吓表情。

  见状,田时音忍不住噗嗤笑出声,但随即又端出上司的架子。“我要做什么事,需要向你报告?”

  “也、也不是啦,但至少你先跟我说一下,我可以当你的伴娘啊。”

  “谁希罕什么伴娘!”她最讨厌搞一堆拉拉杂杂的事,结婚嘛,重要的是嫁的人是淮,若不是昨天被赶鸭子上架,她倒觉得去登记一下就好,弄一堆排场,多累!

  “经理,你昨天才新婚,怎么今天就来上班?”

  “不行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