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他哪一年都可以不用过生日,就今年不能不过,因为他要在自己生日的这一天,向若琳求婚。

  五年前,她生日他未到,他欲向她求婚的心意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截断,五年后,在同一家餐厅,他要还给她一场迟来的浪漫求婚。

  他包下整间餐厅,钢琴师、小提琴师早都全部就定位,心型气球尾端拉着长长的线往上飞,顶到天花板,线上绑着一张张写着“若琳,嫁给我”的字条,娇嫩的粉色玫瑰花铺满主桌以外的所有桌面,一整室的浪漫全为她布置,全体服务生全排排站好,微笑等着女主角到来,而他更是殷殷期盼。

  然而,距离约定的时间已过半个钟头,龙俊麟却迟迟等不到她来,倒是收到一则钮若琳传来的简讯,上头写着“俊麟,我们分手吧!”,这,是想给他生日来个大惊喜,让他错愕伤心一下,她再端个蛋糕出来,祝他生日快乐吗?

  不,这又不是整人节目,若琳那么温柔可人,绝不会玩这种残忍的整人把戏,既然如此,那是……

  黑眸倏地迸出厉光,狠瞅着手机里的简讯,他不愿猜想她是另结新欢,才会和他提分手,可是除了这个原因他也想不出其他,倘若她真有新欢,那会是谁?突然,他脑中浮现一个鲜明的人影,康文辉!

  康文辉?他凭什么和他抢若琳,除了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心头一紧,若琳该不会真的和他日久生情吧!

  回拨电话给那今天失踪的人儿,如他所料,她又关机拒接他的电话,他当机立断,起身要去找她当面问个清楚。

  “龙先生,你要去哪里,现在……还要不要上菜?”店经理一脸尴尬的问。

  龙俊麟板着一张俊脸,沉声道:“暂时不上菜,晚一点我再给你电话。”说完,高大身影挟带一团怒火飞快步出门外。

  “噢,好。”店经理尴尬一笑,餐厅全体员工皆一脸错愕,目送求婚独脚戏的男主角离开。

  离开餐厅后,龙俊麟开车驶向钮家,欧苓静告诉他钮若琳在公司加班,得到消息,他立即前往,但公司内没人,守卫告诉他若琳和康文辉大约十五分钟前往大楼右边方向走去,他猜测,这个时间他俩或许是一块去吃午餐。

  若琳明知今天是他的生日,但她宁愿陪康文辉也不陪他庆祝,这个认知令龙俊麟的心宛若被千斤重物狠撞了下,谢过守卫,他朝大楼右边方向前去,一路走来,几间餐厅内皆不见他们的身影,一直到快接近一间连锁超商前,才见她和康文辉各拎着一杯咖啡走出来。

  “康副总,你去吃中餐吧,真的不用陪我,我没胃口。”钮若琳幽幽的道。

  今天俊麟约她一起庆生,还提前预告有话要同她说,她猜想,他若不是为了要和他女友继续交往向她道歉,就是要狠心抛弃交往五年的女友,和自己续旧情,进而论及婚嫁。

  连续失眠好几天,最后她决定放手。也许她和俊麟注定这辈子无缘,五年前论及婚嫁时因误会而分开,五年后,她好不容易敞开心房想对他说“我愿意”,却意外发现他另有女友的事实……

  她不要他为了她当一个负心汉,不要他甩了另一个女孩来跟她结婚,为了圆一桩美满的婚姻,他定会瞒她,而她,也会装着不知情,她不要这种昧着良心换来的婚姻,这会让她一辈子都活在痛苦的深渊,是以,她选择不去赴约,并且传了封分手简讯给他。

  唯有她主动提分手,他们三人才得以解脱,她退出成全,让他和他女友有个美满未来。做出这个决定,她没有怨言,可心头却隐隐作痛,令她完全没有胃口,吃不下任何东西,整个人无精打采乏力透了,只想出来透透气,窝在办公室里,她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

  “那这样吧,钮秘书我再进去买点热食,顺便帮你买一份,你现在不吃没关系,晚点饿了再吃。”康文辉斯文一笑,方才他一直忍着没买中餐,一心想舍肚陪佳人,可肚子挨饿,等会他就没力气工作,更遑论陪佳人加班。

  钮若琳无力的点点头,若她拒绝,怕是对方也不好意思独食。见他踅回超商内,她独自在门外低首颓然,突地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低沉嗓音——“那个人真的值得你舍弃高级餐厅的餐点,屈就超商的微波食品?”

  她回头,心头一颤,本能想逃避的往后跑,但此举终究逃不过他的五指山,她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臂。

  “若琳,这是什么意思?”龙俊麟寒着一张脸,秀出她传给他的简讯。

  她双眸幽幽凝睇他,横竖早晚都得面对,既然逃不过,那就和他当面说清楚。“俊麟,我们分手吧,我……”

  他强硬打断她的话,酸味四溢地厉声质问她,“你喜欢上康文辉?你和他日久生情?”

  她一怔。也好,端出这个藉口,日后他才不会又来纠缠她,她提分手就是想快刀斩乱麻,不要彼此藕断丝连。“他是个温柔体贴的好男人。”

  龙俊麟心口一怔,这不是Hank抱怨Teresa喜欢黏着他家附近那个香草店老板的理由吗?莫非康文辉就是香草店老板本尊?

  妈的!他是气疯了吗?什么烂联想!

  “我不温柔体贴?”他或许粗犷,但对她,他绝对有做到“温柔体贴”。

  “你……”面对他,她很难昧着良心说话,“你有。”

  “那他还有什么比得过我的!”他怒问。

  “他……”踌躇半晌,一时间她还真说不出。这阵子她虽常和康副总一起加班出差,可纯粹是为了公事,除了斯文有礼、温柔体贴外,她还真不知康副总有什么比得过俊麟的地方。

  见她犹疑许久,迟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龙俊麟察觉事有蹊跷,从她迟疑的表情看来,他敢断定她一点都不喜欢康文辉。

  “他很认真工作。”此话一出,连她自己都感到心虚,要比认真工作,谁比得过龙俊麟。

  “你如果能说出他比我强的十个理由,我马上走,不再纠缠!”晶亮的黑眸锁着她,他信心满满,好整以暇地等着。

  避开他的目光,她努力的想挤出十个理由好让他心服口服,自动打退堂鼓,但绞尽脑汁思索半晌,仍想不出其他理由,她终究是对康文辉这个人认识不深。

  钮若琳泄气的想找其他藉口打发他走,水眸一偏,却忽地瞥见一个刺痛她心的女子,正快速地朝他们走来,她想,这下自己也别费心想什么藉口了,三个人面对面直接摊牌便是。

  龙俊麟一语不发,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神态自若的等着,她很明显没有移情别恋,这点他有信心,可她看起来又不像在整他……他实在猜不透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当他察觉她飘忽的眼神带着错愕和其他复杂的情绪时,不禁下意识循着她目光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熟悉的女子快速从他们身边经过。

  他神情明显一怔,她瞅住他,怨瞪了他一眼,瞪得他一脸莫名其妙,更诡异的是,那女子全然没有发现他,脚步匆促地往超商方向走,险些撞上正从里头走出来的康文辉……

  “对不起,没撞着你吧,啊,我认得你……你是那个、那个……康副总?对,康副总!”宴会那晚跟她上司打过十次招呼的人,她很难不记得。

  “你是?”康文辉想了下,“觉总的助理,你……”不久前才在宴会上遇过,他记得这张脸,但她当时没递名片给他,所以他不知道她的姓名。

  女子看向突然过来帮忙拿热食,刻意想营造和康文辉正在相恋中,互相体贴假象的钮若琳,紧皱眉头,“咦……你,我一定也在哪里看过你!”

  钮若琳怔愣了下,猜想定是龙俊麟的房间摆着两人合照,这女孩八成是看过照片了。她佯装若无其事,等着站在后头的龙俊麟自动招供。

  “噢,钮秘书那晚陪我一起去宴会,你们应该有打过招呼。”康文辉尴尬一笑,方才他在里面就发现龙俊麟来了,他刻意待久一点好让他们俩说些话,但两人似乎讲得不太愉快。

  他是喜欢钮秘书,但没其他心思,别说他的各方条件都比不上龙俊麟,他也明白,尽管相处时间不少,钮秘书也只是把他当工作伙伴而已。

  “是有啦,可是,”龙心瑜越看越觉得面熟,“我以前一定见过你,可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