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钮若琳僵在原地,震惊不已,五年她说她和俊麟交往五年?那就是当初她和俊麟分手后,他们就开始交往,原来他早就另交女友,见到她回台湾,又瞒着女友和她复合,那……那不就代表她才是他们之间的“第三者”

  “钮秘书,原来你在这儿,我一回头就不见你,我……”

  “康副总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想先离开。”钮若琳强打起精神,颔首示意后便往大门口走去。

  “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去。”强撑起笑容,她道:“这里就麻烦你了。”

  “不,不麻烦,可是你……”

  “我没事,可能是吃坏肚子。”随便找个藉口搪塞,她急忙离开,不敢回头,怕再撞见俊麟的正牌女友,她这个第三者没脸见她。

  如果那女孩知道俊麟背着她有了新欢,单纯的她不知会有多伤心,五年了,她怎么就没想到俊麟会再结交女友呢,以他的条件,怎会没女人相伴……

  是她傻,以为他真的痴痴等着她;是她笨,以为她永远是他的唯一。

  郊区山路拦不到计程车,钮若琳一个人失魂地走着,突然后头有喇叭声传来,一辆车子缓缓靠近,她回神一看,“康副总?”

  “钮秘书,上车吧,这里拦不到车的,既然是我送你来的,如果没平安送你回去,就算我结识再多同行,因此谈成多少大生意,也抵消不了这天大的罪。”

  钮若琳苦笑,点头上车,一路上康文辉侃侃而谈方才认识多少大官,她却一迳地呆望着墨黑的窗外,心,沉甸甸的,一句话也不想说。

  *

  中午的吃饭时间,龙俊麟脸色铁青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他已经半个多月没见到钮若琳了,她总以工作繁忙为由拒绝和他约会,他尊重她不打扰她,可她总不能得寸进尺……不,她的确是在工作,她真的很忙,但她……

  他知道她大嫂生了,母子均安,她大哥总算能安心地回公司坐镇,而她的父亲身体也都恢复健康,照理说,她应该可以抽空和他约会的,但她还是很忙,一天到晚和康文辉出差,和康文辉拜访客户,和康文辉“顺便”去吃饭……

  “我和康副总在青青百货附近拜访客户,等会要顺便一起去吃午餐。”半个钟头前,她便是以此藉口拒绝他的午餐邀约。

  他气得头顶直冒烟。他不懂,她明明是她大哥的秘书,为什么还要一天到晚和康副总去拜访客户?为什么她可以和康副总顺便去吃饭,就不能来和他顺便去吃顿午餐?

  龙俊麟深吸一大口气,很多不合理的事,但他不想“质问”她,他选择相信她,他知道她和康文辉之间是因为公事才会接触频繁,绝对没有其他可能,只是他还是得提防“近水楼台先得月”这种事发生,但碍于男人的大气度,他始终没有使出杜绝后患的手段,譬如……

  “我一定要把那个卖香草的老板推到水沟里,让他浑身发臭,没人敢再靠近他!”正在思忖之际,Hank突然气急败坏地推门进入。

  把人推到水沟里?这是国中生才有的蹩脚招数,用这招来对付“情敌”也太逊了!

  不过眼前这家伙……“Hank先生,请问你来我办公室大呼小叫有什么事?”不敲门就直接闯入,他以为这是他家吗!

  “总经理,你还是把我调去台南厂好了!”

  “才调回来没多久,你就想台南了?”

  “不是,是因为台南那边卖香草的是个女老板。你就不知道Teresa有多过分,我前脚出门,她后脚就跟着走,老是去腻在我家附近那间卖香草的店,谁、谁不知道她就是看那个老板年轻温柔又体贴,才会一天到晚黏在他身边,活像在跟他谈恋爱似的!”

  “也就是说,你对Teresa一点都不温柔体贴,所以她才会去黏在那个男人身边,寻求一丝慰藉?”龙俊麟凉凉的说。

  Hank一怔,“是这样吗?”上司的话犹如当头棒喝将他打醒。“所以,如果我对Teresa温柔体贴一点,她就不会去和香草老板勾勾缠喽?这么简单的方法我怎么没想到,还想着要把那家伙推到水沟里去,万一对方摔伤,我恐怕不只得赔医药费,还得吃官司咧!”

  原本只是想反讽下属的话语,在当事人身上绕了一圈后,却登时让龙俊麟灵光一闪,因为他没有和若琳一起吃午餐,所以才会让康文辉有机可乘,所以只要他积极地去找她吃午餐,她就不会和康文辉共进午餐了。

  她忙,他也忙,她会拒绝他,体谅他的成分肯定大一些,既然她忙,那他直接去找她不就得了,吃顿饭又不至于会占她太多时间,何况,他是她的男友,晚餐她想陪家人他无异议,但午餐总得给他腾个位吧!

  这么简单的事,还得Hank这个猪头来扰他一番他才想得到……

  他不禁暗笑,一涉及跟若琳有关的事,他自己也快和Hank一样变成猪头了。龙俊麟边想边抓起车钥匙,大步离开座位。

  “总、总经理,你是不是要去吃午餐,我们一起去嘛!”

  步至门前的他,顿下脚步,回头,眉一挑,嘴角斜扬,“我是要去把某个人推到水沟里!”语落,人咻地一声就不见身影。

  “蛤?不、不是!总经理,你千万别做傻事!我随口说说的,没真要把香草店的老板推到水沟里啊,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成兄弟看待,但你千万不要为了我去犯罪呀……”

  Hank一脸惶然的追了出去,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我有跟你说是哪一家吗?就算要去帮我出气,你也千万别打错人,是在我家附近的那一家……”

  晚上,龙俊麟右手提着平西饼和铜锣烧,左手拎着一盒法式泡芙,没有通知钮若琳一声,便迳自前往钮家拜访。包裹着白豆沙的平西饼,是她父母钟爱的台式馅饼,铜锣烧则是拿来巴结他的小情敌小智,至于法式泡芙当然是为若琳买的。

  如此大费周章,是因为他中午踢到铁板,当他兴致勃勃去找若琳一起吃午餐时,孰料她已经和康文辉正在用餐了,于是他只好无奈地接受康文辉一起共用午餐的邀请,更无奈的是,若琳和他根本说不到两句话,用餐时不断和康文辉讨论公事,仿佛他只是一个找不到座位,和他们并桌的路人甲。

  她很明显地不太理会他,他虚心反省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想到上午和Hank的对话,往往认为最简单的事,却是最常做不到的,他想,也许自己很少主动来拜访她父母惹她不快,她虽声称晚上想在家陪父母,实则应该是想让他主动前来,只是他一直误以为她不想被打扰……

  不管他的臆测是对或错,诚心拜访总是好事一桩,于是,他来了。

  他这个不速之客,获得钮家上下热烈欢迎,她的父母见到他来喜出望外,连向来视他为敌的小智,都因吃了他买来的铜锣烧而弃械投降,唯独她,一整晚表面虽微笑以对,眼神却一直回避,也鲜少和他说话。

  “伯父伯母,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他起身,和钮家两老打过招呼,接着视线便落在她身上。

  “若琳,替我们送一下俊麟吧。”身体才康复的钮明富,咧着嘴,笑着说。

  不想让才出院不久的父亲起疑担忧,钮若琳微笑的点头,“俊麟,我送你。”说完,她迳自往门口走去。

  和钮家人道别后,龙俊麟跟着步出大门,一个箭步跟上前到车旁,思念情绪翻涌,他忍不住从身后抱住她,未料却被她反应极大的用力挣脱。

  “别这样,万一被佣人看见……”她眼神闪烁的避开他。

  “若琳,我到底是哪里做错惹你不高兴,你要这样躲着我!”她方才的反应让他更加确定这些日子她以工作繁忙拒见他,全是藉口,她很明显在生他的气,不愿让他碰她。

  “你……”钮若琳蹙眉,差点就脱口质问他,“我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要躲着你?”

  这阵子她的心很紊乱,她该快刀斩乱麻,当面质问他的,接着等他道歉,她便退出,干净俐落地结束这段三角关系。

  可她做不到,事情拆穿后,她注定是该离开的那一方,但她不想离开他,偏偏又气他瞒骗自己已另交女友一事,他让她又爱又恨,无所适从,束手无策的她只好拒绝再见他,以逃避的心态拖过一天是一天。

  “倒是你,你有做什么亏心事吗?”她忽然单刀直入的问。

  “我?我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啊。”他坦荡荡的回答。

  她眼里闪过一丝失落,他变了,以前他即使明知自己和学姊在红茶店喝饮料聊天会惹她吃醋生气,他还是坦言不讳,并向她解释只是刚好遇到又是同系,偶尔请人家喝杯饮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他态度大方没有暧昧,事后她静心细想也觉得是自己太小家子气。

  如今,他已不那么诚实,懂得巧妙地隐瞒已有个交往五年的女友……她暗中轻喟,这事不再是态度大方说明就可解决的,所以他才绝口不提吧……

  “那就好,”她冷然道:“很晚了,你回去吧。”

  她急着想回屋内,怕再待下去,伪装的淡然会瞬间崩溃,自己会情不自禁的伸手环抱他,哭着不要他走——他是爱她的,这点无庸置疑,光是他不计前嫌愿意一再探望她父亲便可得知。可她不要他为了爱她,为了保全他们的爱,去伤害另一个女孩。

  五年,或许说长不长,说短倒也不短,但绝对足以让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倾尽所有的爱。

  “若琳。”他在她转身时,拽住她的手,深幽的黑眸,流露出一丝被她拒于心房外的痛苦,“你没忘记这个星期日是什么日子吧?我会订好餐厅等你,你一定要来,我有话想对你说,老地方,我们不见不散。”

  幽幽地看他一眼,钮若琳不确定自己有无回应,只知道她拨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向屋内,连句“再见”都没说。

  瞅着她背影的眼神在瞬间变得黯然,龙俊麟只觉得自己内心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沮丧,他不知道她为何拒绝他,不知道她为何生气,不知道……

  丧气地坐入车内,她的父母在家,他不能追进去问个详细,即使找个藉口进去,依她现在的状况,定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苦恼不已的他,双手用力握着方向盘,重重喟叹了声,不管有什么疑惑困扰,一切都等到星期日再说。

  那天,是他二十九岁的生日。

  都说了,孝顺的人应该听妈妈的话,他显然还不够孝顺、没听母亲的话,才会落得……反覆看着手机里的简讯,龙俊麟真的很后悔。

  今天一早,他还在睡梦中,母亲就急急来电,千叮咛万嘱咐“逢九不要过生日”,半梦半醒间他含糊的应了声,挂上电话后再无睡意,晨浴后简单吃些东西便匆匆地出门,为今天的生日之约做准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