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搬回家住的第三天,钮若琳突然接到明天要和康文辉南下出差的行程,中午她打电话向龙俊麟告知这事,他虽未多表示些什么,但她听得出来他语气有些不悦,下班后她特地绕到超市买了他爱吃的鲑鱼,打算给他个惊喜,做奶油鲑鱼义大利面,陪他一同吃晚餐。

  父亲早已出院,这回多亏了俊麟,有他居中打圆场,父亲和她的关系已渐渐恢复往日的融洽,昨天父亲甚至还松口说她目前若还不想嫁,他也不再逼她,当时只是觉得俊麟真的是个好男人,希望她能好好把握,情急之下才会说那些重话。

  她顿时觉得好惭愧,父亲的出发点是为她好,她却觉得他势利而忤逆他。

  昨晚听了父亲的那席话,她的心防已卸下,突然觉得自己好想结婚,想嫁给俊麟的念头和以前一样,不,是更为强烈!

  若她主动开口跟他说“俊麟,我们结婚吧”,不知他的反应会是如何,是惊喜,还是惊吓?他大概会觉得很诧异吧,她这个人怎么反反覆覆,一会说还不想结婚,一会又想嫁……

  在厨房忙了片刻,见他还未回来,弄得一身油腻的她,心想索性先洗个澡,她虽已搬回家住,但还是留了半个衣柜的衣服在这儿,他希望她假日能来此留宿,不要让他整个星期都孤单一人度过漫漫长夜。

  想到他孩子气的耍赖央求,她不禁笑出声。

  打开衣柜准备拿取换洗衣物,却意外见到柜内凌乱的景象,她心头一惊,莫非是遭小偷了!

  钮若琳下意识地打开其他衣柜查看,他的衣柜内整整齐齐的,没有被翻动的迹象,怔了下,她环顾房内四周,除了床上丢着一件他换下的衣服,其他大致都还算整齐……

  细眉微蹙,回到她的衣柜前仔细检查,赫然发现她的一套居家服不见了,那是他特地陪她去百货公司买的,她确定那套衣服她并未带回家。

  心里陡地萌生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有别的女人来过,把它穿走了心口微微一紧,不,也许是她拿去洗忘了收。

  脚步微晃,她急着走到后阳台查看,晒衣架上没有她那套居家服,却发现多了一件鹅黄色的连身裙,那不是她的……

  身子颓丧地往门板一靠,钮若琳脸色惨白,她才刚搬回家没几天,他就带别的女人回来过夜她想起来了,她搬回家的那晚,他接了一通电话后便匆忙离开,打那通电话的人,就是这件鹅黄裙装的主人?

  闭着眼,她深呼吸,也许事情并不是她所猜想的这般,五年前她因误解他而离开,这次她不能重蹈覆辙,要冷静、要理智……

  对,她该理智处理这事,直接打电话问他,她和他之间不用拐弯抹角,有什么事都要开诚布公,好好沟通。

  撑着发软的身子走回客厅,打开包包拿出手机,看到陌生的手机时她怔了下,这手机……好像是康副总的,她试着回想为什么他的手机会在她的包包里,盯着手机看了半晌,忽地想起下班前,他请她联络南部的一位客户,明日出差他想顺便过去拜访,但她没有那位客户的电话,康副总手机里有,所以她就借用他的手机,然后、然后她急着下班去超市买鲑鱼,一时不察,便把他的手机收进包包里,而她的手机……

  头晕、心情紊乱,暂时不管手机调换的事了,现在她要先打给俊麟,问清楚缠绕在她心头的疑惑,凭着记忆,她按下了他的手机号码,拨出后,她做了几次深呼吸,她该信任他,并且冷静的问他。

  拨通后,他一直没接,她正想挂断时,彼端突然有人出声——“喂。”是个年轻女生的声音。

  她心一震,旋即猜想该不会是自己一时恍神,拨错号码了吧?“请问,这是龙俊麟先生的手机吗?”她求证的问。

  “是。”

  “请问,他人呢?”

  “他去上洗手间。”

  感觉到彼端的人似乎不想多聊,欲结束通话,她情急之下脱口问:“请问,你是龙俊麟先生的……”

  对方顿了下,接着似乎又尴尬又害羞的笑了声,“我是他的女朋友。不好意思,可能要麻烦你等一下再打给他。”

  他的“女朋友”主动结束通话,钮若琳则呆若木鸡的盯着手机看了许久,片刻后,无意识地放下手机,整个人失魂落魄地瘫坐在沙发上。

  原来,他还有其他的“女朋友”?还是因为她不想结婚,他只好另寻对象?不,俊麟不是这种人,可人证物证俱全,他有别的女朋友,是不争的事实!

  恍惚地走向厨房,把两盘鲑鱼义大利面挪到面前,拿起叉子,她一口接着一口食不知味地吃着,他和另一个女朋友在一起,应该也已经吃过晚餐了,这些面,倒掉可惜,她还是把它们全吃光好了……

  一口面,两行泪,原本美味的奶油鲑鱼面,此刻尝来竟苦涩无比。

  龙俊麟沉着一张脸步出社区大楼外,等在外头的人上前和他会合,劈头就嗔怒道:“二哥,你怎么拖那么久才下来?等得我肚子好饿!”

  见她穿着钮若琳的衣服,龙俊麟眉头一蹙,“你不是说要来还衣服,怎么还把衣服穿在身上?”

  上回她来,换上若琳的居家服,他曾叮咛她要尽快洗好还来,要不若琳来住会没惯穿的衣服可换。

  昨晚他为了小妹,特地去餐厅上演一出假约会的戏码,回家后才有空打电话给若琳,结果她的手机竟然在康文辉那儿,对方声称可能是若琳拿错,他便打电话到钮家,是老鲁接的,他说若琳还没回家。

  她没回家,手机在康文辉那儿,让他忍不住怀疑她人也在……康文辉家。他知道自己不该怀疑若琳,可她今天和康文辉出差,他整整打了一天的电话,她的手机都呈关机状态,教他如何……如何不胡思乱想!

  而一个钟头前,小妹打电话来说要还衣服,他想顺便和她在附近一家牛肉面店吃晚餐,原本要打电话问若琳回来没,若她已回来,他就让她和心瑜见个面,三人一起吃个饭。他不记得她和心瑜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但确定那时心瑜还在南部读书,短发黑皮肤,对照现在的长发和肌肤白皙,简直判若两人,就算面对面,若琳一定也认不出来。

  小妹更不用说了,迷糊天兵一枚,好几年没见到若琳,说不定早忘了她的长相。

  他打电话到钮家,吴嫂说她还没回来,断断续续打了几通电话,无奈她的手机还是没开,就是因为一直不死心地在打电话,才会拖了一些时间。

  “我喜欢这套衣服,很好看,穿起来也很舒服,今天我洗好澡后,一时找不到想穿的衣服,就顺手拿了它穿上。”龙心瑜正经八百的解释,“然后我怕你等太久,才会连衣服都没换,匆匆忙忙就跑来,谁知道你比我还会拖拖拉拉。

  “对了,二哥,昨天吃饭时你的手机响了,因为总经理在看着,你偏偏去洗手间还没回来,身为‘女朋友’,自然要帮你接起,不过那通电话是没有存在电话簿里的号码,我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只晓得是个女人。”龙心瑜突然想到的说。

  “是吗?若有重要的事对方会再打来,没关系。”龙俊麟一心只挂记着钮若琳的事,其余的皆没放在心上。

  他不再多想,揉揉她的发顶。“走吧,不是肚子饿吗?”瞧她话这么多,挺有精神的嘛!

  “你弄乱我头发了啦。”龙心瑜抗议着,旋即笑问:“不过昨天我们假装男女朋友和总经理吃饭,这样真的可以测试出他有没有……喜欢我?”

  前进的脚步一顿,龙俊麟直视着前方朝他们迎面而来的人。“答案就在眼前。”

  “蛤?”龙心瑜顺着他目光的方向看过去,倏地一惊,相当不安地道:“总经理他怎么来了,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们联合起来骗他?”

  “笨蛋!”龙俊麟大手往小妹肩头一搁,将她整个人揽在身侧。

  “二哥太紧了啦,你的手放松一点,我快不能呼吸了。”

  “别说话!”怕她一开口就露馅,不打自招,他叮嘱着。

  双方越走越近,对方在距离他们三步远的地方停下,龙俊麟率先打招呼,“觉总经理,这么巧,你该不会也是住这附近?”

  “不是,我们总经理他不是住这里……”龙心瑜忍不住开口,却被瞪了一眼,连忙噤声。

  “我不住这儿,只是顺道经过,来买晚餐。”男人冷峻的目光盯着他搁在自家小助理肩头上的那只手。

  “那真巧,我和我女朋友也正要去吃晚餐。”龙俊麟偷拍了怀中的妹妹一下,示意她说话。

  “噢,对呀,真巧,我男朋友说这家的牛肉面很好吃。”龙心瑜冲着眼前的男人猛笑,“总经理,既然你还没吃,那我们一起去吃吧!”

  “昨天让觉总破费了,若你不嫌弃,今日换我作东。”龙俊麟嘴角虽挂着微笑,目光却充满挑衅。眼前这男人,就该这么激他。

  “对呀,总经理,我二……呃,我肚子饿了,我们快点去吃吧!”差点说溜嘴,龙心瑜硬把话转过来,“我男朋友就住这儿,这附近的店他都熟,就让他请客。”

  龙心瑜自然地把手勾在龙俊麟的腰上,龙俊麟也顺势揽住她的腰,两人看来就像是一对亲密的情侣。

  “觉总,请。”龙俊麟作势邀请眼前的男人进入牛肉面店,接着摸摸身旁佳人的头,爱怜道:“小宝贝,你饿坏了吧,我们快进去。”

  一脸冷峻的男人,瞥了互动亲密的两人一眼,率先转身大步走进店里,龙俊麟则一脸得意地握着妹妹的手尾随进入,殊不知兄妹俩演得正精彩之际,后头也另有佳人在观戏……

  亲眼目睹这一切,躲在石柱旁的钮若琳,颓丧地倚着柱子,神情痛苦而茫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