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以前他就知道龙俊麟这人事业心重,他是很欣赏他的,五年前的事,他只是心疼小妹,倒未对龙俊麟多有责怪,感情的事外人说不准,如今证实当初只是一场误会,两人又复合,他衷心希望小妹和对方这段情缘能有个圆满的结果。

  钮若琳娇笑,旋即迟疑地问:“可是,大哥,我这样早退……”

  钮政钦咧嘴笑道:“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当真了。”

  “大哥,你……”瞪了捉弄她的大哥一眼,钮若琳拎着包包正准备离开,后头的大哥又出声。

  “我准你一天假。”见妹妹回头感激一笑,他才慢条斯理地开出附加条件,“天黑之后才能回家,如果你今天没回家,我就跟妈说我派你出差了。”

  闻言,钮若琳愣住半晌才会过意,登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大哥的“好意”,直到他大哥笑出声,她才掩面羞得赶紧跑走。

  下班后,龙俊麟火速赶回台北的家,一进门,厨房内便传来一阵扑鼻的饭菜香,一股前所未有的温馨弥漫整间屋子。

  打从三天前,他从台南回来,家里多了个“女主人”后,感觉就是不一样,一想到有心爱的女人在家等他,每天一下班他总是归心似箭,恨不得随身携带任意门,只要门一开,就能回到有她在的家。

  进到厨房,他从后方抱住站在中岛桌前摆碗筷的俏厨娘,“这么贤慧?”他用力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下,算是奖励。

  “我说我会煮,你就不信。”睐他一眼,她忙着要端瓦斯炉上的一锅面,却被他反制住,火热的唇倏地降落,狂吻到整个人都快被压倒在中岛桌上。

  直到她几近无法呼吸地开始挣扎,他才勉强停住这狂热的吻。

  扶起她,她背对着他甫站稳,强劲双臂又从后方圈住纤细柳腰,鼻尖轻抵在她细白颈项间,低沉声挟带着魅惑气息,“若琳,我好想你,每分每秒都想。”

  她的心被软软的甜果轻撞了下,他说的话,弹中她的心。他说他想她,每分每秒,她又何尝不是?

  她比他提前一个星期从台南回北部,虽未如他所愿搬来和他同住,但她提前在他回来前先过来帮他整理,在充满他气息的房子里,看到他的衣服她想他,看到浴室里的牙刷、牙膏漱口杯,她又想他,屋里的任何东西都能勾起她对他的思念,希望他赶快回来。

  就是这股思念,让她点头答应留下来陪他几天,大哥为她编的“出差”,因而派上用场。

  原以为同住几天,每晚腻在一块,思念之情自然会消弭无踪,没想到,早上他送她上班,才刚下车,看着他的车离开,她突然就开始想他了,没有任何理由,就是想他。

  “你想我?你爱我?”她笑问。

  “要我用行动表示?”

  她点头,但在他的手从她的腰际缓缓往上欲触碰她的双峰时,她又羞又惊的忙不迭的压住他不安分的大掌,“才不是这样,是要你吃面,你爱我也要爱我煮的面。”

  推开他,她朝他一笑,“我亲手煮的鲷鱼丝瓜面线,再怎么难吃你都要捧场。”

  前两天他都带她到外头吃,因为他舍不得她下班后还得在厨房里忙得团团转,可她自从在国外游学学会煮饭后,心头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为他洗手做羹汤,为心爱的男人煮一顿饭,想起来比什么都幸福。

  “我来。”见她欲端面,他抢先一步接手。“看起来似乎很不错。”放下锅子,他迫不及待地盛面,盛好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小心,会烫。”

  “真的很烫,不过很好吃。”他大力赞扬,“若琳,你的厨艺真的进步很多,这比糊掉的泡面好太多了。”

  以前她第一次使用瓦斯炉煮泡面,因为没有马上要吃,担心泡面冷掉,所以她把火一直开着,等到他把作业做完,打开锅子一看,泡面变得又糊又焦,当时还是穷学生的他,舍不得丢掉那锅泡面,待她离开后,他硬着头皮把它全吃光了。

  以前的糗事又被翻出,她羞睨他一眼,自己也觉得糗毙了,忍不住轻笑出声。

  不想话题一直围着糗事转,她将注意力转回眼前的这锅面,“伯父种的丝瓜又甜又嫩,我刚刚吃了一口,真的很美味,这锅面完全不需加调味料,就有自然甘甜味。”

  丝瓜是他回台北时,伯父硬塞一袋给他的,她见丝瓜新鲜翠绿,便让他留下两条,其余全分送给他的同事,今天下班后,她特地绕去超市买了鲷鱼和面线,煮了这锅连她自己都觉得汤鲜味美的晚餐。

  “我的手机呢?我要打电话给Hank.”他作势在口袋中找手机。

  “有什么事,吃完再打嘛。”他比一般上班族还晚下班,她舍不得他回到家才刚坐下要吃晚餐,就又要一边谈公事一边吃饭,那样胃会抗议的。

  “吃完就来不及了,我要Hank把我爸种的丝瓜还给我。”他一脸正经的说,惹她发笑。

  “别闹了,快吃!”她笑睨他,径自低头品尝甜嫩丝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