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他想,男人在幸福家庭中窝久了,可能会变得笨一点,他既然让Hank提“感恩蛋糕”到若琳的店里去,就代表他并没有打算隐瞒这件救人事迹,Hank怎会连这一点都没想通!

  “俊麟……”见他来,她内心百感交集,水眸幽幽地望着他,眼神流露出满满的歉疚和没来由的委屈。

  和他对视片刻,她赧颜低首,自觉无颜见他,跌跌撞撞地奔向通往厨房的门,想将自己关在门后与他隔绝,可他动作更快一步的挡在门前,不让她逃开。

  “若琳,我们是不是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他抓住她的手,淡定道。她既然知道真相了,把话说开,彼此心中才能坦然。

  “不要……你走开!”她推开他,瞅着他,压抑一整晚的情绪突然爆发开来,泪水夺眶而出,她无法克制地大哭了起来,“走开,你走,走!”此刻,她真的不知自己该如何面对他。

  黑眸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她,见她一步一步地退,他一个箭步上前,紧紧拥住她,她拚命捶打他,哭喊着,“走,你走!”

  “我不走,也不会放你走,我们谁都不准走!”他语气低沉坚定的道:“若琳,无论再有什么状况,我都不会再放你走了!”

  “俊麟……”她虚软地贴靠在他胸膛,肩头颤动,哭得不能自已。

  搂紧她,任由她将脸埋在他胸膛哭湿一片,五年来,她所受的委屈他全都了解,如果泪水能宣泄她心头承载的压力和抑郁,那就让她哭个够吧!

  哭声渐歇,她脸埋在他胸口上抽抽噎噎,厚实大掌爱怜地轻抚她乌黑的秀发,磁性的嗓音缓缓入侵她脆弱的耳膜,宛如直抵她心口的那处空洞,“若琳,生日快乐!”

  一句迟了五年的“生日快乐”,再度令她热泪盈眶,肩头又开始颤动着。

  “对不起,我来迟了。”不只是今晚,他已迟了五年。

  他的话,惹得她将脸更加深埋在他胸口崩溃大哭,他心口狠狠揪疼着,拥紧她,黑眸闭上,一行泪水缓缓地滑下俊逸的脸庞。

  *

  提着晚餐,龙俊麟大步走进巷子内,自钮若琳生日那晚后,他已接连三日都来陪她吃晚餐,过去的事,不管谁对谁错,他们都很有共识的不再提,一起步向未来才是两人共同努力的目标。

  这算是破镜重圆吧?若琳虽不再是以前那个世界里只有他的天真烂漫小女人,对复合一事,成熟的她表现得落落大方,只是她的心思瞒不了他,她的心比起以前更脆弱,以前的她全心全意倾爱于他,现在的她,每走一步,皆步步为营,生怕才黏合的破镜一不小心会再度摔碎……

  啪的一声,一个年纪约五、六岁的小男孩拿着捕虫网乱挥,棍子挥到他的手,细长的木条应声而断——“哇,断了!”有着一头自然鬈发的小男孩喃喃道,旋即抬头望着他。

  瞥一眼掉在地上的网袋,他脸色微愠地瞪着小男孩,“小朋友,你打到我了,你是不是该对我说什么?”还好若琳的晚餐没被打落,要不然,哼哼,他一定会当场教训他!

  “你、你弄坏我的网子……”

  臭小子,打到他没道歉,竟然还对他兴师问罪!年纪小小居然就会诬蔑人,若不好好教导,以后他的人生怎会有光明的前途!

  “我没有弄坏你的网子,是你打到我的手,还有,打到人要道歉懂不懂,快点向叔叔道歉。”

  他难得好声好气的耐心“教导”小孩。

  “我、我要叫我姑姑来……”调皮的小男孩有些害怕,小小身子不禁往后缩。

  “叫你爷爷来我也不怕!”他嗤笑,挑眉问:“你是哪家的孩子?”

  小男孩未回答,转身就跑,龙俊麟立即追上前去,忽地见他跑进二手书店,他想那小子一定是惊慌之余跑错家,这下正好,他可以来个瓮中捉鳖。

  他得意扬唇,大步走进店里,却听到小男孩的告状声,“姑姑,有个坏叔叔把我的网子弄坏了……”

  定睛一看,方才那个小男孩正对着若琳喊“姑姑”,她偏头看他,他心头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觉,小心的问:“他是?”

  “坏叔叔!”

  “小智,不可以这样……”钮若琳马上制止小男孩,回头对他尴尬一笑,“他是我大哥的儿子,小智。”

  他蹙眉苦笑,“你大哥究竟有几个小孩?”先前的妮妮,还让他一度误会是她的女儿。

  “三个,小智、妮妮,我大嫂肚子里还有一个。”

  他正想把晚餐放到桌上,赫然发现后头还有一个更小的小男孩,“你这里似乎成了托儿所。”

  “那是我姊的儿子,小凯。”她顺手接过晚餐,放在桌上。“小凯,叫叔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