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事情一码归一码,他是因为被妻子拒于门外才来找她,这换作是谁都会生气的!

  “为什么不能睡这里?”他眯眼睨着她,漫不经心道:“难道你是担心你老公会误会我们之间……旧情复燃?”

  “你!”细眉微蹙,他明明已知真相还调侃她。

  她向来就说不过他,恼羞成怒,她索性不理他,迳自转身进屋,未料,他也一个箭步跟进屋内。

  “你进来做什么”她一阵心慌。

  “借厕所。”心知这是她是否愿意对他卸下心防的关键时刻,他内心翻腾不已,表面却故作镇定,“你不会那么不近人情吧?”

  “厕所在后面。”两人对视半晌后,她认输了,吁了一口气指着柜台边的一扇门。

  待他进去后,她试着平抚紊乱的心情,未几,他再度踅回,脸上明显有泼水过的痕迹,见状,她的心陡地揪拧了下。

  以前他在租屋处读书,疲惫时总会进浴室洗脸提振精神,他不爱用毛巾将脸擦干,常常是她拿着毛巾细心地帮他擦拭脸上的水痕……

  现在,拿毛巾帮他擦脸的人不再是她,拥有这个专属权利的人是他老婆。

  移开目光,对他脸上的水痕视若无睹,她淡然下了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你确定要我现在出去?”他望向门外,对门卖手工木制品的老板娘正在把一些成品摆在门外展示,“我想这样不妥,一大清早有个男人从你的店里走出去,你说,那代表什么?”他挑眉一笑。

  她心陡然一惊,他说的没错,若他现在出去,肯定会让人误会他在这过夜,尤其是阿莲姊,她对客人过目不忘,前几天他才偕妻小一起去选购盆栽,万一他现在出去让阿莲姊撞见,那……

  “你老公若知道,可能会不高兴。”他凉凉的说。

  受不了他一直拿“老公”挖苦她,杏眸泛怒,气冲冲地瞪着他,“龙俊麟!”

  “我说错话了?”他扬眉。

  “你已经知道了,为何还要……”她不喜欢他这样拐弯抹角的嘲讽她。

  “知道什么?噢,知道你五年前和何森田赴美的真相,知道你当了大媒人,成就一桩异国婚姻,知道你其实并没有结婚,没有老公,自然也没有女儿。”他步步逼近,句句咄咄逼人。

  “你……”虽然姊姊已知会过她,对于他知道真相一事她内心早已有谱,可他现在这般大剌剌地说出口,她顿时有种被剥光看透的忸怩。

  “我没说错吧?”紧盯着她,他内心百感交集,对她傻乎乎的牺牲自己,帮别人圆了结婚梦这事,既生气又心疼。

  对上他微愠的脸色,细眉陡蹙,他凭什么以一副质询的态度对她说话,她虽然还是说不过他,可她也不是以前那朵任他耍弄的温室小花了。

  “你没说错,这些都是事实。”水眸泛怒,她抬高下巴诘问:“然后呢?你没有话要跟我说?”

  他既已知道真相,那他也该对劈腿的事给她一个交代和道歉。昨晚姊姊在电话中告诉她,她因一时气不过,脱口说出五年前她在医院外亲眼目睹他劈腿的事实,他听了之后,脸色大变,一句话都没说,人就“逃”走了。

  龙俊麟黑眸眯起,点点头,“有。我想问,有早餐吃吗?”

  他知道她想听他为五年前“劈腿”的事道歉,但他不想道歉,他只想解释,因为他压根儿没劈腿。

  可现在还不是解释的最佳时机,口说无凭,只会让她觉得他是个不敢勇于认错的烂男人,甚至还一而再地想欺骗她。

  “你!”她错愕,他竟然还有心情吃早餐“好饿,我想起来了,我昨晚好像没吃晚餐,难怪这么饿……”他摸着肚子,一副饿得难受的模样。

  一听到他说从昨晚就没吃,她顿时不由得心疼,他是个大胃王,动不动就喊饿,可也常常读书读到忘了吃饭,工作后更是常加班到废寝忘食,只要一有空,她一定会特地去买好多食物塞满他的小冰箱,免得他饿着……

  “冰箱在哪里,有什么东西可以吃?”他佯装成有气无力的,不过昨天没吃晚餐倒是事实。

  “厨房在后面,冰箱里可以马上吃的,只有芒果布蕾波士顿派和水果优格土司……”话语一顿,察觉自己竟只顾他的空肚,忘了正在质询他,她略微恼怒地站在原地,“要吃自己去拿!”

  好吧,她承认她无法对他狠下心,光是听到他肚子饿她就爱心泛滥,下意识地想拿食物填饱他……

  “有牛奶吗?”他得寸进尺的问。

  “牛奶在……”冰箱门,不,她干嘛让一个劈腿的负心汉吃那么好!“在超市,要喝自己去买。”

  龙俊麟扬唇一笑,分开五年,他的乖女友变了一点点,但他喜欢她这点改变,不再那么顺从,懂得拒绝别人的要求,这是好事,对她而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