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龙俊麟,我在说你!”钮若玫气腾腾地怒视着他。

  “我?”两道剑眉倏地紧蹙,他一脸不明所以的问:“我是劈腿的负心汉?”他什么时候扛上这么大一条莫须有的罪名,自己怎么浑然不觉?

  出了高铁站,龙俊麟立即驱车前往钮若琳的二手书店,晚上休息时间未到,店门却已紧锁,他猜想没错的话,应该是钮若玫打电话给她,要她别跟他见面。

  都怪他太心急想飞奔回来找她,未向若玫姊解释清楚,护妹心切的她,当然不愿若琳再重蹈覆辙,再被他伤一回。

  话说回来,他其实也是受害者,方才得知导致若琳误会他劈腿而伤心离开的罪魁祸首,竟是Hank夫妻俩时,当时真想把Hank调到火星去,让那对夫妻永远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

  门铃按了十几回,里头的人仍无动于衷,这点,已在他预料之中。

  坐到门旁的木椅上,他垂头轻喟,相爱的两人分开五年竟是因为一场误会,想来真是呕极了。

  今晚他去找何森田兴师问罪,凑巧遇到若玫姊带着妮妮和她的家人一起用餐,在若玫姊怒气腾腾的指控中,他才知道原来五年前若琳生日当晚在餐厅等不到他,便搭了计程车到他公司,撞见他正回公司帮Hank拿东西并驱车前往医院,若琳让司机跟上,竟意外看见他在安抚惊惶失措的Teresa,遂误以为他劈腿,而Teresa就是他迟迟不答应娶她的主因……

  在这之前,何森田已解释自己和若琳并未结婚,他只是请她与他同行赴美,好隐瞒家人和Evelyn顺利在美结婚。

  原先他还对误会何森田及动手打他一事深感抱歉,但听到他利用若琳掩护他和Evelyn结婚,顿时深深觉得那一拳没挥错,那家伙为了自己的婚姻,牺牲了若琳的名声,还害他误以为若琳真的赴美结婚,因此黯然地退出她的世界。

  但最后他还是向何森田道歉,因为他很高兴知道若琳并未结婚,再者,他是误以为何森田享齐人之福才去揍人的,既然知道真相,他自然也得向人家道歉。

  总之,这一切,纯粹只是个误会,却因此导致他和若琳分开五年。

  在台北时,他急着回来想向她解释梗在她心头的那个“误会”,但来到此,他的心情反倒平静下来,经过五年,他们的心智都更加成熟,很多话、很多事,不用急着说、急着做,慢慢来,用不急躁的方式来说明,也许她会更愿意倾听他心里的声音。

  未急着想解释误会,并不代表他不想见她,相反的,他迫切的想见她,但她的心意显然和他背道而驰,非但对象征他心意的急切电铃声充耳不闻,甚至冷漠地将他拒于门外。

  抬头,见二楼的灯光亮了又关,唇角扬起,她肯定在屋里,也肯定知道是他来了,既然现在她不想见他,那他就等一晚,明早她总得开门营业吧。

  躺在不大的双人座木椅上,手枕脑后,长腿屈起,今晚,这张小木椅就是他的床,他执意在此等到天亮,期盼天亮的那一刻与她相见。

  天一亮,“旧册”二手书店的店门比平常更早开启,钮若琳顶着满脸疲惫步出门外,如往常一般准备打扫。

  昨晚姊姊一通电话,扰得她整晚睡不安稳,她说龙俊麟去找何森田,因此得知了她未婚的真相,更知道妮妮是大哥的女儿而不是她的……这本来是没什么,她也没想过要隐瞒,被拆穿就算了。可他去找何森田质问的动机是什么,为她出一口气?难道他忘了自己是已婚的身份,他该扞卫的是他的妻子,不是前女友。

  虽然不想和已婚的他有牵扯,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她知道他还在乎她,还一心护着她时,她的心,有一些些感动。

  昨晚电铃声不知响了多少次,即使未开门,她也知道是他来了,除了听姊妹的话不开门见他,她也怕一开门,自己就会心软,坚定的立场会松动,会再度陷入他撒下的情网,爱得无法自拔。

  五年了,她对他的爱还无法完全消弭,若再次跌入,恐怕是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了。

  发觉自己忘了拿打扫工具,转身想进店内去取,余光一瞥,赫然见到店前的木椅上躺了个人,她吓了一大跳,以为是流浪汉,但那一身名牌看来又不像无家可归的人会穿的,大着胆子上前,定睛一瞧居然是龙俊麟,松了一口气之余,心疼的感觉莫名涌上……

  她以为昨晚他按了许久的门铃,见没人应门,已打退堂鼓离开,没想到他竟然就在木椅上睡下,见他手臂有好几处被蚊子叮咬的痕迹,她喟了声,他这又是何苦呢?

  “俊麟?”她试着唤醒他。同时心想,好在今日她提早开门,附近店家泰半都还没营业,要不,让人看见他睡在这儿,万一他妻子知晓,夫妻俩为此争吵,那可就不好了。

  “俊麟……”他睡得极熟,她猜或许是昨晚被蚊子围攻睡不好,直到凌晨才入睡,才会睡得这么熟……她有多久没见过他熟睡的模样了?见心爱的人毫无防备的睡在她面前,心里不禁涌上一股幸福的满足感。

  惊觉自己险些又被他吸引,她赶紧甩掉那不该有的情绪,想再次叫醒他,蓦地不知打哪儿飞来一只锹形虫停在他衬衫领口,她直觉就想将虫抓走,手才一靠近虫便惊飞,虫没抓到,她的手反被突然惊醒的人一把抓住。

  感觉有人靠近,睡梦中的龙俊麟下意识地伸手抓住来人,微张眼,就见一双惊惶失措的水眸映入他眼底。

  “若琳……”眯眼盯着她,他不禁揣想自己是否身处梦中。

  然而她想抽回手的举动,为他的疑惑解答了,原来不是梦!

  紧抓着她的手,他弹坐起身,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他想起来自己为何睡在她店前了,就在他回想之际,钮若琳则趁隙抽回手。

  “你为什么不回家睡觉?你老婆说不定等了你一整晚。”

  他睡眼惺忪,瞥她一眼,懒懒地回,“昨晚我老婆把门锁了,不让我进门。”

  她心口一窒,原来他是回家吃了闭门羹,所以才来寻求她的“庇护”,不是因为……纯粹想来关心她?这不符合她的原则,她原本希望他把心思放在自己的妻小身上,别来打扰她,可得知他不是真心想来看她时,她却又感到一阵莫名恼怒。“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和你老婆吵架,不管怎样,你怎么可以睡在这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