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未理会她的冷嘲热讽,他猜想或许她还为五年前他未赴约一事生气,但他是真心诚意地想关心她的近况,“若琳,你和珠宝小开离婚了对吧?”

  她一怔,旋即故作镇定,“我和森田没有离婚,我还是他的妻子。”

  报章杂志上写的都是她和何森田在美国结婚,之后何森田移情别恋抛弃她娶金发美女,为此,他对她很愧疚,曾说要发布真正的内幕替她平反,但她拒绝了,她想他这么做不但无济于事且只会越描越黑,她太清楚上流社会人士,尤其是贵妇名媛的心态,她们最喜欢拿别人的丑事作文章,整天闲得发愁就愁挖不到八卦,她被抛弃一事肯定早被渲染得无人不知,就算再加以澄清也没用,她早是贵妇名媛圈中被耻笑的弃妇。

  “而且,我们还有个女儿。”诓他,除了姊姊时时提醒她别示弱,她也希望以“有夫之妇”

  的身份,阻挡他别再来找她。

  尽管她心中还存有对他的爱,但她可以慢慢将它消弭,一年、三年、十年……它会存在她心中多久,连她自己都不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她的爱,不会干扰到他的婚姻。

  “对不起,很晚了,我不方便请有妇之夫入内。”睨了他逾矩的脚一眼,她冷冷地道。

  见她下了逐客令,而他也不想在她伤心女儿的事之余扰她心神,于是他主动缩回脚,整个人退出门外,下一秒钟,门如预料中那般无情地阖上。

  杵在门外好半晌后,他才惊觉有些不对劲之处——方才她说“不方便请有妇之夫入内”,他什么时候成了有妇之夫难不成是老妈趁他不在时,帮他招了媳妇进门?

  当然不可能是这样,那她为何这么说……龙俊麟灵光一闪,忽地想到下午他带Teresa到园艺店买香草的事,当时他还客串当起照顾小孩的男保母,连园艺店的老板娘都误会他们是夫妻,何况是她。

  黑眸眯起,眼中冒火,Hank他们夫妻俩真会给他制造麻烦,明天他就把他调回北部,免得他这个黄金单身汉一天到晚给他们夫妻俩当司机、当保母,还要时不时地充当婚姻顾问!

  他自己的婚姻都还没着落,干嘛吃饱没事干去当他们的婚姻顾问……肚子此时突然咕噜叫了声,他无奈轻喟,唉,他连“吃饱”都还没呢!

  翌日,Hank都还未被调回,龙俊麟就先行北上,下午总公司调集所有高级干部开了临时会议,会后,他又直奔一家高级餐厅,不是去用餐,而是要去替钮若琳讨公道。

  早上在台南接到开会通知时,他心想既然要北上,那就顺道打探何森田的消息,这几年他在商界的朋友不少,加上他大哥龙俊麒是春天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人脉甚广,拨个空,打几通电话,何森田的私事便可略知一二——他长年待在美国经营珠宝店,一个月前才回台湾,还带了美籍小三和一个小女儿一起回台。

  他猜,小女儿指的便是若琳的女儿妮妮。

  两个钟头前,和何家有生意往来的一位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今晚何森田和他的小三还有女儿会在一家高级餐厅用餐,他要去叫何森田拿出男人的魄力,如果他真心爱着外遇对象,那就马上和若琳离婚放她自由,若是不然,就放弃对方,好好对待若琳,别让她一个人待在台南和女儿分隔两地。

  如果何森田想脚踏两条船,谁都不放,那他一定会好好教训他,毕竟眼前的情势看来像是那混蛋比较喜爱小三,可又不想放若琳自由。

  他无法容忍若琳被别的男人这样欺负,再者,她个性柔弱,一定是那家伙哀求她什么令她心软之余,才未和他离婚。

  下班时间,路上塞车,他迟了一些才到餐厅,服务生问他有无订位,他不假思索地说出,“何森田。”

  服务生愣了下,以为他是何森田的客人,遂带他前往餐厅包厢,谢过女服务生后,他请她离开,便迳自推门进入,包厢里只有一个男人,桌上还有另两副碗筷,应是他妻女的。

  “先生,请问你是?”见有外人进来,男子一脸不明所以的问。

  龙俊麟脸色微愠,直视眼前身材略微发福的男人,不答反问:“你是何森田先生?”

  何森田微皱着点头,表情闪过警戒。

  “我是若琳的朋友。”他直言。

  “噢,原来是若琳的朋友,请坐。”闻言,何森田脸上绷紧的线条瞬间放松,起身面带微笑的请他入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