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直到亲眼目睹他在医院呵护另一个“女友”,她才惊醒,自己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他没赴她的约,就已说明他压根没想过要娶她,她生气、心寒、绝望,不想再看到他,也不想再听他虚伪的拿工作赚钱当拖延婚事的藉口,她想离开他,而且是离得远远的,所以她答应了何森田的要求,和他一同赴美,表面上两人是去美国选婚礼教堂,实际上是她陪他去美国结婚,有她一同前往,何奶奶才愿意把扣住的护照还给他,为了让他没有退路,何家还发布他们小俩口要去美国结婚的消息,姊姊还把当日的报纸保留下来拿给她看。

  这事瞒不了多久,在爸爸兴匆匆地想飞往美国参加她的婚礼时,就算姊姊以自己快生了为由想拦住他,但爸爸还是坚持要飞美国,最后姊姊实在没办法,只好说出真相,爸爸因此气得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

  那段时间她回不了台湾,不能回,也不想回,索性留在美国游学,基于感谢,何森田坚持帮她付所有游学的费用,直到半年前父亲生病,姊姊见他态度软了下来,才叫她赶快回来,回来后,爸爸病情好转,但他还是生她的气,她知道爸爸是心疼她,何森田移情别恋娶了别人,她的名声因此变坏,他纵使还想帮她安排相亲,求亲者却已大不如前。

  三个月前,她家的退休老司机魏伯伯想和老伴去环游世界,却舍不得这家祖传的二手书店,为了不让爸爸每天见了她老是生气,她主动和魏伯伯联系,自愿要帮忙顾店。

  魏伯伯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他们家,她和兄姊读书时几乎都是魏伯伯负责接送,他就像他们的亲人一样,即使退休回乡顾店,还是会偶尔回去看看他们兄妹三人,他也知道她的处境,因此她一提,他便一口答应让她来。

  前几天大哥和大嫂南下垦丁游玩,回程顺道来看她,已怀第三胎的大嫂突然感到肚子不适,大哥立即载大嫂到医院去检查,怕她一个人无法看顾两个小孩,大哥抱着顽皮的大儿子小智前去,留下小妮妮给她照顾,妮妮在家很黏大嫂,一没看见人,就“妈妈、妈妈”叫个不停,谁知道会那么凑巧被俊麟听见,才让他误以为妮妮是她女儿,加上妮妮长得真的很像她这个姑姑,所以他才会……

  唉,何苦再想他,当初自己执意要离开,就是不想再和他有所牵连不是吗?无论他结婚与否,她都不该再往他身边多靠一分。

  昨晚她想了一夜,是否该离开这里,别让他再来纠缠她,但当初犯错的人不是她,她没有错,错的是他,她不需遮遮掩掩像小偷一般躲着。

  他不也说她变精明了,他若再来纠缠,她就该让他知道她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对他无限包容体谅的蠢女友,不再是痴痴等着嫁给他的傻丫头。

  甩掉他的身影,她要认真过着自己的生活,虽然魏伯伯并不靠这间二手书店赚钱过活,但她既然自动接下看店的任务,她就得让它生生不息的继续经营下去,平日要开店,她无法去太远的地方,趁着今日公休,她要去远一点的黄昏市场采买一些食材,若现在出门还可以搭公车来回,晚一点也许就没公车可搭了。

  离开窗上有发光小蜗牛的厨房,到楼上房间换了件外出服,拿了钱包和购物袋出门,走在巷内步道,正想问问园艺店老板娘阿莲姊有没有要她顺便买什么东西回来——三个月前她初来此地,人生地不熟的,是热心的阿莲姊告诉她哪里可以买到好吃的东西、哪里有超市,连她第一次去黄昏市场,都是阿莲姊带她去的……

  朝园艺店内望去,店里有客人,阿莲姊热心的在向女客人解说手上拿的香草植物,女客人很认真在听,一旁的男客人抱着小孩,看来是对夫妻,小孩渐大的哭声有压过阿莲姊嗓门的趋势,令她忍不住多看一眼,就这一眼让她赫然觉得抱小孩的“爸爸”背影好熟悉,仿佛是昨天来过的“那个人”。

  心中轻喟,不是告诉自己别再想了吗?怎么才走出店门不到五分钟,看到身材相似的男人又想起他?

  “若琳,你要出门?”同一时间,阿莲姊看到她,热情的和她打招呼,同时间背对着门外的男人突地转过身,两人四目交接的那一刻,她心口猛地一震,真的是他!

  轻点头,露出一个僵硬又不自在的笑容回应阿莲姊的招呼,再瞥了一眼园艺店里的“全家福”,钮若琳旋即仓皇地往巷道外疾走。

  是他,真是他!他结婚了,还有了小孩!她不确定他的妻子是否就是五年前她在医院外见到的那位,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结婚了,心口一阵揪疼,被抛弃的感觉再度强烈袭上心头,他结婚了,无疑是宣布他彻彻底底的抛弃了她。

  结局,早在五年前就已公布,为何她还不相信,还要在意,还要让自己再次心碎……

  走到公车站牌处,一辆公车来了,她连看也没看便上了车,随便公车开往哪里都好,她不想面对他们的全家福,不想让受伤的心再受到二度伤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