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Hank一副疲惫样,续道:“如果是超市能买得到的东西,我下班顺便买回去就是,可她昨天叫我买那个什么薄荷、薰衣草、迷迭香的小盆栽,说她要泡新鲜的薄荷茶喝……等我下班已经累得像条狗,哪还有力气去帮她找什么盆栽,你说她是不是存心想搞疯我?”

  龙俊麟定睛看着他,沉吟半晌,想到自己和若琳之间的遗憾,忽然有感而发,“能被妻子搞疯,也许是件幸福的事。”

  “蛤?”Hank愕视他,他的上司居然不讥讽他,说话还突然变得这么感性,让他好不习惯。

  不过,眼下还是先解决老婆交代的事要紧,“总经理,伯父不是在家辟地种菜?不知道他有没有种我老婆要的那些香草?”

  “没有。”龙俊麟想也没想就回道。

  Hank哭丧着一张脸,“那什么地方有卖?”一早出门,老婆就对他三令五申,今天要是没买回去,他就死定了。

  龙俊麟脸色微愠,“我看起来像是在管这些的吗?”

  “你是在地人,我想你比较清楚……”不想再招惹上司,Hank退而求其次,“那,可不可以给我你家的电话,我想伯父伯母应该比你更清楚附近哪里有园艺店。”

  不想理这些琐碎小事,龙俊麟随手拿了张纸,正欲写下家里的电话号码时,但方才Hank话尾的“园艺店”三个字,让他忽地想起昨晚在小巷内似乎有看到一家。

  “总经理?”见他原本要写却又突然停顿,Hank纳闷的看他。

  龙俊麟把纸跟笔递到他面前,“把Teresa要你买的盆栽写下来,我亲自去帮你买。”他为自己找到去看若琳的“正当”理由了。

  Hank瞠目,一副蒙圣王渥惠,受宠若惊的模样,“总经理,这、这样好吗?”

  “没什么不好,我只希望你专心工作。”他以正经八百的表情回答他。

  “那是当然!”快速写下老婆要的香草盆栽名称,Hank转身一副要马上回去坚守工作岗位,好回报上司恩泽的样子,却惊觉身旁猛地刮起一阵风,有个人手脚比他还快,咻地就抢先跑出去,“总、总经理?”急着去哪儿,买盆栽?“也不用这么急,下班前再给我就可以啦。”

  果然是令人望尘莫及的行动派,莫怪才短短五年,他已当上太阳能事业本部总经理,而他,唉,一直默默地在工程师的岗位坚守中。

  阳光普照,天气真好,店前的一株金桔绽放了好多小白花,一股仿佛茉莉花的花香恣意地飘散开来,正在门外扫地的钮若琳忍不住凑近花朵,用力地闻着香气。好香,天然的花香味令人心旷神怡。

  “妈妈,妈妈……”一岁半的小女娃慢慢地自屋内走出。

  “妮妮,你不要看喵喵书了吗?”她弯身抱起软嫩小娃,让女孩跟着她一起闻花香,“花花有没有香香的?”

  “花花,香香……”尚在学说话的小女娃,重复着叠字,一有空档,便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

  “妮妮,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找妈妈。”她苦笑,用鼻子轻点小女娃的鼻子逗她,妮妮咯咯笑着,她也跟着笑,转身欲抱着小女孩进店里,忽地瞥见有个人朝她们的方向走来,这巷子里不时有观光客来来去去,她早习惯有人走动,且惯性地扬起笑容,孰料一对上来人炽热的目光,心陡地一震,抱着妮妮的她踉跄了下,还好身后门框抵住她,才没跌跤。

  “俊、俊麟……”水盈盈的目光直勾勾盯着他,她难掩心中波澜汹涌的情绪。

  台南虽是他的故乡,但他一直在北部工作,再者这二手书店位于小巷内,他工作那么忙应该也没闲暇时间来逛街,因此她从没想过会在这里和他重逢,是以见到他,心里惊讶无比。

  看着他,纵使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分开五年,她没有一天不想他,时时刻刻想着重逢那一刻她该用什么心情面对,只是当真正面对他时,心里头的情绪却不在她掌控中。

  凝睇她,胸臆间复杂的情绪翻腾着,他比她精明太多,丝毫不露半点内心隐痛神色,对望许久,调整好心情,片刻后,他面无表情,淡定地问:“你女儿?”

  她露出疑问的目光,怀中的小女娃妮妮适时地喃喃喊着“妈妈、妈妈”,她才知他何以如此问。

  她正想说什么,妮妮却突然哭了起来,她轻哄小女娃,猜想应是喝牛奶的时间到了,她很想和他多说一些话,无奈妮妮越哭越大声,她得先抱她进屋,进屋前,她看了他一眼,“你……

  要进来坐吗?”

  没时间等他回答,小孩子一感到饿,便惊天动地的哭了起来,她只好又回过头边哄着妮妮边进入店内。

  龙俊麟不语,其实看到她,让她知道他来过这儿,也知道她在这儿,这已足够,他没忘记现下仍是上班时间,该回去坐镇,但,她眼里透露着想和他多一点时间相聚的渴望,牵引着他的脚步进入店里。

  一走进店里,就见她手忙脚乱,又要抱着大哭的女儿,又要泡牛奶的,模样有些狼狈。

  “我来帮你。”他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但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不管是抱小孩或泡牛奶,他都不擅长。

  但话已出口,她又处于兵荒马乱之际,他若不出手相助,光是她女儿的哭声就让人想举白旗投降。

  他先试着伸出双手想接过她怀中的女儿,不过小女娃肯定是嗅出他是她母亲的旧情人,因此非常孝顺地替其父严格把关,转过头不让他抱,还不给面子的嚎啕大哭着。

  垮下脸,自讨没趣的龙俊麟将热情的双手收回。

  “妮妮,别哭……”

  她手足无措的模样,令他颇吃惊,他一直以为她婚后会是个很称职的母亲,至少哄小孩和泡牛奶绝对难不倒她,但现下看来,她似乎应付不来,这小孩最少有一岁多,就算是新手妈妈也已上手了吧,或许是从出生到现在都是保母在带小孩,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她嫁的可是大珠宝商的富二代。

  但另一个问题又浮现于脑海,她既然嫁给珠宝商的公子,怎会在这小巷内看顾二手书店呢?

  “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