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从他进来到现在,最大的“噪音”就是小女孩断断续续地喊着“妈妈”,他没特别喜欢小孩,也许还有那么一点点排斥,可这童稚软声听来并不刺耳,也未令他不耐心烦,属于……尚可接受的范围。

  “妮妮,我们来看小兔兔好不好?”少妇就近拿了一本书,摊在小女孩面前。

  听到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龙俊麟胸口一震,那细细柔柔的声音,他一辈子都忘不掉,再度注视着她的背影。没错,是她,莫怪他会觉得熟悉,五年了,她由一头直发变成大波浪鬈发,难怪他一时想不起“她”是谁。

  “这里面有小兔兔还有小猫猫……”她翻着绘本书,试图引导怀中女孩将注意力放在书上。

  “喵喵……”

  “对,妮妮好棒,这是小喵喵。”

  好轻好柔的嗓音,却让他觉得胸口宛若被大石压住,快呼吸不过来。他想出声唤她时,她的手机铃声突地响起,接起的同时,小女娃又“喵喵”的说个不停,没听见她和打手机来的人说了什么,但他清楚的听见她对小女娃说——“妮妮,把拔打电话来了,跟他说说话……”

  她将手机贴到小女孩的耳边,女孩高兴的喊着“把拔、把拔”,令他的心登时坠落到无底深渊。

  心碎、心痛,无法喊出她的名字,他静悄悄地退出,一如他静悄悄的来,不同的是他怀着悠闲的心情进入,却带着无比沉重的郁闷离开……

  五年前,她一声不响的离开,五年后,换他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走,一如,从未来过。

  *

  龙俊麟愣坐在办公桌前已超过两个钟头,满脑子想的都是前晚他和钮若琳的不期而遇,不,是他单方面遇到她,她压根不知道他就在身后……

  多幸福的女人,和孩子沉浸在幸福的小天地,全然不觉他的到来。

  当看到她接起手机和孩子说“妮妮,把拔打电话来了,跟他说说话”那一幕,他不只心碎,心头的悔恨更是深刻,如果当初他答应娶她,那今天跟孩子通话的把拔就是他。

  遗憾,没能当若琳的老公,当她孩子的把拔,是他龙俊麟今生最大的遗憾!

  明知道她已结婚,婚后有小孩也是正常的,只是亲眼目睹她那幸福的模样,心头受到的冲击仍是相当大,沉浸在美满婚姻中的她,怕是早已忘了他……

  他该为她感到高兴,也该诚心祝福她找到好归宿,而他最真挚的祝福方式,就是别去找她,以免扰乱她的生活,甚至别再想她,完全对她死心,但从昨晚到现在她的身影始终未曾离开他的脑海,他甚至连自己怎么回到家都忘了……

  一阵敲门声后,秘书拿着请款单进来,“总经理,这是修车厂的请款单,他们已经帮你把轮胎换好,车子也开回来了。”

  回神后,他想了下,这才想起昨晚他是招计程车回家的,他还请司机帮他联络附近熟识的修车厂,最后再请对方把车开到公司来。

  瞥了请款单一眼,果然如他所料所费不赀,明明轮胎自己换就行,却大费周章请修车厂换胎又开到公司,实在是因昨晚他全然无心管车子的事。

  亲眼目睹她幸福模样的残酷事实,让他的心痛得早已麻痹,一笔高额的修车费,对此刻的他而言,不痛不痒。

  秘书兴许是被请款单上的价钱吓到,才会特地拿进来请他过目,确认真伪。

  确认无误,他交代秘书去处理,打开桌上的卷宗想专注工作,无奈她的身影又浮现在他脑海里,手肘抵在桌面上,两手撑住额头,他非常头痛,再这么下去,什么事都做不了。

  他,想去见她,可他不能。去了,无疑是为她平静的生活添加……困扰?还是他的出现,压根对她没半点影响,因为她早已不在乎他?或者见了面,他可以和她大方的打招呼,就像老朋友再相见一般……但,能吗?他还不能将她视为朋友啊!

  他想见她,强烈地想,但他努力的在克制想见她的欲望。

  又一阵敲门声,以为是秘书踅回,抬眼一看,是前几天被他急召到台南厂支援的Hank垮着一张脸走进来。

  “总经理,你要救我。”

  “我五年前不是救过你一次?”眯眼瞪他,就是这个家伙间接斩断了他和若琳的恋情,他什么时候不昏倒,偏偏选在若琳生日当晚,害得他……算了,多想无益,再说Hank也不愿意把自己搞到濒临过劳死。

  Hank愣了下,呵呵一笑,旋即又垮下脸,“总经理,你真的要救我,我快被我老婆搞疯了。”

  龙俊麟斜瞪他一眼,“所以你要在被你老婆搞疯之前,先把我搞疯?”做鬼也要拉个伴就是。

  他上辈子肯定欠了Hank一屁股债,五年来,他俨然成了他们夫妻的顾问兼和事佬,只因为他是Hank的救命恩人,又在危急时帮他们最多,所以Hank的老婆Teresa对他怀着一份敬意,他们夫妻俩若陷入沟通瓶颈,只要他出面劝说,Teresa总是会看在他的面子上,退让一步和Hank和好,是以,他这几年来,一直都是Hank的“救命恩人”。

  “当然不是。”Hank一脸无奈,“我就叫她别跟来台南,她硬要来,小孩还小,她出门不方便,加上人生地不熟,她连菜市场在哪都不知道,每天都打电话叫我买一堆东西回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