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第一代新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思及此,钮若琳一顿,又在心中轻喟了声,结果问题还是落在最终的症结处,若俊麟觉得这么做不妥,不支持她,那她斩钉截铁的决心,也就只是一场空幻想。

  转眼间,计程车已来到龙俊麟的公司,钮若琳正想请司机把车子靠边停,却突见他的车从大楼地下停车场驶出,她怔愣了下,心口蓦地一喜,他定是工作告一段落,发现和她约定的时间已过,才急冲冲的开车要前往餐厅找她……

  “小姐,到了,你说的是这里对吧?”

  “呃,司机,麻烦你跟着前面那辆蓝色车子。”

  “刚刚右转的那辆蓝色车子?”

  右转?“对,对……”钮若琳一脸错愕,俊麟若是要赶去和她约定的餐厅,应该在路口左转才对,怎么会右转……也许,那条路反而能更快速到达,只是她不知道。

  她的心口突地惶惑不安,会不会他压根就不是要去餐厅,而是要去赴另一个她不知道却早存在许久的……约会。

  开着车来到医院,幸运地在大门口外不远处找到停车位,停好车后,龙俊麟左手抱着一束花,右手拎了一袋东西,快速走向急诊室大门口,门外有位脸色苍白的瘦弱女子正等着他。

  “Teresa.”

  “龙经理。”

  “Hank他在我离开后,没突发状况吧?”龙俊麟关心的问。

  Teresa双手微颤,摇摇头,哽咽道:“没有,医生说没事了,他的状况……稳定了。”

  龙俊麟安心的点个头。稍早Hank心脏病发作送到医院,还好急救得快,人醒了,状况很快稳定下来,他通知Hank的新婚妻子Teresa来并确定他已无大碍后,便先回公司拿Hank的皮夹过来,皮夹里有他的证件,办住院,这东西不可少。

  途中,他曾打电话到餐厅,可惜餐厅已打烊,他想,他得负荆向若琳请罪。

  “Hank的皮夹在这里面,健保卡、身份证都在,还有钱和信用卡也在。”他将袋子递给她,顺便将手中的花也一并递过,“这是Hank要送给你的,他说今天是你们结婚满十天,他还没空带你去度蜜月,先买花向你赔罪,一得空,他一定会马上带你去度蜜月。”

  今天他请助理帮忙订花要送给若琳,Hank刚好听到,也要助理帮他订一束花,他想,他是该把这些事告诉Teresa,让她知道Hank一直将她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而Hank今晚的突发状况也让他惊醒,他一直坚持要等自己成功赚大钱后才要娶若琳,可若今晚昏倒的是他,且未若Hank这般幸运救回,那若琳……

  “龙经理,谢谢你……”Teresa突然放声大哭,哭得不能自抑,身子往前埋进他胸口,“我好怕Hank就这样离开,我好怕他抛下我……”

  龙俊麟怔了下,本能地拍拍她的背,安抚着,“没事了,Hank一切都稳定了不是?”

  跟着他身后来到急诊室门口的钮若琳,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方才她在车上的臆测竟然成真,他真的……另有新欢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他们俩就像一对恋人,她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可却能清楚的看见他俩的一举一动,他又送花又搂着对方拍背安抚……是那女子生病住院,他慢一步来陪她,所以买花赔罪兼轻哄安慰?

  那她呢?他是不是到现在都还没想起,她直到前一刻都还在餐厅里傻傻地等着他……

  双手紧握成拳,她又气又心寒,她苦苦坚持等的人竟用这种方式对待她。垂眸,泪滴落,细眉紧蹙,正当她想上前质问他时,再抬眼,他已经搂着“她”进入医院内。

  想必是经他轻哄安抚后,“她”满心高兴的愿意和他继续甜蜜恋情,即使生病,应该也好了泰半吧!

  颓丧地退了一步,她都亲眼目睹他没来赴约的缘由,何必多此一举再上前去问,问了,又能改变什么,只是徒增自己的难堪罢了!

  钮若琳疾步往回走,泪落得比雨急,她懂了,真正懂了。

  今晚,她终于知道他平常忙得没空和她见面,迟迟不答应娶她,连她生日这天,他都忘了她在等他的真正原因。

  连续打了三天电话,钮若琳的手机始终关机中,龙俊麟内心充满愧疚和焦虑,想她这回定是非常生气,气到不愿见他,不愿接他的电话。

  他硬着头皮打了她家的室内电话,但佣人似乎早有被交代过,他一开口要找她,佣人便说她出国去了,问她去哪里,佣人皆推说不便告知。

  若琳不可能出国,她要出国,怎么可能没告诉他。

  都怪他,如果她生日当晚他排除所有工作去陪伴她,就不会惹得她气到不愿和他联络。当晚,他请Teresa到急诊室门外等他,原打算将东西交给她后立即驶车到餐厅见若琳,他知道她不会马上离开,但Teresa突然失控,看到这情况的他不禁想到若琳,若今天昏倒的人是他,若琳肯定也会吓得不知所措,是以,最后他还是心软的陪着Teresa回到Hank身边,确定他无大碍后才放心离开,可是,当他赶到餐厅时,已不见若琳的身影,他打了家里的电话,听到佣人说她已睡下,确定她有平安回家他才安心,只是从那晚至今,他一直没和她说上话。

  三天没听到若琳的声音,心上仿佛少了些什么似的,空缺了一大块,以前即便忙得没空见面,他们至少两天会通一次电话,即使只是睡前的一句问安,他都能感觉一路有她陪伴的踏实。

  然而这三天,他依旧忙得焦头烂额,以前觉得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充实,但现在却只觉如行尸走肉般,浑浑噩噩。

  不想失去若琳,他请了一天假,天未亮就来到钮家门外守候,经过Hank昏倒事件,他重新思考和若琳的事,以前他一直坚持要成大业才娶她,静心思量后,才发觉那是自己自尊心作祟,他只是不想被未来的岳丈瞧不起,却一直忽略若琳的不安,其实他一直知道,她要的很简单,她只想和他共组个小家庭,小俩口甜蜜的一起生活。

  昨晚他一夜未眠做了决定,倘若今天他能和若琳见到面,他便向她求婚,不管她父亲如何反对或瞧不起他,他都会坚定立场,说服对方,总之若琳他是娶定了,且要和她立即去登记结婚。

  坐在车内驾驶座上,龙俊麟揉揉发酸的眼睛,他盯了一个上午,早上若琳的大哥出门,她并未和他同行,以往她都是搭她大哥的车一起去上班的,显然她今天没上班,人应该还在屋内,只是一上午进进出出的车辆不少,目光能透视进车内的皆未发现她的身影,而无法透视的……

  后方一辆车缓缓驶来,他认出那辆车是若琳的姊姊的车,司机驶得缓慢,想必是因她怀孕了。

  他知道若琳和她姊姊感情极好,她也常在她父亲面前帮他说话,他想找若琳,她定能帮上忙。

  快速下车,他不假思索伸手拦车,见车停下,他立刻步至后座车边。

  见到他,按下车窗的钮若玫不禁面色微愠。“你来做什么?”

  “若玫姊,我要找若琳。”他开门见山道。

  “你还有脸来找若琳,你知不知道她……”钮若玫气瞪他一眼,不想和他多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