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别急,茅芸香,你也逃不了,你们两个老是联合起来跟我作对,今天我就送你们一起归西……”

  茅芸香的喊声,引来出外寻找主子的钱管家注意,带着几名家仆的钱管家很快循声前来,见到傅东洋立刻大声喝斥,“傅东洋,住手!”

  听到钱管家的声音,傅东洋慌张地想逃,一班家仆立刻将他围起来猛打。

  “天阔……钱管家,你快送天阔去大夫那儿……”茅芸香坐在地上抱着他,摸到他背上的血,她慌得哭了。

  “公子,我送你去东药铺……”钱管家也心一惊,弯身想扶起主子,却被他挥开。

  楚天阔对着她微笑,“芸香,我有话要对、对你说……”

  “有什么话,等你伤好了再来跟我说。”

  他抓着她的手,“这些话我要先说……我、没想过要傅家的……地契,我本来打算……娶你的……那一天,把地契……还给你……”

  “好,我听到了,我知道了……不要再说了。”她泪流不止,“钱管家,快!送他去大夫那儿。”

  钱管家找来另三名家仆,四人一起把受伤的主子抬抱起来,飞快往东药铺去。

  茅芸香跟在旁边一路跑,边跑边对他喊:“楚天阔,我要你把傅家地契还给我……你要活下去,好好活着,等我嫁你的那一天,亲手将傅家地契奉还给我……听到没?你听到没……”

  他嘴角微微上扬,“我听……听到了……”

  似得到一个令他安心的答案,他嘴角含着笑意,眼一阖,接着便全身瘫软,失去意识。

  钱管家惊喊:“公子!”

  “天阔?天阔……钱管家,快点——”眼见前方就是东药铺了,茅芸香扯嗓大叫:“沈大夫,快出来救人!”

  三个月后——

  午后的梅树林里,传来悠悠箫声,吹箫者风姿潇洒、玉树临风,不是别人,正是刚娶妻满一个月的楚天阔。

  “天阔,茶已泡好了,喝杯茶休息一会。”梅树下摆了一张矮桌,坐在桌旁的茅芸香轻唤夫君,眼底尽是爱意。

  爱妻招唤,箫声顿止,楚天阔一个箭步来到妻子身旁,弯身奉上一记热吻。

  她笑睐他一眼,递给他一杯茶,忽地仰首凝望树上的枯枝,轻喟一声。

  “怎么了?”他坐在她身边,和她一起望着天际。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梅树已光秃,她开花、结果的时候我都没欣赏到。”

  “是我的错。”拉起她的手,他笑中带着歉意,“梅花开时,你正恨我怨我,一心只想把傅家制香坊经营好,压根没时间来赏花;花落结果、青梅茂盛时,你日日夜夜守在床前照顾我,没空理青梅的呼唤……”

  说到此,黑眸里盛满感动,当初他伤重昏迷在床上,是她没日没夜悉心照顾他、呼唤他,他才得以“起死回生”。“芸香,谢谢你。”

  她睨着他笑道:“你又要向我言谢?你谢我,我又得谢你,我们的午后时光难不成要一直这么谢下去?”

  三个月前,他为护她而脚受伤,下山后又为了救她被傅东洋刺伤,她照顾他本就应该,他谢她的照顾,她还得反过来谢他的救命之恩呢。

  或许是他福大命大,那时他的伤势连东药铺大夫都束手无策,仅能暂时帮他止血,钱管家只好跑去向楚老爷子,也就是她现在的公公禀报求助。

  楚老爷子一得知儿子受伤命危,动用了所有人脉请来宫里御医诊治,还散尽大笔钱财买最好的药材,再加上仙姑日夜在菩萨面前祈祷,昏迷好一段时日的他才终于醒了过来。

  其实后来她发现,楚老爷子对楚天阔的疼爱不亚于相继室所生的儿子,只是父子俩各自忙事业,一整年鲜少坐在一块说上两句话,要恢复父子情不难,但需要时间慢慢来。

  仙姑依旧只愿住在山上,习惯了山上的恬静,她不爱城里的噪乱。这也无妨,仙姑不下山,他们就上山找仙姑,那也是一样。

  至于可恶的傅东洋,被逮后不知何故,未待判刑竟自己在牢里撞墙致死。她猜大概是他娘的情人为报砍刀之仇,私下教唆官差对他动刑所致。而不管原因如何,九阳城从此少了个大祸害,也是好事一桩。

  他笑说:“那……就别道谢了。”

  “真不谢了?没良心,果然是冷血无情的大奸商。”

  她一说,他又开怀大笑。“我这个大奸商,不正好能衬托出你这个九阳城‘仙母’的善心。”

  她狠瞪他一记,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说到自己“仙母”这个新封号,真令她啼笑皆非,自从嫁给他成了楚家人,她便将傅家制香坊和祖宅交给莲儿和阿生夫妇管理,制香坊的收入扣除给工人的薪资和红利与一些杂费,其余剩款每个月便购买白米和发救济金给九阳城的穷苦人家,若还有剩余白米,则再送给前来登记欲领白米的“临时困苦户”。

  她的善心善行不亚于夫婿,因此人们便称他们是九阳城的“善仙夫妇”。楚天阔是乐在其中啦,可这善仙听来仿佛在骂他们是“散仙”,令她每次听都不免苦笑。

  这还不打紧,人们私下又给她一个“九阳城仙母”的封号,她对这个很有意见——为什么不是“仙女”而是“仙母”?她比较想当“九阳城仙女”呀。

  况且她婆婆是“仙姑”,她被称“仙母”对老人家也太不敬了,没想到她丈夫竟还说大不了日后见到他娘就喊“仙姑婆”,真是没个正经!

  玩笑归玩笑,楚天阔搂住她,真心的说:“明年我保证一定陪你赏花摘果,让你尽兴。”

  “其实我最爱的是这些枯枝,这一大片的枯枝,是我们情意的源头。”她说。

  他点头附和。

  依偎在他怀中,茅芸香轻闭着眼,享受秋天午后的寂静,想着如梦般的往事——

  她在原本世界的平安夜里出了车祸,灵魂穿越来到古代这片梅树林被他救起,直到她砍梅枝、他送梅枝,两人的恋情也悄悄滋长,中间虽发生许多误解之事,幸好终也拨云见日……

  “天阔,我先申明,以后我们夫妻俩绝不能有事瞒着对方,我最讨厌被欺骗,而且是感情上的欺骗。”

  许久未听到他的回覆,她睁开眼,发现他眉头微蹙,不知在想什么。

  “你有事瞒我?”她可敏感了,他这号表情肯定是有事没同她说。

  “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可我怕说了你不信,还会吓着。”

  “天底下还有我茅大胆怕的事?”他这样分明是在吊她胃口。“说,我要听。”

  “真要听?”

  “绝不是在跟你说客气话,快说!”

  他爽朗一笑,忽地端着正经八百的表情道:“我受伤昏迷时,看到了你趴在我床边……”

  “干么突然顿住?我一直都在床边守着你不是吗?”除了洗澡、上茅房之外。

  “但我也看到我自己躺在床上。”

  她瞠目惊呼,“灵魂出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