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别多话,留点体力。”

  “你很怕我死?”

  “当然怕,万一别人以为是我杀了你,那我不就得去牢里蹲?蹲牢房或许还是最轻松的,就怕你的那些‘信众’光是吐我一口口水,就把我淹死了。”说话间她感觉他身子比方才还沉,许是体力透支了,重心渐移至她身上。

  他大笑一声,她睐他一眼,却见他脸色略显苍白。她心头一紧,更为担忧。

  “从现在开始到山下,谁都不许说话,说话的人要给对方三十万两白银。”她规定。

  他轻笑不语,只是点头。

  她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果然是奸商,一提到钱就谨慎得要命,连话都不说了。

  她咬着唇,努力扶着他齐力往山下走,好不容易走下山,禁话令解除了,她喘吁吁地道:“你坐一下,我去找人。”这回无论他说什么,她都要先离开去找人来帮忙。

  他没再阻挡她,一来是已没力气,二来也深知自己快挺不住,他不要她一个人面对他的伤势手足无措,担心惊慌。

  可没想到这会他没挡她,她却也走不了——

  “楚天阔、茅芸香……哼哼,怎么?你们这对狗男女幽会时摔下山谷了?唷,伤得不轻,血还在流呢。”

  “傅东洋……”见路旁冒出的人竟是这败家子,茅芸香这会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担心他会对他们不利,他果然就掏出一把利刃握在手中,“你干什么?”她惊怒问道。

  “干什么?你们这对狗男女把我害得那么惨,尤其是——你,茅芸香,就是你不帮我付酒楼的钱,秦老板才会去向我娘讨钱,我娘向老爷子要钱,两人吵了起来,害我娘被打了一顿。事后我去跟老头理论、砍了他一刀,结果现在官府的人四处在找我,害我得东躲西藏,你说这是不是你害的?”

  茅芸香不屑地撇嘴。原来是犯了罪,官府等着抓他,他这几个月才不敢到店里来闹。

  “如果你不去酒楼,怎会欠秦老板的帐?秦老板又怎会去向你娘要钱?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你这臭婆娘,临死前嘴巴还这么利!”傅东洋握着利刃,怒气冲冲地挥向她。

  茅芸香未闪躲,因为楚天阔已先一掌推开傅东洋,只是加力过猛,他自己也往后跌去。

  “天阔……”

  “哼!都受了伤还想逞英雄?”趁茅芸香弯身去扶楚天阔时,先一步爬起的傅东洋见机不可失,再度挥刀刺向她背后,欲置她于死地。

  “芸香,小心!”楚天阔见状,再度抱住她与自己易位,以身护她,那一刀就这么狠狠插入他的背。

  “天阔——”她悚然惊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