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他见她回神想走,赤脚的他已来到她面前,挡住她的去路,也挡住了她想逃的心……

  “你走这么快,是怕我吃了你?”换回一身干净白衣的楚天阔,跟在疾步行走的茅芸香身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回头瞪他一眼,“别跟着我!”

  “好,我不跟你。”他一个箭步,人已然在她前头。“我吃亏点,让你跟着我。”他一语双关,占尽她便宜。

  茅芸香气呼呼地双手环胸,杵在原地不走了。

  方才在仙姑那儿,他竟跟仙姑说她是他即将过门的媳妇,而不知怎么着,当仙姑一脸喜悦慈祥的问她时,她居然因不忍见仙姑失望,见他点头,就也跟着愣愣点头……

  这个楚天阔,肯定是对她下符了,可恶!

  “怎么不走了?”他走回她身边,敛起玩笑神情,黑眸瞅着她,语气低沉坚定,“刚刚我在我娘面前说的不是玩笑话,是真心的。”

  沉稳的嗓音窜入她心头,撩动她的心湖。他说的“真心”,是真心想娶她为妻吗?但悸动之余,她仍是别开眼,回避他的目光。

  她可是来求菩萨赐她心情平静的,怎么这会反倒更加乱纷纷了?

  “你娘?你还想骗我,你爹娘住在邻县的大宅院,大宅院什么时候变成小庙了?”

  “我只有一个娘,我娘住在小庙,不住大宅院。”他语气强硬地说。

  她略感错愕,不明白他这么生气为哪桩?可又想他娘住小庙或大宅院关她什么事,反正他说不定又是在骗她。天色渐黑了,她还是赶路要紧。

  “随你怎么说,我要走了。”她讨厌他一而再地骗她,她对他的观感好不容易好多了,现在他又想骗她。

  “芸香。”看她突然生气走开,他满心纳闷。

  她捂住耳朵继续往前走,不想再听他说任何一句欺瞒之语。

  “芸香,小心……”楚天阔跟在她后头走,见上头的山壁忽有一个大石头滚下,他心急地拉住她。

  茅芸香以为他想解释,回头用力挥开他的手,气急败坏的怒骂他,“楚天阔,你以为我没见过你娘,所以就在仙姑那儿演一出孝亲戏,又想骗我什么了?”

  原来她是在生气这个?

  “小心!”他试着拉她,但在气头上的她将双手往后摆不让他拉,压根未注意到滚落的大石已逼近自己。

  来不及了了!情急之下,楚天阔只好用力抱住她,两人瞬间易位。

  他虽幸运闪开没被落石正面击中,不过右脚仍是无法幸免地被撞伤。

  听到落石轰隆隆地滑落,被他护在怀中的茅芸香这才惊觉方才他急着拉她,是因为看见落石滚下了,要她快走。他一心护她,她还在计较他骗她……

  发觉身边的人突然屈膝弯下身,她看了眼惊呼道:“你脚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楚天阔忍着痛,硬是扯出一抹笑容。

  “不碍事你干么跌坐地上不起来?”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装潇洒。“我、我去找仙姑帮忙。”

  他用力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别去,我不想让我娘担心,何况下山之路我们已经走了一半,等下了山再找大夫帮我上药吧。我还可以走,只是需要你帮忙搀扶。”

  茅芸香心一跳。他干么用这么“委屈”的眼神看她?她又不是冷血之人,当然会帮他,而且他还是为救她才受伤的。

  她弯下身欲扶他,两人的脸贴得好近,他的气息喷拂在她面颊上,一股暧昧的氛围在他们之间流转。

  “你、你可以站起来吗?”她的脸颊不禁发烫,可为了扶他,她不能退开,只能任由他那双深邃黑眸猛对她放送浓烈的深情。

  “还不行。”

  “那我怎么帮你?”她心急如焚,恨不得自己是女超人,能背他跑下山。

  “亲我,或让我亲你。”他眸中透露着渴望,在她还未应允前,火热的唇已凑上她的。

  这一次,茅芸香没有退开,因为她的心,有着跟他一样的渴盼。

  扶着楚天阔往山下走,茅芸香的心情越来越显沉重。因为这一路走来,他告诉她自己鲜少为人知的身世秘密,连钱管家和莲儿都不知情。

  原来,小庙的仙姑真是他的母亲,在他五岁时,他父亲经商认识一位富家千金,为了迎娶富家千金,便休了他母亲,不但让富家千金当正室,还要他认对方当亲娘。他不肯,继母表面慈爱说无妨,私下却毒打他,而不管他如何哭诉,他父亲总认为儿子身上的伤是自己调皮弄伤的。

  后来他明白哭诉无效,唯有自立自强才不会被人欺负,暗中立誓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头脑聪明、学得快,继母表里不一的那招他很快便“学以致用”、以毒攻毒,最后是继母受不了,怂恿他爹买下一个亲戚的宅院,以男孩子要学习独立为借口将他送到那儿。

  当时只有钱管家陪他同住,钱管家又是在他继母嫁给父亲后才到楚家的,是以一直以为现今的老夫人是主子的亲娘。

  而莲儿之所以会上山,是因为几个月前她还在气他、恨他、不理他,那时他因此病了一场,无法上山来,怕娘亲担心他本想托人上山,偏不巧钱管家又去外地办事,于是他便托莲儿和阿生带束香上山,说是楚公子在外地忙事业,托他们送香的。

  至于莲儿后来带她上山来的事,他压根不知。

  这一席话听来,能找出的破绽不少,光是他第一句钱管家和莲儿皆不知,她就该起疑,可是她却信了他,也终于恍悟先前她酸他视钱如命、连亲人都不要时,他的神色为何会有异——那是因为她的话,戳痛了他的心。

  小时候他吵着要找娘,他爹不准;长大后,好不容易找到娘欲接回奉养,他娘却说自己没尽到照顾他的责任,罪孽满身无颜再倚靠他,若他执意要孝顺她,不如在山上帮她盖座小庙,让她后半辈子伴着菩萨,为他祈福。

  想来他也是个孝顺的人,一个外人眼中风度翩翩的美男子,竟愿意打赤脚穿破衣、扛着锄头下田翻土,事后还亲自为母亲端水洗脚……

  这些孝亲的举止若不是真有心,怎可能做的如此自然?何况他确实不知她今日要上山,她是临时想来的。

  莫非真如他所说,今日相遇,是菩萨的牵引?

  她低着头走,想着自己说的那些话刺伤了他,不知要不要开口向他道歉……

  心里想着事,她一不小心被颗石子绊到,踉跄了下。

  “小心!”他警告,搁在她肩上的手落到她腰间,一个收紧的动作令她的心也跟着提起。“究竟是你扶我,还是我扶你?”

  见他淡笑,额上却在冒汗,她知道为了不让她扶他太吃力,他一直将自己身体重心摆在未受伤的左脚。他的右脚虽已撕了一块衣摆绑上,但鲜血仍不断渗出,他肯定很痛。

  停下脚步,她问他:“要休息一下吗?”说话的同时,她掏出手帕帮他拭汗。

  “如果你累,我们就休息。”见她帮他拭汗,他两手圈住她的纤腰。他好喜欢现在这个时刻,可恨的是他的右脚越来越痛。

  “我还好,可我很担心你的脚……”她望了眼山下,“离山下不远了,还是你在这里休息,我跑下山请人来帮忙?”

  她的话刚说完,他便紧紧抱住她,“不要走,芸香,我宁愿痛死,也不想要再和你分开。”

  他的话、他的拥抱,深深打动了她的心。然而这当下,她更担心他的脚伤。

  “你说什么傻话?只要赶紧下山治疗,痛是一定会痛,但绝不会死!”知道不能再延宕,既然他也不想休息,她就继续扶他往山下走。

  “芸香,在你眼中,我是个唯利是图的人吗?”他边走边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