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没关系,这一切在她决心成为“茅老板”后,就被她抛到脑后去,她发誓会凭自己的实力将傅家的地契赎回来,绝不让虚情假意的人诡计得逞,凭她“茅芸香”的实力,一定会给它来个逆转胜!

  这日早上,茅芸香才进店里没多久,酒楼的老板便亲自登门,他手捻着嘴上的两撇小胡子,咧着大笑容打招呼,“茅老板,早啊。”

  “秦老板,真是稀客,今日什么风把你吹来?”茅芸香睨他一眼,心中有谱,自传家制香坊重新开业以来,酒楼的秦老板从未上门光顾过,今日起了大早特地登门,肯定是为了傅东洋的帐款前来。

  话说先前傅家二夫人见夺不回傅家祖产,只好独自回去投靠老情人;而心虚怕鬼的傅东洋,自那晚由傅家狼狈逃离后,身无分文又无处可去,自然就窝到酒楼。

  他手中握有休书,以及迟早是傅家制香坊和祖宅唯一继承人的事,在整个九阳城内传得沸沸扬扬,秦老板就是知道才会让他在酒楼窝了一个月,包吃包住,现在这笔帐自然是来向她讨。

  “茅老板,我知道你忙,我也不耽搁你的时间了,我们就开门见山直说。”秦老板掏出一张有着傅东洋亲笔签名的账单给她看,“这帐款,你说该怎么处理?”

  茅芸香斜睨了账单一眼,“秦老板,我看你一副文质彬彬、饱读诗书的样子,肯定是识字的?”说了反话恭维,她自己都想笑。

  “那、那是。”秦老板挺直身,两手交握背后,想装斯文,可惜气质差太多。

  “这上头是谁的签名?”她近看一眼,明知故问。

  “是傅二少的签名。”

  “既然是傅二少签的名,那你应当找他要钱,怎会找我?”

  “这……话不能这么说,傅二少是傅家的继承人,这制香坊是傅家的,傅二少欠的帐自然该找傅家制香坊要。”

  “秦老板,傅二少日后会不会继承制香坊我是不知道,只是目前为止,他仍和傅家制香坊无关。”

  “唷,茅老板,你这话的意思是帐款你不处理?”秦老板一副不拿到钱不善罢甘休的样子。

  一旁的何掌柜见状严阵以待,茅芸香依旧从容不迫,扬眉淡问:“真要我处理?”

  “要不我来找你做啥?”

  “何掌柜,麻烦你把抽屉里那个写着傅东洋名字的纸袋拿给我。”她回头向何掌柜说。

  何掌柜有印象,大约半个月前,柜台抽屉就多了这么一个纸袋,但老板没特地交代,他自然没问也不敢乱动。

  “茅老板,给。”他欲将那纸袋递给老板。

  茅芸香睨了纸袋一眼,下巴朝等着收钱的秦老板努去。“把它交给秦老板。”

  “是。”

  一拿到纸袋,秦老板以为是茅芸香早准备好要给傅东洋的银票,高兴地打开一看,却赫然发现里头的东西不是银票竟是纸钱,吓得他立刻丢了纸袋,踉跄后退几步。

  “你!这、这是什么……”

  “这是傅东洋死后,我准备烧给他的。既然他要‘预支’,我只好把它给你。”她神色自若,正经八百的说道。

  “你!好你个茅芸香,你就是不付欠款就对了?”

  “谁欠的帐找谁收,我傅家制香坊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实实在在的辛苦钱,只会吃喝玩乐的败家子,休想从我这儿拿走一毛钱!”她斩钉截铁地说。

  “好,今几个你要是不把帐款清了,我就让人打断博东洋的一条腿。”秦老板撂下狠话。

  “秦老板,这样好吗?你非得做这么绝……”茅芸香微蹙眉。

  “怕的话就乖乖付钱。”

  “我还真怕……怕你就算打断他两条腿他还是死不了,祸害遗千年呀!”

  她的话让秦老板始料末及,愣愣看了她半晌,一时也没有其他法子逼她吐钱。

  “秦老板,你不是要打断傅东洋的腿?那就快去吧,去晚了,说不定他已经跑得不见人影。”她面无表情又道:“秦老板,慢走,不送了。”

  “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么罢休的。”收不到款项,秦老板悻悻然地拂袖离去。

  一早秦老板离开后,何掌柜提醒茅芸香,说这人不是好打发之人,肯定会再来,果不其然午时未过,秦老板就率了两三名壮汉再度前来,一副不给钱就准备砸店的狠样。

  “秦老板,原来你这么不明理,亏我还说你文质彬彬、饱读诗书呢!”

  茅芸香这话一出,原本跟在秦老板身后的三名凶狠壮汉,皆忍不住掩嘴窃笑。

  “如果今天你酒楼随便一个人来我店里买几千斤的奇楠香,签了帐让我去向你取款,你付是不付?又或者,我每天向你的洒楼订一桌菜宴请工人,签帐让你去向傅东洋请款,你觉得这样行得通吗?”

  “少废话!总之这帐你付是不付?”秦老板气得咬牙切齿道。

  还真给这婆娘料中,他一回酒楼,傅东洋早溜得不见人影,这下说什么他都要向她索讨这笔款项了。

  “上午那纸袋你没拿走,要的话,就在桌上自己取。”

  “别耍我!”秦老板气呼呼地向左右下令。“给我砸!”

  “慢着!”茅芸香大声喝斥,“想砸店?那得看我傅家制香坊的工人准不准!”

  语落,她朝站在内侧门边的何掌柜使了个眼色,何掌柜一打开平日隔绝店里和工作坊的木门,几名手握木棒的工人马上带头冲了进来,而后头还有一整列的工人,全部人手一棒的等着支援。

  三名壮汉见他们人多势众,未动手已识相的退了一步,让秦老板更加气恼。

  “还不快砸?你们这三个饭桶真是气死我了……”说着,他夺过离自己最近那名壮汉手中的木棒,冷不防朝茅芸香挥去,想叫她求饶乖乖付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