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原来,是因地契早在他手中,所以他才慷慨大方商借资金给她重振傅家制香坊,不是因为对她有情有义……

  这一瞬间,她心中怀着的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他有一点点爱她的这个幻梦已破灭。什么情、什么爱都是假,他要的只有成功收购傅家祖产,以满足他在事业从未失手过的虚荣心。

  如今,他做到了不是吗?

  冷风吹过,她的心彻底寒了,再也无力挥他巴掌,甚至连瞪他一眼都乏力。

  她一语不发地经过他身边,偌大宅院中,似乎奏起了悲怆交响曲……

  对楚天阔的假情假爱感到心寒,温碧萝痛定思痛后,决定抛掉“家人控”的自己,做真正的茅芸香,和茅芸香一起脱胎换骨。

  从今以后,她便是茅芸香,为傅家、为婆婆而活的茅芸香。

  整整一个月,她把精力全投在傅家制香坊,积极开发新产品、想新的销售点子,让被傅东洋闹过后、业绩略降的制香坊生意再度活络起来。

  现在的她不是傅家人,不是傅太少奶奶,而是茅老板,她是傅家制香坊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即便傅东洋手中握有休书她也没在怕。

  要休书是吧?反正她手中也有一张——

  那晚在傅家祖宅,她和楚天阔最后一次见面,整整一个月,他都未出现,倒是半个月前莲儿和阿生私下来找她,给了她一袋东西。阿生说那是傅老夫人生前有一回要他陪她去楚府,在回程途中交给他的,说待她死后,若傅大少奶奶生活困苦就立即交给她,倘若生活无虞,则半年后再给。

  她眉一蹙,可是婆婆去世至今尚未半年,她也没有生活困苦啊?

  不一会,莲儿才嗫嚅说是她家公子交代他们拿来给她的,但在这之后,莲儿没再说其他有关楚天阔的事,倒是提了另一件事——

  原来不久前傅东洋到市集故意找她麻烦,偏巧那天阿生又刚好经过,便和市集几名小贩合力将他揍成猪头。他不敢招惹那些小贩,只好把气全出到阿生身上,三天两头到药铺去闹,闹得病人都不敢上门抓药,西药铺的大大迫于无奈,给了阿生一笔钱,请阿生另谋高就。

  除了交还婆婆要给的东西,莲儿也拜托茅芸香让阿生在制香坊工作,她随即一口应允,阿生做事这么认真,制香坊又缺人手,他愿意来,她求之不得。

  看她一点头,莲儿似乎颇惊讶,连声道谢。

  她想莲儿或许多少知道她和楚天阔的事,却不了解她这个人是讲理的,楚天阔是楚天阔,莲儿虽是他的心腹丫鬟,却没做对不起她的事,何况她现在已嫁给阿生,不再是楚府的人,她自然不会计较。

  阿生来到制香坊半个月后,就获得崔师傅的赞赏,说他认真细心、工作勤快,只要有心肯学,日后一定会是出色的制香师傅,她知道了也很开心。

  先前傅东洋拿休书到店里来闹的事,几乎闹得人尽皆知,事后崔师傅告诉她,他人微言轻帮不了她什么,但一定会和她同进退,若傅家制香坊易主,他绝不多留一天。

  有了这些得力助手帮她,她还有什么可求?

  事业上很顺利,但夜深人静时,看着婆婆留给她的这些,她就忍不住想起之前的点点滴滴。

  婆婆真的是用心良苦,怕她抵挡不了傅东洋的蛮横,便先一步将制香坊和祖宅地契抵押给楚天阔,和他私下签了合约,要他助她让制香坊重新运作,而若她不想,就把制香坊卖给他,卖来的钱和祖宅地契再归还给她。

  婆婆未将另一纸合约交给她,反倒交给阿生,许是担心合约和休书放在家里,万一被傅东洋搜到后果不堪设想,不如交给阿生这个值得信任的人更放心。

  而婆婆给她另一封休书的目的,全写在信里。

  原来婆婆早发现楚天阔夜里砍梅枝放在傅家门口的事,一个男人暗地里帮女人做这些事,除了心疼肯定还有爱慕,所以婆婆才想成全他们。

  婆婆一直知道她和楚天阔之间互有爱意,只是没说破,最后也为她设想,写了一封休书给她,让她得以恢复自由身,好光明正大和楚天阔共结连理……

  心疼?爱慕?茅芸香心一痛。当初她也是这么想的,即便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甜蜜又酸楚,可是以前他那些令她倍感浪漫的举动,现今却有如细针,一针一针地扎在她心头。

  她倏地合上眼甩甩头,甩掉这些虚情假意的画面,也许心就不会那么痛了。

  后来她也才想到,那天楚天阔宴请她吃中饭,莲儿急匆匆闯入,许是发现那封休书后惊讶不已,才特地跑来告诉他,而翌日起他见到她总是一脸笑盈盈,那喜悦的心情大概是高兴她终于从傅大少奶奶变成茅芸香,成了自由身……

  不,茅芸香,你既已抛弃“温碧萝”的身份,为何还犯傻?当初他让人通知傅东洋回来、提点对方取得体书,最终目的不就是要收购傅家祖产?

  不管是傅东洋还是阿生手中的休书,只要她不再是傅大少奶奶,婆婆托他收管的双地契他就可“运用自如”,傅家祖产等同已落入他手中,这样他岂能不乐,岂能不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