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好啊,你这个贱寡妇,都被赶出傅家了嘴巴还这么利,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傅东洋欲动手打她,突然一阵怪风吹来,地上落叶被刮起,一堆枯叶瞬间全扑到他脸上。

  他慌忙拨开脸上的枯叶,疑神疑鬼的看看四周,忽地一根细树枝又莫名朝他腾空飞来,以为傅家祖先显灵教训,他吓得抱头鼠窜,跌跌撞撞、惊慌哀喊地跑走。

  见状,温碧萝满心纳闷,正猜该不会是傅家祖先真的显灵时,就看见门旁大树后走出一个高大的白衣男子。

  是楚天阔!原来方才那些装神弄鬼之事是他搞出来的。

  然而,她可一点都不感激,因为他比傅东洋还可恶!

  收回目光,她把他当空气,对他视若无睹地走入傅家大门,在他跟上前用力将门关上。

  “芸香!”怕吵醒左邻右舍,楚天阔低喊。

  等了一会门未开,心想正在气头上的她绝不会帮他开门,但有些话他又必须向她解释清楚,所以便施展轻功纵身一跃,进入傅家祖宅内。

  “芸香,你听我说……”

  楚天阔在傅家前院通往大厅的路上,挡住冷着一张脸的温碧萝,见她欲走,他拉住她,她却反手一挥,他脸上立即多了一个热烫巴掌印。

  “你还想说什么?你提点傅东洋让他取休书,结果休书他拿到了,我婆婆也给他逼死了……”她气极地瞪他,悲愤填膺的指控。“你这个害死我婆婆的凶手,还有脸进来傅家?”

  他一动也不动地凝视她,心中的感受比脸上还痛,她的指控像把利刃狠狠刺进他胸口,无奈的是,他无法反驳。

  “我错了,当初派人去通知傅东洋回来,的确是我走错的一步棋,但我最终的目的不是收购傅家祖产……”黑眸流露出真挚深情,他低沉嗓音逸出肺腑真言,“我特意提点他,的确是想让他写封休书,但他逼傅老夫人这点,在我意料之外。我不在意傅家祖产,我在意的是你,因为只要你不再是傅大少奶奶,才可以光明正大和我在一起——”

  又一记响亮巴掌挥上,这一掌温碧萝打得又重又狠,除了气他,她还警惕自己不能再回头、不能再陷在他的假情假意中。

  “楚天阔,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

  望向他,她的心揪痛着,不解他此刻的表情为何看来无比痛苦,仿佛一片真心真意遭她排拒,想爱不能爱……都这个时候了,他还端着爱她入骨的假象欺瞒她,可恨的是,她的心仍在意着这一点点的爱。哪怕只有一点点,她都希冀他曾爱过她。

  思及此,她咬着下唇,暗地骂自己——

  温碧萝,你就是这么没骨气,才会一而再地被男人骗!第一次被骗,平安曲未唱完就枉死,第二次,真相都已被揭穿,你不狠心划清界线还指望什么?还有几条命可以再枉丢?

  深吸一大口气,她冷淡一笑道:“楚天阔,你不需要再和我假情假意了,你要的东西我全没有,傅家制香坊和祖宅的地契,根本就不在我身上。”

  “我知道。”

  “你知道?”怒颜闪过一丝惊讶,她不记得自己有向他提过地契不见的事。

  “我一直都知道。”他低哑道:“傅家的双地契,傅老夫人在世时,早已将它们交给我。”今日他来,就是要告诉她这件事。

  她骇然地看着他,目瞪口呆,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你说什么?”

  于是,楚天阔把傅老夫人找上他,请他保管双地契和签下合约一事全都说出来,温碧萝讶异之余,也不敢相信婆婆会如此相信他。

  脑袋嗡嗡作响,此时她无法思考婆婆为何会如此做,唯一恍悟的是,她一直揣在心上不敢说的“秘密”,原来压根不是秘密……不,它的确是“秘密”,可却不是她的,而是他的。

  她翻遍整个傅家找不到的地契其实一直在他手上,而他自始至终都未曾告知她这事情,她一直因地契不见未告诉他而耿耿于怀,未料真正的欺骗者,是他不是她!

  这更加证明了她蠢到底、笨到底,被骗了还傻傻地心怀愧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