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楚天阔心一震,没料到老管家做事也有糊涂时,竟找个口风不紧之人。

  “你这么做,无非是要我将祖产卖给你,别人尊你是大善人、活菩萨、活神仙……哼,在我傅东洋面前,你少给我来这套!”生意做不成,傅东洋也不再忍气吞声,“我说你也真奇怪,直接向我买傅家祖宅和制香坊不就落得清闲多,何必砸一大笔钱再拐个弯,等着制香坊倒闭接收两间烂摊子……唷,敢情你是看上了茅芸香那小寡妇?当心呀!碰了她,你会被克——”

  “傅东洋,你给我住嘴!”楚天阔俊脸铁青,单手用力掐住他咽喉。

  傅东洋奋力再度扳开他的手,边揉发疼的喉咙边咳,“怎么,向来温文儒雅的楚大善人竟然动怒了,难不成私下真的勾搭上茅芸香那个小寡妇,两人有一腿……”

  “啪!”话未完,一记响亮的巴掌声在书房内引爆。

  傅东洋痛得抚颊,看清打他巴掌的人后,他恶声怒骂道:“茅芸香,你竟敢打我?”他作势回敬,却马上被楚天阔一脚踹开,眼看这儿不是自己的地盘,又处下风也不宜久留,他只得不甘的说:“楚天阔、茅芸香,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等着!”

  抚着发烫的脸颊,揉着被踹疼的腿,他悻悻然离去。

  傅东洋走后,温碧萝立即怒眼瞪向楚天阔,气得浑身发抖,“楚天阔,方才傅东洋所说的,全是真的?”她不敢相信他做了那些事。

  楚天阔直视着她,不想隐瞒,点头承认,“是真的。”

  “你……”她咬牙切齿问:“我婆婆昏迷时,你真的有派人去通知他?真的想向他买傅家祖宅,还亲自提点他?”

  “我不否认有这些事,但我希望你能听我解释……”

  手中拎的汤锅掉落,洒了满地,又一记巴掌声响起。“啪!”

  她的心寒了,这巴掌打红他的脸,也打碎她的心,她痛彻心扉地怒咆:“楚天阔,我今天总算看清你的真面目了!”

  她挺直背脊傲然转身离开,可是泪水却禁不住地由眼眶中流下。

  深吸一大口气,就算泪流也绝不让他看见,她不要让他在背后笑她傻、笑她笨,笑她……被他骗了卖了都不知。

  自楚府离开后,温碧萝擦干眼泪,回到店里和平常一样招呼客人,借着忙碌工作麻痹愤怒的心情。

  脑袋空转一整天,她身心俱疲,关了店只想回家大睡一觉,什么都不再想,无奈每走一步,她的心就沉一分。

  难道她温碧萝永远难逃被男人欺骗的命运?不管前世今生、现代古代,她始终都是被人耍弄的笨女一枚。她以为自己来到古代已算是聪慧过人的女子,未料还是着了男人的道。

  楚天阔百般对她好,不过就是想夺傅家祖产,这点动机她明明一开始就了解,却仍傻傻地付出情爱,深陷他的柔情计谋中,将他的狼心当真爱,以为他的爱是无私的。

  原来,没有一个男人的爱是无私的。

  之前何东扬娶她是将她视为摇钱树,需要钱时找她,拿了钱就好几天联络不到人,而现在,楚天阔爱她,也是因为她握有傅家祖产……

  她露出心酸的苦笑,在明白被骗情骗爱骗财后,她该骄傲自己在男人眼中还有那么一丁点可利用的价值吗?

  再次深吸一大口气,她用力甩掉存在脑里的楚天阔身影,她不要想他,她只想睡觉。

  回到傅家后,她伸手推门,怎知门却推不开,难不成是她太累,累得连推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再用力推一回,门板仍文风不动,这回她确定门是从里头被锁上。

  眉头一蹙,她用力拍门大喊,“开门!”会做这种事的没别人,肯定是傅东洋。

  果不其然,不一会门开了,出来的人如她所料,就是傅东洋。

  “茅芸香,三更半夜你在我家门外大呼小叫,是要我报官抓你吗?”傅东洋挡在门前,不让她进去。

  “你家?”

  “可不是,你茅芸香已经被傅家休了,这傅家祖宅当然要由我这个傅家唯一的子孙继承。”

  她怒瞪他一眼,作势欲进入,他急忙伸开手臂挡住她的去路。

  “这房子我要定了,你休想再踏入一步。”

  “你紧张什么?我说了不让你住吗_?”她表情极为冷静,“你住下也好,昨晚我娘托梦给我,说她一直找不到你,很想跟你说说话,问看看自她死后你有没有吃饱睡好,我正愁你不会想来住呢。早点去睡吧,我娘等着你。”

  “你、你这个被休的小寡妇,少……少拿大娘来吓我,我才不怕!”

  “那很好,但愿你今晚睡得安稳。”她再度想进入,傅东洋又硬是挡下她。

  “你是耳聋了吗?我不是说了,不许你再踏进这祖宅一步。”

  “我总得收拾我房里的东西吧。”休书一亮,她深知自己已无权与他争,看来只好暂时去住制香坊。

  “你的东西?那几件破衣服要它做啥?楚天阔有的是钱,你还愁他买不起新衣服给你?”他斜睨着她问:“还有,他不是给了你三十万两白银,你把钱藏去哪了?别跟我说全拿去花在制香坊上,我才不信这鬼话。”

  “原来你霸占祖宅,是想找那三十万两白银?”

  “你是拿傅家地契去借的,那笔钱应该归我才对。”他说得理直气壮。

  “我会给你的。”

  “真的?”他狐疑地看她,心想她大概知道自己斗不过他,只好将钱乖乖奉上。他伸出手,“把钱拿来。”

  “等你死后,看在你是傅家子孙的分上,我会烧一张纸钱给你。就一张,没法再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