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这么听来,似乎是我这个前主子教导无方,直到遇到你这位良师,她才得以在市集占一席之地?”

  “好说好说,客气客气。”她拱手回敬,玩笑之余忽又颦眉道:“可不知是我太过敏感还是怎么着,总觉得莲儿最近见到我,对我颇为客气,还有……像是有话想跟我说?嗯,那种感觉是什么……对了,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

  楚天阔心一突,脸上表情仍是气定神闲。这个茅芸香果然令人刮目相看,直觉准确到让他佩服。

  “你是她的良师,她见到你当然得客气三分,若她真有话想对你说,也可能是想和你道谢,你知道的,她是大牌丫鬟,这话说不太出口。”他故意漫不经心道:“说到底,是我这个前主子没教好她,在此替我府上的前丫鬟向你道谢喽。”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她忍不住轻笑。他这么说好像也没错,也许莲儿是想和她道谢,只是至今仍无法放低姿态。

  说笑之余,楚天阔眼角余光瞥见店里仿佛有阵骚动,见到一个不该出现的人,他震惊地站起身。

  “怎么了?”温碧萝正纳闷他的反应时,何掌柜已推门进入,外头闹烘烘的声响也随之传进来。

  “大少奶奶……傅、傅二少找你。”何掌柜支吾的说。

  隔着玻璃窗往外望,她看见了傅东洋叫嚣的模样,心头一沉,和楚天阔面面相觑,“他、他不是应该在牢里吗?”

  “出去看看。”楚天阔也眉头紧皱,和她一前一后步出VIP室。

  跟在他身后,温碧萝的心惶惶不安,两道细致的柳眉蹙起,心中飘来一团愁云……

  “傅二少,好久不见,但你人好像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见到他,楚天阔即使心中有气,仍维持一贯的温文儒雅。

  这个傅东洋害死傅老夫人,又想欺负莲儿,好不容易逮着他,县太爷亦曾亲口应允会从重量刑,怎么这么快就将他放出来?

  相较于楚天阔的风度,温碧萝可是不吐不快,大刺刺的直言。

  “傅东洋,你不是应该在牢里悔过,怎么逃出来了?”见到这败家子,她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想到是他害死婆婆,她就满腔怒火,连称呼他一声“二叔”都不愿。

  原本站在傅东洋身后的一名妇人,听到她直呼姓名,随即气呼呼地站到前头指着她骂:“你这扫帚星真是没教养,竟然直呼自己小叔的名字,你婆婆是这样教你的吗?”

  温碧萝见到她,心头一惊,这个妇人不就是她之前那个只认钱不认媳妇的“前婆婆”吗?

  现在是怎样?“整组”搬过来就是了?何东扬变傅东洋,而贪钱婆婆不用猜,肯定就是傅家的二姨娘,傅东洋的亲娘了。

  原来她和他们母子俩的前世早就有这般牵扯纠葛。

  也好,来一个她踹一个,来两个她踢一双,管他前世还今生,所有的帐她全在这一世算个清楚。

  “我婆婆教我的可多了,前晚她还在梦里教我写书法呢。”说这话时,她一双眼又严厉地瞪向傅东洋。

  傅东洋先是心虚的别开眼,而后恼羞成怒,恶声恶气的拍桌道:“茅芸香,这傅家制香坊是我们傅家的,现在我回来了,你把它交还给我,从今以后制香坊就由我来管理。”

  “你管理?这可不行。我没记错的话,傅家制香坊从前就是在你手中倒闭的,要是把它再交给你,恐怕不出两日,这制香坊现有的二、三十名工人生计都会无着落。”

  此话一出,围观的工人们议论纷纷,皆不赞成换人当家,尤其是有倒店前科的傅东洋更不行。

  “你这死丫头,嘴巴什么时候变这么利?”傅家二姨娘何玉满气结不已,和以前一样见到茅芸香就把她当出气包,出手欲打她,可惜没能得逞,巴掌没挥成,反而被倒推一把,跌坐在地。

  “娘,你受伤没?”傅东洋焦急的扶起她。

  “这死丫头……造反了她!哎唷,我的骨头快散了……”何玉满故意大声哀嚎着,想博取同情。

  扶娘站稳后,傅东洋回头怒骂肇事者,“茅芸香,你竟敢推我娘,还害她受伤,看我不报官抓你才怪!”

  “我婆婆死的那晚,你不也是这样推她?”温碧萝反呛他,“你娘有没有受伤我不知,我只知道你推倒我婆婆、害她跌倒在地后,没多久她就死了。想报官?行!顺便帮我报上这一笔。”

  “那晚是大娘自己跌倒的,与我无关。”傅东洋脱口为自己辩解,却听见四周一片哗然,他忽觉不对劲,暗恼自己中了茅芸香的计。

  “你终于承认了,我婆婆死的那晚,你人就在她房里。”

  “我……当晚你也在大娘房里,我说大娘肯定是被你这个扫帚星给克死的!”

  “我要真能克人,头一个肯定会克害我婆婆的凶手。”她锐利的目光锁定他,冷冷道。

  傅东洋被她惹烦了,不耐地大吼:“我今天是要来跟你谈傅家制香坊的事,你别给我扯到其他事上头。”

  温碧萝闻言心一紧。若她没猜错,那晚他大概是逼婆婆写了地契让渡书,好能合理接手制香坊和祖宅。说不定双地契也早被他偷走,这会他若拿出东西来,她该如何应对?

  她眼神黯下,微微朝楚天阔轻瞥一记,向他求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