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楚天阔原本的顾虑也是如此吧,是以先前她问他如何请得动崔师傅下山时,他本来还不肯说呢。

  其实他们俩也有些像崔师傅和婆婆的翻版,因为他和崔师傅一样,都倾全力帮助自己心爱的女人,而且默默守护着对方。

  “崔师傅或许是一等一的制香师傅,但他不适合掌管店面,他太寡言了。”

  “这点你们两个就大大不同。”她直觉脱口而出,见他一脸茫然,她硬着头皮再道:“我是说,崔师傅若有你一半的口才,我一定极力推荐他当傅家制香坊的管理者。”

  “只是这样?”

  “当然。”红着脸,她硬是点头,“那你呢?你有没有想到比较适合的人选?”

  夹了一块肉送入她碗里,他摇头,“你太优秀了,我一时还想不到此你更适合的人选。”这话不是恭维,她那些奇怪的贩售招式,什么“来店礼、满额礼”,还弄个“VIP大户排行榜”,短时间内还真无人能出其右。

  “好吧,反正这事也急不得,要选一个专业经营者,对方不但要有经营能力,品性也一定要好。”

  “照你所说,似乎只有我能符合这个资格。”他挑眉笑道。

  她但笑不语,只当他是在开玩笑。这事说急不急,拖太久却也是件麻烦事,若不是顾及“社会观感”,她也不用这么赞思量。

  日后她若嫁了他,就是楚家人,可她已成为楚家人还紧握傅家招牌,那就着实说不过去,加上若一日没找到傅家制香坊的接手人,她“傅大少奶奶”的头衔便一日无法卸下,未除傅家媳妇之名,她又如何能嫁他?

  “天阔,有件事……”她放下碗筷,表情凝重,欲言又止。

  关于傅家制香坊,她想得多、想得远,可唯独傅家祖宅地契不见一事,她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他无条件借她资金重振制香坊,有无地契对借钱一事倒是没影响,但地契一天找不回来,她的心就老揪着,惶惶不安无法平静。

  她认为地契已在傅东洋手中,现在他虽然人在牢里,不过万一哪天被放了出来,仗着地契在手想霸占傅家制香坊,那她该怎么办?

  “你我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对她说这话的同时,他眼神闪烁了下。

  傅家双地契在他手中一事,他一直找不到适当机会开口告诉她,这几天他想了想,索性决定不说,等她点头愿意嫁他时,他再将双地契奉还,给她一个意外惊喜。

  “我……”温碧萝期期艾艾,一开始没说,现在要开口真的好难。“其实……那个……”

  就在她想说却迟迟开不了口之际,偏厅外传来一阵急喊声——

  “公子!公子……”

  “好像是莲儿的声音?”她看向他。

  他微蹙眉,“是莲儿的声音没错。”

  “公子——”见他人在偏厅里,莲儿冲了进来。

  “莲儿,你怎么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他眉头紧皱的问。

  “公子。我有……有紧急的事要跟你说。”莲儿手中拿着一封信,稍喘口气后才赫然发现茅芸香也在场,她明显一惊,硬撑出来的笑容很僵硬,“傅、傅大少奶奶,你、你也在?”

  “噢,我……我正要走。”温碧萝浅笑道。方才莲儿见到她在,神色有异,想必要和楚天阔商谈的事不宜有外人在,她还是回避一下的好,“店里还忙着呢。”

  “我送你。”楚天阔瞪了莲儿一眼,怪她莽撞,大步跨向心上人。

  “不,不用,我请仆人领我到门口就可以。”温碧萝说。莲儿跑得这么急,肯定有十万火急的事要同他说,不想耽搁他们这对昔日主仆商量事情,她急忙离开。

  “呃?傅、博大少奶奶……”

  “莲儿,你似乎忘了自己已嫁人,不是小姑娘了,还跑得这般莽撞?幸好你嫁的人是阿生,他人好,不会怪我这个主子没教好你。”他似笑非笑,话中带着责怪之意。

  “公子,我不知你正在宴请傅大少奶奶……”莲儿颦眉,有些委屈。她是从家里一路跑过来的,进到楚府后也是一路冲,哪会知道傅大少奶奶也在偏厅内。

  “说吧,什么事?”楚天阔无奈地摇摇头,目光挪至她手中的信。

  “噢,对……公子,你快看这个……”莲儿赶紧把手中的信交给他。

  一打开信,他的神情明显吃了一惊,两道浓眉拧起,神色凝重且疑惑不已……

  “崔师傅,辛苦你了。休息一会,喝口茶、吃个饼吧。”温碧萝把一大包的梅枝饼放在茶几上,转头又唤着一班工人,“你们大家也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吃个梅枝饼。”

  “谢谢大少奶奶,你人真好,还请我们吃饼。”能遇上好雇主,工人们乐呵呵。

  “大少奶奶,你也很辛苦,一起来吃饼。”见傅家有这个贤慧的媳妇,崔师傅很替傅老夫人感到高兴。

  “我刚才在市集吃过了,你们大家吃,我到前头去看一下。”温碧萝微笑道。

  这阵子她想起婆婆在世前,点香时常不自禁流泪,原本她一直以为婆婆是为了傅家制香坊倒闭而难过,可在知道崔师傅和婆婆曾有过一段情,当年制香坊又是崔师傅大力相助才得以创立后,她也不免猜测婆婆流泪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想念崔师傅……

  她甩甩头,连忙抛开这臆测,婆婆已不在了,往事就让它随风去吧。

  “这梅枝饼真是好吃。”工人们边吃边乐喊。

  正开门要进入前方店里的温碧萝,闻言回头一笑,“好吃就多吃点。”

  她前脚刚踏入,何掌柜便来报:“大少奶奶,楚公子来了,他在VIP室内。”

  听到他来,她眼睛一亮,心头顿时浮现甜蜜,“好,我去招呼他。”

  她进入VIP室,楚天阔一见到她,双眸笑意深浓,好心情藏不住。

  “楚公子遇上什么好事了?心情很不错呢。”她和他相视对笑,亲自为他点上奇楠水沉盘香,这可是超级VIP才能享受的待遇。

  “见到你,心情自然好。”

  她斜睐他一眼,心上狐疑。他俩每回见面他都有笑容,可这十多天来他每次见到她,笑容却大得几乎要破表……仔细想想,似乎是从她去他家吃中餐、莲儿急闯入那天后开始的。

  想到莲儿,她忽地又想到要和他提起先前自己去市集看到的事。

  “方才我去市集一趟,发现莲儿卖梅技饼生意不好的原因了。”

  前几天他和她提及莲儿到市集卖梅枝饼生意清淡,一度考虑不卖了,她颇为讶异,因为莲儿的手艺比她好,做的梅枝饼也不比她差,因此今天她特地抽空去市集,远远地观察一会,终于发现问题所在。

  “是何原因?”他瞅定她,眼中的笑意不减。

  莲儿虽只是丫鬟,但她卖梅枝饼,他也是比照先前资助茅芸香的方式力挺她,给了莲儿一笔资金,刚开始卖的前几天也一样让钱管家去光顾,怎知生意却未如众人预料中那般好。

  他在想,自己或许高估了自家丫鬟的能力,同时也再度对茅芸香更折服,当初人人都畏惧接近她时,她竟还能将梅枝饼的生意做起来,可见有多不容易,如今她又让傅家制香坊起死回生,更是了不得。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莲儿放不下身段。”她定睛望他,续道:“做生意首要条件是卖的东西要货真价实,再来就是卖东西的人亲和力要够。莲儿的手艺没话说,但亲和力有待改进,她不能还只是楚家的大牌丫鬟,高兴就卖,看人不顺眼就不卖,这样没人愿意光顾的。”

  楚天阔认同的点头,他并未到市集去看过,但莲儿的脾气可想而知。“看来这丫头是被楚家宠坏了。”

  她睨着他,凉凉嘲讽道:“你也知道?”

  两人相视一笑后,她得意地扬高下颚再说:“不过你放心,有我这个老师亲自到场教导,她的身段稍微放软些了,过一段时日,相信她就会成为市集里顶尖的销售高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