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当然只有你。”他舍不得放开她,但她轻推他的胸膛,又睨他一眼,他只得乖乖松开手。

  “这是上等的奇楠卧香。”将“伴手礼”递给他后,她困惑地问:“你找我要商量什么事?”

  “我只是想你。”想再拥她入怀的意图被看穿,他被赏了一记白眼,无奈一笑。对着厅外伫立在小桥那端的仆人点头示意后,他旋即拉着她的手偕她入座,“想请你吃顿饭。”

  “吃饭?我在店里随便都有得吃,何需这么大费周章?”光是走路来此,她就费了一段时间,“我还得招呼客人呢。况且我不在,何掌柜他们怎么走得开去吃饭?”

  他装出一脸备受委屈的模样,“没有你陪,我食不知味。”想要她陪不是假话,但想让她好好吃顿饭更是真。

  从傅家制香坊重新开业以来,他这个债主兼大户偶尔会特意挑中午时段上门光顾,却每每都见她一人独守,让其他伙计先去吃饭,看得他好心疼。

  因此今日,他是特地约她来吃饭的。

  明知他是装的,她心头却真涌起愧疚,重新开业以来,她天天忙着制香坊的事,就连莲儿和阿生的婚事也无法抽空帮忙,和他能独处的机会更只剩下店里打烊后、她在VIP室看帐打盹的一小段时间。

  而每回见到她疲惫的样子,他总是心疼的说想让她多休息,于是两人常聊不到几句话他就走了。

  她把他当亲密的家人,却忙得没时间好好陪他,心头自然充满歉意。

  既然今日来了,她就暂且搁下店里的事,好好陪他吃顿饭吧。

  “对了,方才钱管家领我前来,我看到东边庭院好多工人忙进忙出,是在做什么大工程?”暂时抛下傅家制香坊,她和他聊起楚家的事。

  仆人正好上菜,他笑而不答,只顾帮她夹菜。

  见他未有开金口的打算,她提醒他,“你还没回答我。”

  笑意布满俊脸,他又再次帮她夹菜,然后凝视着她,不着边际的回答:“没什么,只是一般的维修工程罢了。”

  “有钱人。”她不悦地嘀咕。

  他神采奕奕的笑了,有她陪他吃饭,他整个心情都好起来,不在意她损他几句。

  “对了,天阔,我上次跟你提的‘专业经营者’,你有没有觉得谁是适合的人选?”即使决定暂抛制香坊的事,她还是忍不住又丢出这问题,她与他独处机会不多,自然要抓紧时间讨论,而且早点决定人选她也好早放手,他俩才有更多时间相处。

  “你呢?有觉得谁适合吗?”楚天阔反问。她提出的这个想法他很认同,只是要把傅家制香坊交给他人经营,多少还是有风险,人都难免会有私心和贪念,一旦让外人掌权,难保制香坊不会被私吞。

  她摇头,“我现在能想到的人,只有崔师傅,但崔师傅他只管工作坊,不管店里买卖的事,何况他年事已高……”想到这里,她轻叹了声,“崔师傅愿意回来帮忙重振傅家制香坊,想必是内心还对婆婆……有一份情。”

  上回楚天阔告诉她,崔师傅原是婆婆娘家的长工,两人互有爱意,可惜身份相差悬殊,后来婆婆娘家做主让她嫁给家境普通的秀才公公,哪知公公没太大志气更无长才,婆婆的父亲担心女儿在婆家会饿死,便劝女婿去学一技之长。

  可惜公公自恃自己是秀才,不愿做粗活,直到家中经济每况愈下才警醒,在与岳父大人商量后,请了崔师傅来教制香。

  崔师傅的父亲本身就是制香师傅,因此他打小就和父亲学得一身制香本领,只因爱慕婆婆才会选择到婆婆娘家当长工,无奈最后仍无缘娶得佳人。

  抱着想让婆婆过好日子的祝福心情,崔师傅用心助公公创业,公公原是感谢他的,可在知道崔师傅爱慕过婆婆后,便气得将他逐出傅家。

  崔师傅原本大可自立门户另开制香坊,但他不想与傅家争夺生意,便跑去当木工学徒。本以为只要他不在傅家、不与傅家抢生意,公婆两人的感情就会和好如初,偏偏事与愿违。

  经此事后,公公心中的疙瘩未减反而与日俱增,崔师傅离开傅家没多久,公公就和在酒楼卖笑的二娘搭上,一年后纳房为妾。

  而崔师傅更为了不想再造成婆婆的困扰,搬到山上独居,一直到现在。

  她猜,崔师傅肯定是为了圆婆婆的遗愿才会回来助她一臂之力,只是这事有关婆婆的名誉,即使已知情她仍装不知,为的就是不想让崔师傅觉得不自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