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温碧萝在高职念的是商业经营科,对于产品行销的概念与经营手段并不陌生,因此在她的规划下,傅家制香坊打着绝对品质优良的口号,以及开幕前半个月全部商品打九折,外加来店礼、满额礼,还有开幕一个月内购物满一千两者马上成为VIP,日后不管买任何商品皆享有八折优待的噱头,这些在古代从未有过的奇特行销方式果然引起大家的好奇,为傅家制香坊创下销售佳绩。

  “这眯挨匹是啥东西?”开幕半个多月,每天还是有人询问“VIP”一事。

  “大婶,我们傅大少奶奶在采购制香原料时曾和洋人打过交道,这VIP是洋人的话,意思是说重要的人物,是重量级贵宾,也就是特大户。”店里的何掌柜依温碧萝的交代,这么和客人解释着。

  店里热闹滚滚,温碧萝不嫌累,生意越好她做的越起劲。

  “何掌柜,齐家大少爷上门,快让人泡壶上等的碧螺春。”见“大户排行榜”第一名的齐家大少爷又来光顾,温碧萝笑脸相迎,以礼相待。

  “齐大少爷,请到VIP室稍做休息,我立即差人拿新出的香品给你瞧瞧。”

  为了营造出VIP大户的尊贵,她特地在店里右边关了间VIP室。

  她想起自己曾在楚府看过玻璃窗,心里便有了个想法,虽说这时的玻璃贵得吓人,她仍忍痛砸大钱,将VIP室靠近店内的这面墙全以玻璃代替,让上门的客人得以瞧见VIP大户们享受的超级待遇。

  人都是有虚荣心的,这招一出,城里的大户人家无不争先恐后捧钱上门,为的就是成为傅家制香坊的VIP大户。

  光靠这些大户,短短半个月内,制香坊第一个月的营业额就已达到目标了。

  当然,一家店要长久经营,绝不是光靠VlP大户就行,一般散客的消费能力虽低,可积少成多也是一笔不容小觑的进帐。

  “陈婆婆,欢迎光临,上回你买的招牌香点了之后还满意吗?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你尽管跟我说。”温碧萝又对下一位上门的客人招呼道。

  光看陈婆婆一身简陋旧衣,便大抵能猜到对方消费的金额不会太高,但上门便是客,VIP大户虽享有高于一般客户的上等待遇,可是对一般客户的招待她也不马虎,亲切的微笑是她规定店里接待人员要具备的基本待客之道。

  “很满意。傅大少奶奶,你这么做就对了,二十多年前傅家开始制香时,我们家都是用傅家的招牌香,可惜后来傅家制香坊倒了,买别家的香我还真不习惯。”

  “陈婆婆,非常感谢你的支持和捧场,我保证傅家制香坊一定会继续用最天然、最好的香料,让你们用得安心。”

  傅家制香坊重新营业,很多像陈婆婆这样的老顾客都回笼了,可见大家对傅家制香还是很有信心。唉,前几年若不是傅东洋乱搞,傅家制香坊也不至于倒闭。

  “不好意思,我今天没要买香,只是刚好经过进来看看,以前你婆婆在的时候,偶尔会来店里,我常找她聊天。”陈婆婆,忽然想到这已不是以前的傅家制香坊,自己却还和往昔一样经过时就进来寒喧几句,着实感到不好意思。

  “陈婆婆,别这么说,欢迎你常来找我聊天。”

  送走了陈婆婆,又有其他客人上门,温碧萝一一耐心招呼,除了店里,一得空她也到后头的工作坊巡视,忙里忙外,虽然很累,可她忙得很快乐。

  一天很快就过去,工人们全下工回家,崔师傅也回去休息了,她拿着何掌柜交给她的帐本进入VIP室,把今天的帐目看过一回,察觉自己写的“大户排行榜”才过一天又有异动,她就顺便做了修改。

  手肘抵着桌面,支颚看着VIP室豪华的摆设,她不禁轻笑,这些全都是楚天阔送的开幕贺礼。

  不只这些,开幕第一天他就大手笔一次买了一千两的香,成为第一位VIP,打开傅家制香坊的销售大门,有了他的“加持”,业绩当然一路长红。

  为此她笑着和他说,他肯定是古今中外最吃亏的“债权人”,一次又一次借钱相助,她前债都还没还他就又给她送这么大的贺礼,当真是亏很大。

  不过……这几日,她发现他似乎有话想和她说,只是话到嘴边总又作罢,仅留一抹淡笑。

  是想和她提成亲一事吗?他若不在意她是傅家的寡妇,她其实也不受这些外在之名束缚,但这里毕竟是古代,入境得随俗,人们的观感不能不顾。

  虽然她心中早有打算,愿意抛弃一切跟定他,但不是现在,等傅家制香坊生意平稳后,她会找个“专业经营者”来管理它,到时她就能无后顾之忧,抛弃所有与他爱相随。

  忙了一天她确实也累了,眼皮渐感沉重,趴在桌上缓缓进入梦乡之际,她的嘴角不自觉弯出一抹甜蜜的笑容……

  自从傅家制香坊重新开张以来,温碧萝从未在店面关门前离开一步,今日却为了楚天阔而破例。

  稍早钱管家来店里,请她中午前抽个空到楚府,说他家公子有要事和她商量,她没多想便决定赴约,反正城里人人皆知傅家制香坊之所以能重新营业,是向楚天阔商借大笔资金,他会有“要事”和她谈也是理所当然。

  拎了一盒上等的奇楠卧香前来,在钱管家的带领下,她像走迷宫似地来到后院一间小偏厅。

  “傅大少奶奶,我家公子在里头等你,请。”领她来到目的地后,钱管家欠身离开。

  温碧萝纳闷的步入偏厅,这男人搞什么神秘,有事商谈在书房即可,何必拐这么多弯来此地?

  前脚刚踏入,她整个人便被一股强大力道给揪住,还来不及看清发生什么事,一记热吻已铺天盖地袭来——

  她惊呼一声,看清是他后,抡起粉拳挝他,娇嗔道:“吓我一跳。”

  “吓着你了?那我再赔不是。”话落,他又在她唇上吻了两三下。

  她轻笑睐他,“你都是这么向姑娘赔不是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