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他点头,“上回阿生因救莲儿而受伤,莲儿每天去照顾他,日久生情,两情相悦,莲儿便决定嫁他了。”

  “那真是太好了!仔细想想,他们俩还挺登对的,阿生勤劳心地好,可就是太憨直,就算知道吃亏也不介意,有了莲儿这么精明的夫人帮他打理内外,两人个性互补正刚好。”

  “那我俩的个性有互补吗?”他挑眉问她。

  她轻笑,“除非你像阿生那般憨直。”见他爽朗一笑,她又继续追问:“那坏消息呢?”这时她的心不自觉提得老高,眼前她最在意的就是制香坊,在这个重新起步的节骨眼,可千万别出任何差错。

  “莲儿打算婚后要抢你的生意做。”

  “她也要制香?”

  他摇头,修长食指指向她手中那块未吃完的梅枝饼。

  低眼见到手中拿的饼,她恍然大悟,大大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个……好吧,我把梅枝饼的摊子大方让给她,就当是我送给她和阿生的结婚贺礼。”

  “那我就替莲儿先谢谢你了。”

  “谢什么?我才该谢你。”她低下头道。自己再怎么精明能干,没有钱,什么都做不了。卖梅枝饼的本钱是向他借的,制香坊的资金也出自于他,没有他,她还真的不行。“你不但出钱又出力,连崔师傅这么大咖的人都能请下山……”

  提到崔师傅,她突然有些疑问想问他,“之前你说崔师傅和我公婆一起打下傅家制香坊的江山,那他后来为什么会离开,独居山上?”

  崔师傅说自己已在山上独居十年,而上山前当了四年的木工学徒,照时间推算,他跑去当学徒的期间,傅家制香坊正处于鼎盛时期,是最需要制香人才的时候,怎么会没留住他?而且他也不是跳槽到别家,居然是改行了?

  不过这话题敏感了些,当下她也不好多问,想是当年崔师傅和傅家有点小恩怨,所以才会离开傅家制香坊。

  然而如今楚天阔既查知崔师傅这号人物,想必多少也明白崔师傅和傅家的恩怨。

  “你确定我知道?你问的可是傅家的事,不是楚家。”他笑着提醒。

  光看他的表情,她就笃定他绝对知情,“你神通广大,有任何疑难杂症找你就对了。”

  楚天阔笑容加深,喜欢她把他当求助之人,在她水亮的双眸里看到崇拜他的眼神。

  他大手搭上她纤细的肩胛,将她的身子勾向自己怀中。

  温碧萝心一突,本想告诫他自己仍是傅家人,两人不适宜有太亲密的举动,他却开始同她说起了故事。

  “其实,崔师傅原本是傅老夫人娘家的长工……”

  好听的低沉嗓音轻易攫住她的注意力,她专心听他说着,全然忘了前一刻心头想的事情,她整个人窝在他怀中,在明月高挂的夜晚,全神贯注聆听着崔师傅的故事。

  有了崔师傅亲自坐镇,傅家制香坊的招牌没多久终于重新挂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