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接着他突地眼一张,人便醒了。

  温碧萝心想,一定是婆婆在世时阿生常帮她送药来,因此冥冥之中,婆婆有在保佑他。

  如今傅东洋被关,阿生没事,近来的纷扰总算暂告一段落。

  给婆婆上完香,她不知不觉走到梅树林,地契不见一事,她一时还不知该如何处理,只是日子还是要过。

  傅东洋被抓后,原本认定婆婆是被她克死的人,有些已改变想法愿意相信她的说词。

  也许多半的人还是畏惧她会带来不幸,但只要有人不怕且愿意买她卖的梅枝饼,她便相信自己只要有毅力,等时间一久,梅枝饼的生意就会恢复如往常那般好……

  不过,那又如何?

  她的手攀着梅枝,定住不动,垂下眼,心情低靡。

  以往她努力卖梅枝饼,是为了婆婆,为了她的家人,可如今“家人”已不在,她还要为谁奋斗?

  “芸香?”楚天阔从不远处走来,“我去傅家见你不在,就猜想你肯定是来梅树林。”见她背对着自己,做出拭泪的动作,他心一揪,上前将她身子扳过来。

  “你在哭?”

  “没,有东西飞进我眼睛。”她只是眼眶微湿,哪里哭了?

  他定睛一看,“眼睛都红了。”

  “没事,过一会就好。”不想和他探讨自己有没有哭,她推开他,懒懒地抱膝坐在树下。

  “在想什么?”见她无精打采,肯定还在为傅老夫人的离世伤心,这时候陪她说说话,她的心情或许会好一点。

  见他挨着她坐下,她的心情好了些却仍嘴硬的道:“想下一个被我克死的是何人。”

  “能被你克死,或许是福不是祸。”他脸上没半点玩笑神情,反而一派正经,“要被你克死的第一要件,是天天都待在你身边,能待在你身边受你照顾,何尝不是一种福气?”

  她眼神一黯,知道他说这些话是在安慰她。她小时候就没了妈妈,来到古代后,好不容易得到一个视她如己出的婆婆照顾,无奈两人相处才短短时日婆婆便离她而去,她一心渴望有家人互相依靠的美梦又泡汤了。

  命运如此弄人,任谁遇到都会悲从中来的不是?

  “婆婆她真的对我很好,我早把她当亲娘……”思及此,她蓦地哽咽,“如果我不把她当亲娘,不把她当家人,她是不是就不会死了?”她自顾说着,泪水悄然滑落脸庞。

  楚天阔搂着她的肩不发一语,让她的头轻靠在自己的胸膛,并没阻止她提起伤心事,她内心的悲苦,就让她一次抒发个够吧。

  “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家人,一心渴望能有自己的家、有家人相依靠,为了这个傻念头,我傻傻地被骗、甘愿掏心掏肺掏钱,最后甚至连命都丢了……能遇到傅老夫人,我一度以为早老天爷想补偿我,谁知道……”她越说越哽咽,后面的话很难让人听明白。

  他只听得清楚她前面的话,却不解地蹙眉。据他所知,她虽然小时候就没了双亲,但还有个大哥,怎么会没家人?

  对了,她失去记忆了,或许从前她大哥大嫂待她苛刻,让她感受不到家人的温暖,才会认定自己没家人。

  “老天爷怎会这么残忍,赐给我一个家人,让我欢天喜地、再度掏心掏肺想和她一辈子相依后,却又硬心肠地夺走她?从今以后,我再也没家人,就算卖一千个、一万个梅枝饼又有何用?”

  她哭得伤心欲绝,哀感的哭声揪痛他的心。

  “那就当为我而卖吧。”

  哭声暂歇,她愣了下,一双红通通的眼看向他,“你、你方才……说了什么?”她没听清楚他说的话。

  四目交接,她红肿的眼令他望了心疼,当下更坚定自己想照顾她的心意。

  “从今以后,我,楚天阔,就是你茅芸香唯一的‘家人’。”

  这回,他的声音在她脑内嗡嗡作响,她听得一清二楚,可却无法思考,因为他炙烈如火般的热吻已瞬间封住她的唇,燃着她的泪,熨烫她的心,烧灼了她全身,也再度燃烧起,她生存的意义……

  夜里寒风刺骨,气温低,可温碧萝忙得很快活。

  天上明月高挂,她的脸上则挂着大大的笑容,若说她是“家人控”一点也不为过,她爱家人胜过一切。

  有了新的家人后,要她卖命工作做到死,她也无怨言。

  唇角笑容添上一抹娇羞,当日楚天阔对她说的话,让她的生命之火重新被点燃,她明白自己心里其实早把他当家人看待,只是不确定他愿不愿意当她的家人。

  当他坚定地说出要成为她可以依靠的家人时,她的内心盈满感动,也有了安定感。

  想到他,她笑容加深,他不是光凭一张嘴说说而已,而是爱屋及乌,既然把她当家人疼爱,自然也把傅家的事当成自家事。

  一个月前,就在她只想做点小生意、卖卖梅枝饼过活时,他却问她有没有意愿重振傅家制香坊,若有,他定当倾全力帮忙。

  有没有意愿?若婆婆还在世,她是百分百愿意,但婆婆已不在了,傅家制香坊对她而言便不再那么重要,更何况,地契也早不知落在谁的手中。

  见她迟疑不定,他说让她考虑三天,不管她做任何决定他都支持。

  不到三天,她就给了答案——她要重整傅家制香坊,完成婆婆的心愿。

  她一直忘不了婆婆生前每回点香就泪流满面的情景,由于自家的制香坊倒了,她们没钱只能买劣香祭祖,那种情何以堪的心情,她多少能体会。

  即使婆婆在世时没有言明要重整傅家制香坊,她却可以想得到婆婆的心思,一来因为她们压根没能力、没财力,二来,婆婆或许是不想给她这个小寡妇添加多余的压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