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他脸上的笑纹加深,忽地明白什么叫“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想他楚天阔虽被称活神仙,到底仍是平凡之身,杞人忧天自是难免。

  做完了收功步骤后,他一跃跳下练功石,等候在旁有段时间的钱管家立即上前,“公子,傅二少又上门来了,他想借一笔钱,说等卖了傅家祖宅再还钱。”

  “我饿了,午膳准备好了吗?”楚天阔边走边问,对钱管家禀报一事充耳不闻。

  “是,午膳已备好,请公子前往用餐。”钱管家恭敬地道。

  既然主子对他请示的事置若罔闻,表示主子已全然不想理会傅二少的请求,等会又该是莲儿现身招呼客人的时候了。

  连续几日不眠不休守在傅老夫人的病榻前照顾,再怎么身强体壮的人都吃不消,何况是身子瘦弱的“茅芸香”。

  一个时辰前,喂婆婆吃过药、见她睡下后,温碧萝实在觉得体力不支,便回房想小憩一会,结果一躺上床就沉沉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地醒过来,惊觉自己似乎躺了太久,忙不迭起身想去婆婆房间察看,怎料身子忽地一阵晕眩,她只得先坐在椅凳上休息一会。

  这几日婆婆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除了西药铺的刘大夫来看过几回,楚天阔私下也商请东药铺的老大夫来看过,但两位大夫皆未和她多说婆婆的病情,仅是面色凝重地直摇头,开了药,药是吃了,却未有好转迹象。

  她喝口水,休息的同时竖耳聆昕隔着小庭院的对门房间有无声响,那间房是宅院里最温暖的,她见婆婆夜里常咳不停,遂请婆婆搬到那里休养,只可惜婆婆的病情仍未改善。

  听见外头隐约传来似有若无的咳嗽声,她想肯定是婆婆刻意捂着嘴,不想让咳嗽声吵醒她,然越是如此,她越担忧,顾不得头还晕着便起身,三步并作两步焦急地往对门房间走去。

  “手,你的手……”

  听到傅东洋的声音从婆婆房里传出来,她心一惊,迅速用力推开房门,眼前所见的情景让她又惊又怒——

  只见傅东洋抓着婆婆的手,不知在什么纸上压下一个指印,最可恶的是他还用另一只手捂着婆婆的嘴,大概是怕婆婆的呼喊声吵醒她……

  “傅东洋!你在做什么?”

  她上前用力推开他,他一闪就顺势把桌上的纸抽走,而虚弱无力的傅老夫人从椅子上跌落在地,像是久未呼吸到空气般,猛喘又猛咳。

  “咳咳咳……咳咳……”

  “娘?娘……”温碧萝急得跪在地上帮婆婆抚胸顺气。

  后头的傅东洋得意地大笑,“茅芸香,我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他笑完吹着纸张,想让墨水快些干,却听见她突然激动的大喊——

  “娘?娘你怎么了?别吓我,娘……”

  傅老夫人不断地喘息,颤抖的手指向傅东洋,想说什么却没了点力气,气息越来越虚弱,最后,她一个长叹,人便断了气,倒在温碧萝怀中。

  “娘?娘——”

  “呃?大、大娘……”见自己闯了大祸,原先还得意扬扬的傅东洋顿时慌乱不已,决定先逃走,避避风头再说。

  “娘,不要……”温碧萝微颤的手缓缓贴向婆婆苍白的脸颊,不敢相信疼爱她的婆婆就这么走了,两行泪水倏地滑下,“不要走……娘,你醒醒,醒醒呀娘……你回来,娘——”

  抱着断气的婆婆,她放声大哭,哭得柔肠寸断,凄厉悲喊——

  “娘,不要走,不要……”

  办完了婆婆的后事,温碧萝整个人失魂落魄,无精打采地坐在空荡荡的大厅。

  失去了相依靠的家人,她生活顿失重心,终日恍恍惚惚。

  日前楚天阔协助她报了案,可光凭她的片面之词无任何证据,怕是难以定傅东洋害死人的罪。何况他早逃得不知去向,即便官差全城搜索也未见他的踪影,若是逃回他亲娘那里寻求庇护,短时间内想捉他恐怕也捉不到。

  婆婆死了,九阳城百姓大都相信是被她克死的,她先是克丈夫、克公公,再来是婆婆,吓得大伙儿都不敢再接近她。

  唯独楚天阔,这个为爱不怕死的男人例外。

  当大伙儿躲她躲得远远的,他却反其道而行,不但协助她报案,还帮她处理婆婆的后事,一点都不畏惧她会给自己带来灾厄。

  照理说,他是九阳城首富,应是最贪生怕死之人,可他却不怕与她同处有招来短命之虞,反倒更加呵护照顾她……

  想到他,温碧萝寒寂的心顿时涌上一股暖意,偌大的傅家大宅似乎也不再那么清冷。

  听到脚步声,她抬眼望去,原来是他又来到。

  “天色渐暗了,怎么不先点灯?”楚天阔点燃烛火,眼露担忧的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