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是啊,很耿直的一个小伙子,咳……”

  “娘,我先扶你进屋休息。”轻拍着婆婆的背,温碧萝边扶她步向大厅边说:“娘,你若想出门透透气,告诉我一声,下回我陪你去走走。”

  “好。芸香,你真是个好媳妇,娘、娘若是……咳……”语顿了下,傅老夫人衷心道:“以后不管娘在何处,一定会保佑你,让你能再嫁个好人家……”

  “娘……你在说什么?”温碧萝苦笑,“哪有婆婆帮媳妇找丈夫的?”如今可是古代呢,古代婆婆不都希望媳妇守寡守到拿座贞节牌坊,哪有这么开明的婆婆,还要帮媳妇找新婆家。

  两人进到大厅,温碧萝扶婆婆坐下。

  “芸香,阿生是个老实耿直的好人,以后生活若遇到困难,你就找他帮忙。还有,也可以找楚公子,他是个大善人……”

  傅老夫人状似喃喃低语,温碧萝却不解婆婆为何突然说这些奇怪的话,但她不以为意,猜想可能是老人家太累,精神不济、操烦太过才会如此。

  只是提到楚天阔,在婆婆面前她难免有点心虚,虽然她自认是以温碧萝的身份喜欢他,可她到底是顶着傅大少奶奶的头衔和身躯,面对傅家人,内心多少会有些歉意。

  “娘,我方才去书房看到笔墨有被动过,是你去书房写字的吗?”避开楚天阔,她转移话题道。

  那个傅东洋若有空闲,宁愿在街上游荡也绝不可能窝进书房,倒是从前是富家千金的婆婆写得一手好字。

  傅老夫人神色一僵,略显不自在的干笑着,“好久没写字了,想再提笔,但却一点精神也……咳……也没有,遂作罢。”

  “娘,没关系,等你病好了,我来当书僮帮你磨墨,伺候你写字。”

  “好、好。”傅老夫人苦笑,突地一声重咳,感觉喉间涌出一股湿润的液体,她赶紧拿手帕捂住嘴,趁媳妇去倒茶给自己润喉时,把沾着血的手帕藏入袖中。

  “娘,喝口茶。”

  “不用了,我想回房休息。”

  “好,那我扶你回房。”温碧萝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婆婆,将婆婆当成亲娘对待,一点都不觉得苦,反倒觉得婆婆给她的温馨亲情,胜过她为婆婆做的一切。

  楚天阔在自家后花园的练功石上打坐,一整个上午,他静坐其上,身子未曾移动过。

  通常这种情况,代表他遇到了难题,且是很深很艰难的怪问题,不但怪,还打乱了他原先的计划。

  昨日傅老夫人找上门,把制香坊和傅家祖宅地契全抵押给他,要他在她死后全力帮茅芸香重振傅家制香。照理说,他是商人同时也是个外人,傅老夫人应该提防他的,可她却全然地信任他,更把所有家产交给他,实在难得。

  因此,就为了傅老夫人对他的信任,他二话不说接下这个请托,不过却也打乱了自己原来的计划。

  先前他之所以让钱管家去通知傅东洋回来,无非是想借傅东洋的贪念将傅大少奶奶从傅家除名,回到茅芸香的单纯身份,但或许是他高估傅东洋,小看茅芸香,这对叔嫂斗了一阵子,傅大少奶奶仍是稳居傅家,他想看见的“休书”依然无着落。

  昨日傅老夫人拿来所有家产权状给他,他会收下的原因除了不想辜负老人家的请托,以及这是和茅芸香有关的事外,另一个原因则是,和傅老夫人的大义相较,他想为茅芸香解除傅家枷锁一事,未免显得太小情小爱。

  傅老夫人说自己愿冒险将地契交给他,无非是担心傅东洋会想尽办法抢夺地契、变卖祖产,又担忧日后她若死了,即使媳妇再精明干练,终归是个弱女子,只怕会敌不过无赖的傅东洋,是以她才先一步行动,把一切规划好,不是为了她自己,也不是为了傅家,全然是为媳妇茅芸香设想。

  傅老夫人还说了,若是她媳妇不想重掌傅家制香,那么制香坊就卖给他,钱和傅家祖宅地契则归还媳妇,祖宅保留与否,全由茅芸香决定。

  多么令人钦佩的傅老夫人啊,一个婆婆能为媳妇做到这般地步,真是世间少见。

  只是,他原本一心想帮茅芸香褪去傅家人的外衣,怎料现在傅老夫人却又给她添了一件保暖的大衣,还给了她自由选择穿脱的权利……

  黑眸徐徐张开,他唇角缓缓勾起一抹淡笑,似有了悟。

  向来自认为大量的他,何苦在这点小事上琢磨?他想要茅甚香变回自由身的初衷本来就不是为自己,因为他一开始就不在意她是寡妇与否,他只是希望她别因扛着傅大少奶奶的空名与他相爱,而饱受压力及旁人异样的眼光。

  然而他又想,他或许小觑了她,现在她俨然是个奇女子,既是奇女子,怎会在意旁人的耳光。并且她胆识过人,肯定也是敢爱敢恨之人,要不,那日在他书房内室怎么会有两情相悦之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