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门一开,她正目不转睛看着梅枝,忽地有个无赖硬闯进傅家,打算就此住下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傅家的败家子傅东洋。

  有人告诉她,傅东洋原本回家去了,结果回家才发现,家里值钱的家当全被他老婆卷走,屋主也收回屋子不再借住,而他老妈在新情人那边正和大老婆、二老婆在火拼,这节骨眼上想也知道他决计捞不到钱,于是他身无分文了,自然就死赖进傅家祖宅。

  她原想拿扫帚轰他出去,但她婆婆真是心肠太软,他哀哭几回就换得婆婆点头,甚至连市集上那些明知他是败家子的婆婆妈妈们,也都败在他的哭诉下,纷纷向她劝说要她借个栖身之所给自个儿的小叔住。

  她本想采强硬态度不管谁说情都不准,可婆婆这两日似乎病得更加严重了,不想忤逆婆婆令老人家心烦加重病情,她只好暂时妥协。

  不过,她温碧萝不是软弱的茅芸香,绝不容许傅东洋蛮横地想住就住,他想住可以,但得做些有益傅家的事,因此她要他去梅树林砍梅枝,每天得砍一定的量,否则不许进门。

  楚天阔心疼她辛劳,为她砍梅枝手因而受伤,她对他何尝不心疼?眼下刚好借此机会让他休息,把这差事丢给傅东洋去做。

  她给那败家子一整天的时间去砍梅枝,足够了,她还在想过两日要让他来市集上叫卖,体验一下做小生意人的辛苦和金钱的得来不易。

  她承认算他倒霉,因为她把过去对何东扬的怨恨都加诸在他身上,可谁教他和何东扬一个样,都一径地想从她身上挖钱。

  今日,虽然她一早就赶傅东洋去梅树林,但那人好逸恶劳,说不定这会又偷偷跑回傅家烦扰婆婆索要地契,不知为何越想越焦虑,她干脆提早收了摊,疾步回家去。

  “娘,我回来了。”

  回到家,她在房内看不到婆婆,绕到厨房、后院……家里每个房间都找过了,连傅东洋住的那间房也不放过,可却都没见到婆婆的身影,她心头一惊,猜想该不会是傅东洋把婆婆掳走当人质,要她拿地契去赎人?

  正心乱如麻、不知所措之际,她唯一想到的救兵是楚天阔,此刻唯有他能帮她了。

  虽然她对他说过不要他插手管傅东洋的事,她自己能处理好,可现在婆婆不见了,事态严重,她不得不向他求助。

  她心急如焚,心想救人要紧,一刻也不能耽搁,便快步奔向大门口,想去楚家寻求援助,不料才到门口,她焦急想找的人却已然出现眼前,缓步踏入门内。

  “芸香?你、你今儿个怎、怎这么早就回来?”傅老夫人见她在家,明显吃了一惊。

  “傅大少奶奶,你好。”陪在傅老夫人身旁的不是傅东洋,而是药铺的小伙计阿生。

  “阿生,你带我娘去哪里?”温碧萝纳闷的问。这小伙计很不错,上回虽被傅东洋的诬赖吓到,但他人正、心正,不畏惧任何不实之语,照样每日挨家挨户送药,也没特地跳过傅家。

  婆婆只要不是被傅东洋带走,她就安心多了,不过婆婆目前还病着,这小伙计干么带她出去?

  “是去给刘大夫看病吗?娘,你是不是又哪里不舒服了?”她猜想着,一波心急刚平,另一波焦心又起。

  “不,不是,咳……”傅老夫人连忙摆手,一急,咳声连连。“只是一直待在家里闷得慌,刚好……咳……阿生送药来,我、我就请他扶我到附近去走走。”

  温碧萝听了,一脸愧色,“娘,我一心希望你的病赶快好起来,怕你到外头吹风病会更严重,所以才一直都没陪你出门走走。病人其实也是需要出去透透气的,这点是我疏忽了。”

  “不,你说得对,我……咳……我这一出门,的确又不舒服了。”傅老夫人转头向身旁的小伙计道谢,“阿生,谢谢你的帮忙,我感激不尽,咳……”

  “傅、傅老夫人,别这么说。”

  “你去忙吧,谢谢你。”傅老夫人再次向他道谢。

  “噢,对,我还得回去送药。傅老夫人、傅大少奶奶,再、再见。”

  “阿生,谢谢你。”温碧萝直觉阿生神色怪怪的,但心想他毕竟年纪轻,就算人正心正,可能多少还是会受傅东洋那些鬼话影响,见了她有一点不太自在。

  “不、不客气。”老实的阿生连连摇首,旋即大步离开。

  “这个阿生还真可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