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原以为手伤无大碍,一早他如往常进书房练毛笔字,才提笔写几个字便觉伤处隐隐作痛,于是放弃,进来休息片刻,听闻她来,什么痛都消失了。

  “放开我。”她的腰被紧紧圈住,动弹不得。

  “不放,我一松手,肯定又痛。”

  睨了他一眼,她才不信这瞎话!硬扳开他手,她顺利挣脱,忽闻身后传来一阵痛呼声——

  “我、我弄痛你了?”她一脸歉意,自己粗手粗脚惯了,方才说不定真的又碰伤他的手,她轻抬起他的手掌细看,哪知他冷不防站起身,从她身后抱住她。

  “很痛,痛到我需要抱着你,才能忘记痛。”他一手搁在她的掌心中,另一手环着她的腰。

  他的手落在她的手中,她是可以借机咬打他伤处,让他痛得更彻底,可她不忍心,昨天晚上看得不甚清楚,现在细看,他虎口的伤处颇深。

  托着他受伤的手,她朝伤处轻轻吹气,“这样,感觉好一些了吗?”

  他没回应,仅是闷吟了声,她想,一个大男人大概不会回应这微不足道的小事,她继续吹,想让他伤处的疼痛感减缓些……

  身后的闷吟声越来越粗重,才感觉他的气息喷拂在耳后,一道热吻已然贴上她颈间。

  楚天阔亲吻她细白的颈项,他的手自她腰间往上游移覆上胸前双蜂,粗喘热息透露他强烈的渴望。“芸香,我一整晚都在想你……”

  在他热切的索吻下,她身子瘫软微靠在他胸膛,水眸半掩,沉浸在恋人的甜蜜热吻中。

  吻得热切,当他的大手探入她衣襟内,掌心的温热贴上雪白丰盈,她情不自禁呻吟了声,惹得他眸底欲火更炙,火焰般的热吻一路往敞开的胸口内吻去,水眸添上羞怯,情欲和理智拔河之际,门外忽地传来莲儿的声音——

  “公子,你醒了吗?要不要用午膳?”

  温碧萝一惊,理智回笼,连忙用力推开他,一脸慌张地转过身去整理凌乱的乱衣服。

  “公子?我可以进去吗?”等不到回应,莲儿试探的问。

  她紧张转身对楚天阔猛摇头,赫然发现他板着一张臭脸。

  “不用进来,你去福来客栈买我爱吃的那几样菜回来。”

  “是,我马上去。”

  知道他是特意支开莲儿,好让她能顺利脱身,她松了一大口气。但见他又逼近,她忙不迭抓紧领口跳开,“方才的事,把、把它忘了。”

  “我忘不掉。”他眸底残存的火苗,随时可复燃。

  “忘不掉也得忘!”她羞瞪着他,“不忘的话,我、我就再也不来,也不见你。”想到自己竟然情不自禁,差点和他……天啊,她现在可是傅家大房的寡妇,怎可以这样!

  “好,我忘。”

  她睐他一眼,他眼底还燃着火呢!

  “哎,你的手又流血了。”低头见到他手上虎口又渗血,连忙拉起他的手察看,眉间添上担忧。

  他笑望她,一点都不在意自个儿的手伤,她正准备拿新手绢帮他绑伤处时,门外钱管家的声音适时传入——

  “公子,卢家少爷来访。”

  不等他出声,她放下他手,焦急喊着:“钱管家,楚公子的手又流血了,你快进来。”

  钱管家闻讯进入后,她趁机告辞,远离这“危险”的地方。“不好意思,我得赶回家去。”

  “傅大少奶奶,我送你。”

  “不用,帮楚公子请大夫要紧。”

  她一回眸,眼底的关心投射在他身上,也暖进他的心,缓和了方才未竟的甜蜜……

  不,方才什么事都未发生,他答应她忘了。

  笑望着她,目送她离去,可她前脚刚走,他的手,竟又痛了。

  恋爱中的女人原本该是满面春风、欢欣喜悦的,可这两日温碧萝却是绷着一张脸,一肚子火气无处发。

  昨日天一亮,她打开傅家大门,如同以往般,门外有捆梅枝,那捆梅枝俨然像是她和楚天阔的定情物,一见到它,她的心就涌上甜蜜滋味,偏偏现在除了这一味,家里还多了另一味——臭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