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惊觉自己偷窥被发现,她转身想走,一把利刃倏地插入她身旁的梅树,她惊吓转头,一张俊脸已然逼近她面前。

  “傅大少奶奶,这么晚了,何故前来梅树林?”楚天阔眉眼带笑,心上更是欢喜,傅家近日发生的事他全知悉,因此早料到她早晚会来。

  他行事向来潇洒旁观,等着坐收渔利,谁知忍着几日不见她,内心却更想她。

  想得发狂,夜里难安寝,他索性来到梅树林帮她砍梅枝,免得她一个人家里市集两头忙,累得倒下。

  被一股男性气息包裹住,温碧萝极力稳住失序的心跳,她直视他,故作镇定的说:“我、我是来看谁在偷砍梅枝。”

  “偷砍梅枝?谁这么大胆?”眼底笑意加深,他明知故问。

  “既、既然是楚公子,那……没事,我、我先走了。”她低下头,察觉已无法在面对他时控制自己的心,那在失控前她最好快点离开。

  “怎么会没事?”他修长的手臂一伸,挡住她的去路,“既然你发现有偷砍梅枝的贼,那我们应该一起把贼揪出来。”

  她睐他一眼,贼就在眼前,何需揪贼?

  本想骂他无聊,但眼一瞥却赫然发现他手上虎口处被划了一刀,渗出鲜红的血,应是才伤到不久。

  “你的手……受伤了。”她指道。伤口不大,或许伤着了他自己也不知道。

  看着渗出一道小血痕的虎口,他淡然一笑,“只是小伤,无妨。”

  “你可别看它只是小伤口就不以为意,万一引发蜂窝性组织炎那可就糟了。”

  他蹙眉,“蜂窝……什么颜?”为何她老说出一些他听不懂的话。

  “唉,说了你也不懂。”她掏出手帕绑在他手上,暂时先帮他止血。

  她此举映入他眼中,暖了他的心。“知道我为何伤着自己吗?”他深邃的黑眸中流露着款款深情。

  “是方才砍……练武时不小心伤的?”她连忙改口,若当场戳破他为自己砍梅枝,害羞的人可是她。

  “是。但当时我是发现身边一直有个贼……”

  “你身边有贼?”她心一惊,当真了。“是钱管家?莲儿?还是其他人?”她喜欢当柯南,不论是推理或采取实际行动,她都愿意助他一臂之力,将贼人揪出来。

  他凝视着她,扬唇笑道:“是你。”

  “我?我偷了你什么东西?”她微微娇嗔问。梅枝是他心甘情愿送到傅家门外的不是吗?想拿这事和她斗嘴?无聊!

  “偷心。”他目光—瞬也不瞬,淡定地望着她,“茅芸香,你是个偷心贼,我的心,全落在你身上了。”

  她的心因他的话震动了下,察觉自己还托着他受伤的手,忙不迭地抽回。

  但在她放开他手的同时,他手臂已瞬间勾住她的腰,将她的身子拉向他,让她连兴起逃离的念头都来不及。

  两人四目相望,他氤氲深情的黑眸瞅定她,火热般的情感好似由其中涌向她、包围了她,接着,他一记深情的吻贴上她的唇,热烈却也意外的温柔。

  她的心瞬间被融化,水眸轻轻闭上,放任自己去感受他的吻在她唇上加温。

  在洒满月光的梅树林里,换她的心,完完全全被他偷了……

  今日温碧萝提早收摊,收摊前她特地做了六个梅枝饼要带去给楚天阔,他为她砍梅枝受伤,她应当去探望他,但楚府什么都有,不管她买什么当伴手礼对他而言都不特别,索性带自己做的梅枝饼去探望,代表一份心意。

  在钱管家的带领下,她来到楚府书房的内室,见到楚天阔斜靠在床头,脸色虽跟平常一般,但精神看来差了些。

  “你的手还痛吗?”她关心地问,“大夫怎么说?”伤口虽不大,但近日肯定无法提笔写字,万一伤势比肉眼所见还严重,那她可真过意不去。

  “大夫说,这伤没特别的药医,只要心上人多多来探望,伤口痊愈自然就快。”他坐直身,笑望她。

  他所言不假,见她来到,他内心一阵欢喜,方才伤处令人蹙眉的抽痛,仿佛也不痛了。

  将梅枝饼放在小桌上,她转身睐他,揶揄道:“那就得恳请大夫,让他的心上人多多来探望你……”

  话还没说完,一只强而有力的臂膀朝她腰际一勾,她整个人往他怀中扑去,落坐在他大腿上。

  下意识发出的惊呼声,被他突如其来的吻给封锁住,一阵令人心醉的轻吻后,他终于放开她,温碧萝娇嗔的瞪他一眼,“看来你的手伤好多了。”他竟是用受伤的那手勾她的腰!

  “大夫高明,他果真没骗我,你来,我的手自然就不痛了。”他笑得一脸欣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