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阿生,把药给我。”

  “我们傅家向来都在东药铺看病,为什么你非得改跟西药铺拿药?这其中肯定有鬼!”虽觉招罪机会渺茫,傅东洋仍嘴硬咬定。

  “没有鬼,只是没钱,所以东药铺不想再搭理我们这对寡妇婆媳。”她凉凉的说。事实上也是因为西药铺这小伙计阿生够勤劳,没空上门抓药时只要同他说一声,他天天都会帮忙送药上门。

  “娘……唉,二叔真可怜,他想要地契想疯了,不过我们都自顾不暇,就别理他了,我扶你休息去。”扶着婆婆进屋前,温碧萝回头看着小伙计,“阿生,回去问问刘大夫,看店里有没有治失心疯的药,给我二叔送一帖去。记得送去酒楼,来这儿不一定能找得到人。”

  “茅芸香,你……哼!”碍于外人在场,这里也不是自己的地盘,满肚子气无处发的傅东洋只能悻悻然拂袖而去。

  “哼,败家子,还有脸来讨祖产!”温碧萝低啐一声。

  傅老夫人则是垂眼敛眉,心头沉重不已。

  夜里,傅老夫人咳声不断,温碧萝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耐心伺候着。

  “娘,药凉了,我再去煎一帖。”

  “芸香,别忙了。”傅老夫人手撑着床板欲坐起身,却乏力一软。

  温碧萝见状急忙放下药碗,上前扶她坐起。

  “一早你还得做生意,先去睡吧,我不要紧。咳一会累了,我自然就睡下。咳……反正我整天都在家休息,晚上没睡,白日再补眠就是,可你……咳……你早上卖梅枝饼,下午砍梅枝,回家还得给我煮饭、洗衣,没睡饱你会没体力的,唉,都怪我这破病身子连累了你,咳……咳……”

  “娘,别说那么多了,先喝口热茶。”端了一杯茶给婆婆喝,温碧萝坐在床边微笑道:“娘,我是你的儿媳妇,为你做些事是应该的,何况你对我这么好,将我视如己出,我很高兴有一个对我这么好的家人。”

  是啊,这才是真正的家人,彼此照顾,同甘共苦,互相扶持,而不是只有单方面的付出。

  来到这里能遇上傅老夫人,让她不悔走这一趟,因为她真的很开心能感受到母爱。

  “芸香,我也很高兴有你这么好的儿媳妇,只可惜东泰没福份……”

  东泰?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茅芸香早逝的老公。

  “娘,别想那些伤心事了,我们现在过得不也挺好?”她开朗一笑,“隔壁摊卖竹篓的胡大婶,天天都问你病到底好了没,没人陪她聊以前的事,她总提不起兴致聊天。”

  傅老夫人淡笑,“过两天我再去陪她聊聊。”

  “那也得你身子好些了再去。”温碧萝不忘提醒她,“娘,二叔那个人现在没钱,满脑子只想着夺祖宅、卖祖宅,他若再来,你千万别给他开门。”

  “我知道。”傅老夫人轻咳了声,“没想到东洋还是这么不长进。”

  温碧萝不想再浪费精神谈那个败家子的事,不过由于他来捣乱,倒是让她思考了许久,她认为与其一直担忧他“拐夺”,不如抢先他一步“动用”祖宅。

  “娘,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她坐在床沿边,握着婆婆的手,“虽然我有和你一起守护傅家祖宅的决心,但二叔那个人鬼头鬼脑,也许过阵子就会使出下流手段夺走宅子……”

  傅老夫人低下头,轻叹不语,这也正是她所担忧的。

  “所以,娘,我想……我们来提早重新经营傅家制香。”

  “你完全不懂制香,别说经营了,要重新找人来做都是件难事,何况我们也没钱……”傅老夫人不抱希望的说。

  “这的确是件难事。这阵子我有去找过一些制香师傅,但一些好师傅都在其他制香坊,要不就是自己开了小工坊,剩下的几个……技术恐怕撑不起傅家制香的招牌。”她没想到这点还真给楚天阔料中了。“不过谋事在人,我会继续找师傅的。”

  “可是钱……”

  “这就是我要跟你商量的事。”温碧萝迟疑了下,语气沉重地道:“娘,我打算拿傅家祖宅和制香坊抵押给楚公子……”

  傅老夫人心头一拧,但想想也不意外,如今傅家值钱的就只剩这两座空壳,不过要让傅家制香坊重新运作起来,那可需要一大笔数目的银子。

  “只是……娘,我真的没把握能不能撑起傅家制香这块招牌,万一失败了……傅家就真的什么都没了。”轻喟一声,她说出自己的想法,“娘,我是这么想的,与其每日提心吊胆担心家产败在二叔手中,我们不如放手一搏,至少我们婆媳有为傅家制香尽过最后一分的努力。再者,我们最糟不就是如此?砍梅枝卖梅枝饼,一样能过生活。”她苦笑。

  见婆婆低头默不作声,温碧萝心想自己一古脑的将所想说出,婆婆可能一时难以消化,何况她还是个病人,做决定不用急在一时。

  “娘,我只是说出我的想法,如果你不赞同,我绝对不会去做。”

  “芸香,让娘想想。”

  “嗯。”她点头,“娘,这事不急,今晚别想了。你先睡觉吧,养好身子再说。”

  她扶婆婆躺下,为她盖好被子,守了半个时辰,见老人家已睡着,她才蹑手蹑脚拿着药碗到厨房去清洗。

  连续三天,每日一大早温碧萝打开傅家大门,就见到一大捆梅枝置于门外。这表示她下午砍梅枝的工作可以暂停两三日,能全心在家照料婆婆,以及煮饭、熬药、烧开水,准备明日卖饼的材料。

  这人帮她砍梅枝的出发点,肯定是不想她忙里忙外成日辛劳,会如此体贴的人绝不可能是傅二少,他只会巴不得她快些累死,他好能拿着地契去换钱。

  西药铺的小伙计阿生?他是善良,对她们婆媳也有尊敬,但他自个儿的工作都忙翻天了,哪还有力气摸黑去砍梅枝?

  是“摸黑”没错。前天下午,她去了趟梅树林,特意在几根梅枝上做记号,昨日一早,那些她做了记号的梅枝就全被捆在她家门外,明显可见梅枝是从楚家梅树林出来的。

  而她待到天黑才离开,梅枝却天未亮就摆在她家门前,砍梅枝者自然是在夜里去的。

  除了他,楚天阔,不会有别人了。

  当第一捆梅枝在傅家大门出现时,她就知道是他,之所以特意在梅枝上做记号,只是想更确定。

  此刻,她套上披风,借着月光照映来到梅树林,除了想证实心中猜测外,还想亲眼看看、真实感受那个体贴她的人,如何用一夜不睡换来她几日的闲暇。

  远远地,她看见他了,他正在梅树林中练武挥刀,刀起刀落,俐落潇洒。

  平日她使尽全力砍了半个钟头才砍几根梅枝,他只消一个挥刀动作便成,她没抱怨老天爷对男女体力的分配不均,此刻心头只有暖烘烘。他过剩的精力全给了她……呃,这样说怪难为情的,总之,他帮了她很大的忙。

  一种被体贴呵护的感觉盈满内心,令她再度感觉不悔,不悔灵魂飞来古代,不但有了重生机会,还有好的家人,更体验到被宠爱呵护的滋味……

  “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