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她可是主子的心腹丫鬟,主子想做却做不了的事,自然由她这个丫鬟出马。

  “是,公子,我马上去‘招呼’客人!”

  见莲儿慷慨激昂地离去,楚天阔勾唇一笑。在收网前让莲儿出口气,算是他这主子给她的一点福利,毕竟她是个尽忠的丫鬟,为他挡了不少事,过阵子他也会替她找个好人家嫁了,不过得等他先处理好傅家的事再说。

  傅家……他一定会让那个女人从傅大少奶奶变回茅芸香的,这事他没忘,成日心心念念着呢。

  “大娘,爹和大哥都不在了,现在我是傅家唯一的男人,这几天我左思右想,傅家祖宅交给你们这对寡妇婆媳实在不妥——”

  “咳咳!咳咳……”

  趁着温碧萝去市集做生意,傅东洋跑来和在家休息的傅老夫人“说理”,话才说了一半,染上风寒的老夫人咳声连连。

  “瞧瞧,你身体这么不好,万一哪天去了……大娘,我不是在咒你,人嘛,总是逃不过生老病死,凡事我们得先想好,万一你真走了,我那个大嫂她能守得住傅家大宅吗?若她跟别的男人有了私情,说不准哪天心一横,傅家大宅就拱手送给别人了……

  “大娘,我看你还是把傅家祖宅的地契交给我保管吧,再怎么说,我是傅家唯一的男丁,傅家祖宅理当由我来继承。”

  “咳咳……”

  傅老夫人不断咳着,低头不语,倒是厅外响起一道“附和”之声——

  “娘,既然二叔想要祖宅地契,那就给他吧。”提早收摊回来的温碧萝见傅东洋又来烦婆婆,忍住心中怒火,佯装相颜悦色地和他打交道。

  这个败家子来九阳城已超过二十日,日日夜夜都窝在酒楼里,三不五时就来家里讨祖产,即使她早吩咐染了风寒在家休息的婆婆别给他开门,可婆婆心软,认定他是傅家人,不忍他在门外徘徊,终是让人进门。

  “唷,大嫂,你想通了?早该如此的,我们毕竟都是一家人嘛,何苦每回相见都怒目相对?”傅东洋陪着笑脸说。

  近几日他上楚家借钱,钱管家却说他家主子已不方便再借他钱,他深知是自己去了太多回,只好口头保证说会差家仆送钱来还,孰料莲儿那个臭丫鬟一点情面都不留,当场戳破他已几近倾家荡产的窘况。

  既然被点破,他面子也不顾了,死皮赖脸地非见上楚天阔一面不可,幸好最后有顺利见到面。

  那时他一开口就说要卖傅家祖宅,楚天阔爽快点头,可他欣喜之际,楚天阔却又凉凉回他一句——

  “除非傅大少奶奶不再是傅大少奶奶,否则卖祖宅与否,应当轮不到傅二少你来决定吧?”

  这话令他心一跳,他当然知道“傅大少奶奶”的存在是自己想卖祖宅最大的绊脚石,毕竟老的好解决,只要将地契骗过手他爱卖就卖,老的可管不了他。但这少的……以前他只消吼一声,她就缩到墙角吓得像乌龟缩壳,现在可不同了,一副精明干练模样,绝不可能将地契交给他。

  这几日他想破了头,想逼她退下“傅大少奶奶”的位子,偏偏她这个扫帚星人人畏惧,根本没男人敢接近她,偷男人的罪名扣不到她头上,他又想不出其他法子,只好继续找大娘拐骗,心想说不定大娘病糊涂了,会傻傻将地契交给他。怎知这茅芸香像有预知能力似的,他才刚来没多久,她马上就回来了。

  好在她一开口就给他报喜,想必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一个寡妇无权置喙祖宅的未来。

  “芸香……”傅老夫人焦急万分的看着媳妇,不解媳妇为何要将地契拱手送给这个败家子。自己向来不与二房争,就是希望一家人和乐融融,可祖宅是她最后的底限,除非万不得已,她绝不卖祖宅。

  “娘,你身体这么虚弱,我不是告诉过你,尽量别和外人接触,有些人身上的细菌比马桶还脏上一千倍,这种人你该离他越远越好……”见在场的两个人听得满头雾水,她又笑着改口,“我是说,你该在房里好好体息,别忙着招呼客人。”

  “是啊,大娘你多休息,养病要紧。我呢,也别叨扰你们太久……”傅东洋涎着笑脸说:“大嫂,你把祖宅地契给我吧。”

  “芸香,不……”傅老夫人惴惴不安的看向她。

  温碧萝轻按着婆婆的肩,给她一个安抚的微笑,转身看着傅东洋,面无表情的问:“请问你哪位?”

  “你……”傅东洋愣了下,以为她之前的失忆症又发作,直觉回道:“我是傅东洋,傅二少,你的二叔。”

  “是,我知道。”

  “你知道?那干么装病?装不认得我?”为了地契,他忍住心头火问。

  “我没说我不认得你。既然你还记得自己是谁,那你凭什么来向我要祖宅地契?”她淡淡地道。“傅家大少和二少,一年前早就分家了不是吗?而且当初是你自己不要傅家祖宅,迁居到外地去买了一间大豪宅,只是我听说后来你把豪宅卖了,现在窝在一间破旧小屋,你的那些二姨太、三姨太也不知跑哪里去了,连元配都常不回家……”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些事早传遍整个九阳城。

  “你……”被人揭了底,傅东洋脸色青白交错。

  傅老夫人担忧的问:“东洋,真有这种事?那你娘她……她现在过得好吗?”

  “她……”傅东洋起先觉得面子扫地、自尊受损,但转念一想,不如借此搏得同情,拐来地契。

  他低头重叹,采哀兵政策道:“大娘,是我没用,想做生意却把钱赔光了,现在那屋子还是别人可怜我们、借我们住的,我娘她现在连三餐都吃不饱……大娘,你就宽宏大量,答应让我和我娘搬回来同你们住吧。”只要住进来,他不怕没机会拐到地契。

  傅老夫人一脸为难,温碧萝则快语抢白,“二叔,你这么替二娘着想、这么孝顺,我和娘当然很欢迎你们回来住……可不对呀,你来九阳城算一算也二十日了,天天窝在豪华的酒楼里,怎么没想到要接二娘跟你一起来往酒楼?糟糕!你二十多天没回去,二娘说不定饿死了,你得赶快回家去看看——”

  自从卖梅枝饼后,她渐渐和市集的大婶们有话聊,有些人知道她“失忆”,便热心地告诉她傅家以前的一些事,而说到傅家二房,人人都咬牙切齿,说二夫人虚荣刻薄,大家都为善心的傅老夫人抱不平。

  光听她们的形容,她就联想到在现代时何东扬的母亲,她那只认钱不认媳妇的黑心肝前婆婆,原来母子俩都是一个样。

  其实有人私下和她说,傅东洋的母亲,也就是她的二娘,现在又跟了另一个老爷子吃香喝辣过日子,只是傅东洋这个拖油瓶太大只,人家拒收。

  “我呸!茅芸香,你少咒我娘,我娘现在过得好极了。”

  “噢。”温碧萝点点头,“那就好。娘,你听到了吧?二娘她过得好极了,所以你顾好自己的身子要紧,不用替他们担心。”

  “茅芸香!”一时不察被套出话,功亏一馈,傅东洋气急败坏地吼:“你快把地契给我!”

  “你要地契是吧?我想你可以去跟你的准继父要,毕竟他现在跟你娘正打得火热,只要请二娘跟他说一声,小屋小宅他应该会大方给。”原本她想忍住不点破,是他逼她把话说白的。

  闻言,傅老夫人瞠目结舌,随即叹了口气,一脸难为情的样子。

  傅东洋则是恼羞成怒,正握拳想动粗时,一个小伙子疾步跑进来。“傅大少奶奶——”

  “这个小伙子,我常见他来……”傅东洋眼睛一亮,露出一副逮着罪证的得意嘴脸,“你肯定和他有一腿,我现在就要替大哥休了你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

  “不,我没有……”被莫名扣上这个罪名,憨直的小伙子吓得直摆手。

  “二叔,你是想把我赶出傅家,以后地契就会顺理成章落到你手中吧?”温碧萝冷笑道。“想法是没错,但你要扣我罪名,也该找个好理由。”

  她双眸睐向吓得不知所措的小伙子,微笑又说:“这是西药铺的小伙计阿生,若说他来送药就是跟人有暧昧,他可忙了呢,一天不知要跑多少户人家。”

  说完后她不理他,迳自走向小伙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