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听见有客人上门,她忙不迭敛下亢奋的情绪,起身微低首包饼,带着温婉笑意回应,“好,马上来。”

  “东……东洋?”身后面对摊前的傅老夫人,声音听来颇吃惊。

  “大娘?真的是你们!”上门的客人也有些讶异。

  温碧萝转身一看,陡地一吓,手中的梅枝饼掉落在地,表情比傅老夫人更为震惊。

  “何、何东扬?”看到伫立眼前的人,她瞠目结舌,不敢置信的问:“你……你该不会也、也穿越了吧?”

  “二叔,吃饼。”温碧萝端着一杯茶、一块饼,步入傅家大厅。

  厅里,傅家二少傅东洋坐在椅上左顾右盼,冷不防又嗤了声。

  “这饼我已经在市集吃过了,就没别的可吃?”

  “没,这是我和娘唯一能招待客人的食物了。”压下心头火,她淡然道。

  这死黑心肝的不是和她一样穿越来古代,而是他本来就是活生生的古人,只是名字和“未来”的他同音,连那眼高于顶、不把人放在眼里的假高尚都如出一辙。

  这让她恍悟意识到一点,该不会茅芸香就是她温碧萝的前世,而在前世她就和何东扬有纠葛……

  不管是穿越或前世,这该死的何东扬……不,傅东洋,既然让她在古代又遇到他,而且他还是这副讨人厌兼黑心肝的模样,她绝不会放过他!

  “啧,我们傅家好歹也是大户人家,招待客人连个像样的点心都没有,这话要传了出去,岂不贻笑大方?”

  “是啊,二叔所言甚是。”温碧萝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爹还在世时,我们傅家什么山珍海味都有,怎么爹一走,傅家大宅院就变得……空无一物?”她抚额佯装不适,故意一脸茫然的问:“哎唷,二叔,我生了场病,有些事都忘了,你倒是跟我提醒一下,为何这傅家大宅会一夕之间变得空荡荡?”

  “这……”傅东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无话可说。

  他进城后,是有听说茅芸香前阵子差点死在梅树林,被楚天阔救活后整个人就像变一个人似的。有人说这是楚大善人的加持,她才得以活过来且变得更有元气……哼,他才不信那些愚民的话。

  不过,这茅芸香倒真有点不太一样,以前她哪敢这样跟他说话,在他面前别说抬头,她连个屁都不敢放!

  “二叔,你都进门这么久了,怎么不给爹上香?”温碧萝边说边走到置香盒前点了三炷香,香烟倏地扑鼻,她反射性地抬袖掩鼻,“外头卖的香远不及我们傅家的,这劣质品呛得人好不舒服。不知二叔有没有留着爹制的香,改明儿个送一盒给我们可好?我娘每每点香就泪流,心头老惦念傅家上等香的好。”

  “你……”傅东洋脸色丕变,至此,他很确定她话中有话,明显在讥讽他。

  “大娘呢?叫她出来,我有事跟她谈。”

  接获大娘昏迷不醒的消息,他原以为这趟来可以顺利接收傅家祖宅,孰料大娘不但醒了,他还被嫁进傅家冲喜的女人损了一顿,真教他呕的!

  “我娘累了,有什么事你跟我谈。”自从婆婆上回在市集昏倒后,温碧萝察觉她的体力衰退很多,即使最近她常炖鸡汤给老人家喝,可婆婆还是常觉得累,从市集回来总需要小憩一会才有精神吃午饭。

  这会别说婆婆正在休息,就算婆婆没在休息,她也不会让善良的老人家来和他“谈事情”。

  她太了解这个男人想干么,不管前世、今生、未来,他都是一个死也要挖人钱财的诈骗黑心肝!

  在未来,她被他骗得连命都丢了,这些帐正好在这一世和他一起算。

  “你?你算哪根葱?”傅东洋斜眼睨她,全然不将她放在眼里。

  “我算哪根葱?再怎么说我还是你大嫂,是傅家的大少奶奶。”温碧萝挺直背脊,气势凛然。

  见一朵小花突然变成傲骨寒梅,那气势连他都自觉矮一截,着实把傅东洋吓住了。

  “那、那好,我们今天就把话说开。”他就不信一个冲喜的无知女人,能干什么大事。

  温碧萝觑了他一眼,懒懒地连打了几个呵欠,“二叔,你坐会儿,我天没亮就出门做生意,现在整个人累得懒洋洋,一点精神也没有,我得先去睡一觉,等睡饱再来和你聊天,失陪了。”话落,她人已转身离开。

  傅东洋僵愣在原地,回神后见大厅只剩自己一个人,他气急败坏的嚷:“茅芸香,谁有什么闲工夫和你聊天?我是要和你谈正经事……”

  可恶!要不是茅芸香是扫帚星太会克人,当初大哥一死,他早就把她吃了,人财两得,啥麻烦事都没有,哪会让她现在趾高气扬的跟他杠上。

  不过……这个茅芸香肯定还是处子之身,当初他大哥那破病身子别说行房了,整日瘫卧在床上,早就连坐都坐不起身,还不是他代替大哥拜堂迎娶的,既然她想睡觉,那不如就一起睡……

  傅东洋脑里起了邪念,但脚步才踏出,忙不迭又收回来。

  不不不,万一因一时冲动被她克死,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他没耐性在大厅踱步枯等,附近酒楼他的老相好多得是,他不妨出去找找乐子,晚点再回来和她们谈也不迟。

  “公子,傅二少又登门借钱了,这回借是不借?”钱管家来到书房请示。

  正在挥毫的楚天阔头也不抬,淡然道:“借。”

  “公子,那个傅二少成日不务正业,不回他家去老窝在九阳城享乐,你为何一直借他钱?他已经来借五次了。”磨墨的莲儿气得嘟嘴道。

  主子对傅家人实在好得太过,帮了傅家大房那么多,现在连傅家二房也把楚家当取钱窝,三天两头就上门借款。

  虽然她对傅大少奶奶没好感,但至少人家借了钱不是乱花,还老老实实地做起梅枝饼生意。那个傅二少就不同了,拿着主子的钱净往酒楼歌妓身上洒,哼,没钱还想装大爷呢!

  楚天阔轻笑,“出外人,总是有不方便之处。”

  “他才没什么不方便,他——”

  “钱管家,给傅二少送钱去,别让他久等了。”不想听莲儿多说,他直接下令。

  “是,公子。”钱管家虽知这是主子一贯“放长线钓大鱼”的计谋,但他不懂的是,傅二少挥霍过度,在外地的财产只剩下一间压根不值钱的小屋,主子锁定他有何益处?

  见主子已下令,懂分寸的莲儿眉一皱,倒也不再多言。

  “莲儿,有客人来,我没心思招呼,你替我招呼去。”

  莲儿愣了下,旋即意会过来。主子即使愿意借钱,大概也看不惯傅二少的游手好闲,训人这等事,心地太善良的主子做不来,但她莲儿可就不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