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不是要借钱?”

  “我、我回去算好数目再来拿。”

  语毕她低头从他身边走过,手却忽地被抓住,他一个使劲,她整个人便扑进他怀中。

  深邃的黑眸带着浓烈情欲逼视她,她下意识又想挥他巴掌扞卫自己,有了前车之监,这回他当然没让她得逞,很快抓住她的手。

  “楚公子,请自重,我可是傅大少奶奶。”压下心口悸动,她别过脸不看他,不论是否对他动情,只要她身为傅家人的一天,就有义务为茅芸香守着清白之身。

  凝睇着她,楚天阔蓦地松开手一笑,“那,我就让你从傅大少奶奶,变回茅芸香。”

  她呆看他,一头雾水,变回温碧萝她还觉得有理,可变回茅芸香?她现在不就是茅芸香吗?还变什么?

  她怔愣之际,书房外已传来脚步声,见到来人,他淡笑,“莲儿,送客。”

  离去前,他一派温文儒雅地向她道别,仿佛方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她坏心抹黑他,幻想出来的……

  他果真是一匹披着神仙外表的大野狼,她温碧萝甘拜下风!

  “傅大少奶奶,给我包五个。”一个牵着孩子的大婶走到摊位前,又爱又惧的看着温碧萝。

  “好的,邱大婶,马上给你现烤五个梅枝饼。”温碧萝手脚俐落,不一会梅枝饼已烤好,她快速将热腾腾的饼包起来。

  “唷。我只要五个。”邱大婶很确定自己看到她包了六个。

  她微笑的低声道:“多一个送给孩子吃。这孩子真可爱,以后一定很会读书,说不定还能当上状元。”

  “那、那怎么好意思……”给了五个饼钱,邱大婶欢喜的牵着孩子离去了。

  见邱大婶高兴的样子,温碧萝更确定自己走楚大善人的“佛心路线”是走对了,不过她的功力当然是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一个星期前,她顺利从楚家借钱回来,正愁该卖什么东西好时,瞥见屋里一堆梅技,忽地想起在“上一世”时,自助餐店举办员工旅游去日本,老板娘请她们吃当地的梅枝饼,非常美味,现在她卖梅枝,加码卖梅枝饼最恰当不过。

  梅枝饼其实也不是真的用梅枝去做,只是米团裹着红豆泥压成饼状,上头再烙印个梅花图案而已,和婆婆商量决定要卖梅枝饼后,她便请师傅打造烤饼炉子和梅花饼模,又买了糯米粉和红豆泥回家试做,没想到未嫁前是千金小姐的婆婆手艺非凡,各式糕点都难不倒她,巧手做出的梅枝饼美味得让人恨不得马上咬一口。

  婆婆的好手艺,加上用她摘的梅枝烤饼,卖梅枝饼简直是老天爷赐给她的天生职务,但第一天信心满满出征,怎知却无人捧场,即使要将饼送人吃,也没人敢收。

  她心中有谱,知道大伙儿是畏惧吃了她这个扫帚星烤的饼,会带来楣运,连送人都没人要,还有什么法子可推销?

  但即使想不出推销的好法子,她还是坚持要卖,心想至少得撑个三天,给自己和百姓们品尝梅枝饼的机会,大不了卖不出去就留着自己吃。

  第二日,她和婆婆早早到市集摆摊,之前婆婆身子不适昏倒,她因此再也不敢和婆婆“分摊”,况且现在要卖饼,她也得依赖婆婆的帮忙。

  原先她已有“一个饼都卖不出去”的心理准备,自我安慰反正她们还卖梅枝,摆摊不至于全然做白工,可天刚亮,梅枝饼的第一位客人就上门了,是楚家的钱管家,他买了五个饼。

  钱管家前脚刚走,几个市集小贩便纷纷上前来买饼,说要尝鲜顺便当早饭吃。

  她心知肚明钱管家之所以会来,肯定是楚天阔差他来的,她正愁没好法子推销梅枝饼时,那人早早帮她想好了。

  钱管家亲自前来,比任何敲锣打鼓的叫卖都有用,有了楚家“挂保证”,前来买梅枝饼的人渐渐多了。

  这几日,钱管家天天都来,有人打听到他奉命买梅枝饼回去供佛,便一窝蜂地抢买,让她们婆媳俩卖饼卖得供不应求。

  但饶是如此,她仍不敢马虎,她深知这只是一时的蜜月期,生意是要做长远的,和客人打好关系才是王道。

  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做生意也一样,楚天阔帮她打开生意之门,往后她也不能只靠楚家,她相信自己能靠实力做好卖饼的生意。

  “娘,您喝口水休息一下,我来捏饼。”

  “芸香,你从早上到现在都忙着,你才该坐着休息一下。”

  “有生意做,我一点都不累。”

  婆媳俩相处和乐,相互扶持,羡煞许多婆婆妈妈。

  “这傅大少奶奶可真难得,死了丈夫,对婆婆还这么孝顺……”

  “这傅老夫人才好呢,儿子被克死,她一点都没怪媳妇,还把媳妇当女儿看待……”

  “唉,红颜薄命,这家老的少的都一样。”

  “不过这梅枝饼还真是好吃,莫怪钱管家天天来买……”

  听三姑六婆谈论八卦都能说到梅枝饼,代表她卖饼已踏出成功的第一步。温碧萝捏着饼,一点都不觉得累,虽离重新经营制香还有一大段路,但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只要梅枝饼生意好,重燃傅家制香就有希望。

  她低头捏饼,忆及自己从楚家借钱回来时,曾刻意询问过婆婆关于楚天阔帮忙傅家的事,而从婆婆的言谈间,她清楚明白在自己重生前和重生后,他对傅家的帮助有着大大的不同。

  之前,楚天阔对傅家的态度和对其他人家并无不同,大部分只出声不出力,换句话说,扶老人走路这等芝麻小事,他都是气定神闲的挥挥衣袖,身边的家仆自然会做,绝不用他亲力亲为,可这样温文儒雅的他,后来却背着傅老夫人从东市集跑到西市集,还亲自帮忙砍梅枝,做了一堆对傅家好、屈指都数不完的善事。

  而且,先前傅家分家后,他几乎从未踏进傅家门,可最近这阵子,他走得很勤……

  心口蓦地一阵小鹿乱撞,若照婆婆说的话来分析,楚天阔没在意过“重生前”的茅芸香,他喜欢的人是脱胎换骨的茅芸香?

  那天他吻她前下也说一句——“茅芸香你变得很不一样,我喜欢这样的你。”

  所以,他吻的是温碧萝,不是茅芸香……

  心头怦怦狂跳,脸上的微笑线渐渐拉高加深,察觉情绪有Higl过头的倾向,她连忙暗自在内心警告自己——温碧萝,够了喔,有必要在人来人往的市集露出花痴般的笑容吗?

  “给我包一个梅枝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