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他也太不会挑时间地点,就算再怎么情不自禁,也不该挑在人家昏睡的婆婆面前说吻就吻,应该选在……

  噢,她干么呀?难不成还希望再被他吻个几次?他不过说一句喜欢她,她的心魂就迷乱得被他牵着走……

  此时他一转身,她不期然地对上他的眼,心口又开始怦然狂跳……Hold住,温碧萝你一定要Hold住!

  昨儿个她才知道婆婆为了让她吃饱,常骗她说自己已吃过,其实每天最多只吃一餐,而且都把粥留给她吃,自己只喝粥汤,当时听得她惭愧不已,痛哭流涕,最后婆媳俩抱头痛哭。

  真心感受到傅老夫人将自己视为己出的疼爱之情后,她更加确定要把这婆婆当成自己的母亲来对待。

  为了她的“家人”,昨晚她彻夜未眠想了一夜,结论是当务之急要先解决“食”的问题,让婆媳俩都能吃饱饱,不会再有昏倒的情况发生,毕竟想工作挣钱,没吃饱、没体力啥事都别谈。

  亏她还自诏爱照顾人,要是让自助餐店老板娘知道她伺候一个婆婆伺候到昏倒,说不定会气得灵魂出窍,穿越到古代来骂她一顿。

  当然,把她当家人看待的老板娘,即使穿越了,肯定也不会忘记拎一袋便当来给她和婆婆吃……

  咳,还在异想天开?要是能这么轻易地穿越来穿越去,她现在干么需要站在他家书房,低声下气地向他借钱?

  “傅大少奶奶,请坐。”楚天阔微笑地邀她入座,黑眸直瞅着她。

  昨儿个才打他一巴掌,今日就无所畏惧地上门直言借钱,她果然与众不同,是一名奇女子。

  待她入座,他直截了当的问:“借多少?做何用?”

  “不知道。你愿意……不,你能借我多少就多少。”她想过了,卖梅枝虽是无本生意,但吃不饱、饿不死,也赚不了什么钱。分析了现下的状况,与其混吃等死最终仍须将傅家祖宅双手奉上,她倒不如放手一搏,先向他借笔钱做点小生意图温饱,若有幸赚了钱,再来考虑是否重新经营傅家制香的产业。

  “我能借你多少就多少?”他轻笑,“想必你要借的数目不小。”

  温碧萝轻点头。她心中盘算的虽是小生意,但一切得从零开始,凡事起头难,样样都要钱,与其三天两头来借,倒不如一次借全,省得一见到他,她心口就动不动怦怦狂跳。

  她没忘记自己现在是寡妇,最需要的是钱和家人,最不缺的就是“老公”。

  “你该不会是想……重新经营傅家制香吧?”他淡淡的问。

  若是以前的茅芸香,别说一点想重新振作傅家制香的念头都没有,要她登门借钱,更是打死她都不敢。但失忆后的她,胆识大、聪慧过人,外加行动力十足,说她想登天摘日,他都信。

  温碧萝吃惊地看着他,这人怎么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心思?早上她跟婆婆提到要来楚家借钱时,婆婆还说厨房有米有鱼,不用再借了,根本没想到她的内心盘算,真是容易满足的善良婆婆。

  但她不想安于现状,不想让傅家一直这么衰落,她是有野心的,只是她的野心只局限在小小的傅家,守护她重视的家人。

  “我希望我有那个能耐。”她并没否认。

  “你懂制香?”他挑眉问。据他所知,傅家大房从未掌握过制香经营权,即便有,八成也不会让柔弱的傅大少奶奶参与。

  她摇头坦言,“不懂。有必要的话,我会去学。”

  “向谁学?”

  “行行出状元,行行都有师傅。”

  “天真!”他难得在外人面前发出冷嗤,“师傅都在各个制香坊,你以为只要有心想拜师,他们就愿意教你、能够教你?”

  “谁说师傅只在制香坊?有的也许改行卖面、卖包子,甚至当官去了,说不定有的正在放无薪假呢。”

  “无薪假?”他蹙起眉,一脸不明所以。

  “呃?就是无所事事,整日闲晃。”她轻咬唇,和他激辩一时口快,她连“未来词”都说了出口。

  “整日闲晃的‘师傅’?那他的制香技术恐怕有待商榷。”

  “你这人……干么一直给我吐槽?我要找谁学制香那是我的事,反正我又没说要马上重新经营傅家制香。”她被惹恼了,怒瞪他问:“你不想借我钱对不对?”

  见她水眸圆瞠,涨红着一张脸,他嘴角笑纹加深,多有活力的一张生气娇颜!

  他也常见到府里的丫鬟莲儿如同她这般生气,只是莲儿有活力归有活力,就是少了分慧点和这股撩动他心弦的风情。

  “我借。”

  “嗄?”温碧萝怔了下。她原想他是记恨她昨日打他一巴掌,才故意扯东扯西刁难她,虽然他冲动吻她不对在先,但她那巴掌可也不轻,他脸颊上的红印至今犹清晰可见,因此,她正犹豫要不要先把骨气抛开,低声向他道歉,完成自己来此的目的,怎料他冷不防出声说要借,令她惊讶之余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

  虽然方才被他激得发怒,但冷静下来仔细想了下,他那番话并不是在刁难,相反的,还是在替她着想呢。

  说来这人还真是以德报怨,不但没恼羞成怒地将她列入拒绝往来的黑名单里,还愿意接见她,甚至答应借她钱。

  若他不是人人口中的大善人、活神仙,她说不定会误以为他之所以答应借钱,是因为想一亲芳泽,爱她爱得连尊严都愿意抛开……

  “我借,但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隔着一张茶几,他眼带笑意看着她。

  温碧萝睨向他,亏她刚刚还暗中称赞他这人佛心来着、以德报怨,原来他借款还是有条件的。幸好只是要她回答一个问题,不算难。

  “可以。”她大方应允,就算一百个问题她也有自信对答如流。

  “告诉我,为何你在醒来后,和以前判若两人?”这原因说实话他并不是非得知道,而且说不定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但他就是很好奇。

  她一怔,旋即端着笑脸和他对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答:“我昏迷时梦到扫帚星,她告诉我,我是她的分身转世,可我太柔弱了,一点扫帚星克人的气势都没有,令她好生失望,她恨铁不成钢、恨得牙痒痒,不过说了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并赐予我扫帚星克人的功力,要我将扫帚星的事迹带到凡间发扬光大,就这样。”吓死了吧?

  她口气云淡风轻,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一双水眸娇睨着他,手心接着摊在他眼前。“给钱。”是他说的,只要她回答问题就借钱。

  楚天阔笑着回望她,“给。”

  一来一往,两人对望的目光未离开过,四目相接,火花迸射,似在比谁态度最从容、比谁最虚伪,只可惜心脏不够强的小野狼,对上心机深沉的大野狼,注定略逊一筹。

  她说那段扫帚星赐她克人功力的事,好像根本没吓到他,一般人就算不全信,至少也会畏惧三分吧?但他看来完全没在怕,还猛对她放电……

  心快要Hold不住了,她连忙收起假意的微笑,暗中举白旗投降。

  她起身欲走,却被他挡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