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一刻,她确实深切感受到被捧在手心呵护的感觉了,她瞅着他,心想如果能再爱一回,她定会选择所爱,而不是随便找个只因令她心生同情的男人就将他视为家人,无微不至地照顾、付出和包容。也许……她会学会任性,反过来要求对方必须照顾、付出、包容她。

  大手停在她额际,凝视她明亮清澈的水眸,楚天阔的心明显悸动着。

  他知道自己在九阳城百姓心目中早已跳脱男女之别,有如活神仙,即便他对任何一个女子又搂又抱,也没人会道他不是,仅会认为该女子被他“加持”过,肯定福份满满,更有人愿意娶她。

  虽有这层认知,他并未因此为所欲为、贪猥无厌,反而在面对女人时仅倾听她们诉说心中的苦闷,却从不做多想,不是他真将自己当成活神仙,而是至今尚未有女人真的令他动情。

  近年来,媒婆主动上门和他提亲的对象不乏官家千金、富家小姐,论气质、家世,没一个输这名傅大少奶奶,身材面貌比她姣好者,更是大有人在,可是令他心动的女人,唯有“改变”后的这个她。

  他喜欢她全身上下散发活力,喜欢她敢大声说出自己内心想法,喜欢她无畏地迎视他的目光。他从她的眼神中明白她看透了他的心,知道他伪善的一面,这非但未让他感到不悦,反倒令他欣喜。

  他终于找到令他心头悸动、萌生情愫的女人了,这个恍若重生的茅芸香,她便是唯一能挑战他的女人。

  “茅芸香,你……变得很不一样……”黑眸瞅定她,克制不住的欣赏之情自心间涌出,“我,喜欢这样的你。”

  黑眸饱含笑意,他倏地俯首在她水嫩唇瓣印上一吻,这是一个他心头认定的宣誓之吻,昭告她是他楚天阔想要的女人。

  温碧萝傻愣的看着他,方才他……吻了她?心跳脱序,脑袋一片空白,她下意识地伸手挥向他,赏他一个巴掌。

  楚天阔伫立在书房里的铜镜前,镜里倒映出一张印上火红五指印的脸,他端详片刻,嘴角忽地扬起一抹笑。

  隔了一天,脸上的巴掌印尚未完全消褪,足见为他烙下此印的人手劲之大,远胜一般女子……思及此,两道浓眉皱起。

  失忆后的茅芸香,在他眼中成了谜样人物,无论说话谈吐、行为举止都和以往天差地别,但也就因为这些差异,才让他觉得她很迷人,连她赏赐的巴掌印看来都带着一股充满个性的呛辣。

  昨日他忽地吻她,她一开始怔愣了下,但理智回笼后,一个火辣的巴掌倏然印上他的脸。

  不是她的错,不能怪她,要怪得怪他自己,居然会为一个女人失了心魂,连她伸手挥向他都不察,但也就因为这巴掌,让他更坚定了她是自己要的女人!

  想进楚家门当他楚天阔的妻子,除了面貌外,还必须胆识俱佳。他不知她为何能在一夕间具备这些条件,但他想老天爷既然让他在雪地里救回她,使命在旦夕的她奇迹复活,兴许是要送给他一个能匹配得上的妻子吧,毕竟他在九阳城做的善事一件件堆起,足以登天,感动老天爷赐他一名娇妻,也不为过。

  至于她的身份……一个寡妇?那又如何?呵,他楚天阔既是九阳城民心目中的活神仙,思想自然超越被世俗教条局限的一般人,常人娶妻,娶贤、娶德、娶家世良好的闺女,这很好,但若能贤德、外貌和胆识兼具,是寡妇又何妨?

  不过他不介意她是寡妇,但旁人会介意,因此,在她这寡妇能再度寻觅幸福之前,得先去除她身上的无形枷锁,他要自己爱的女人也能光明正大的爱他。

  “公子,田家的染坊已到手。”钱管家进到书房来,恭敬地禀告。

  “很好。”他点头,嘴角微勾。原先他不想那么快出手,但这一两日他脸庞麻痛得紧,总得找件事做,宣泄一下。

  “邻县的邱家灯笼坊有意请我们收购……”钱管家正欲向主子请示是否执行收购事宜,却见主子扬手打断他的话,“公子,你有事吩咐?”

  “派人去给傅二少传个消息,就说傅老夫人昏迷不醒。”

  钱管家不明所以的问:“可……傅老夫人已经醒了?”

  楚天阔微微一哂,“给傅二少这个消息对我们有利无害。”

  钱管家心头打了个突,料想主子肯定是要对傅家祖宅出手了。

  “是,公子,我马上派人去。”

  外头忽然响起闹烘烘的吵嚷声,楚天阔眉一挑,没意外的话,肯定是他家的大牌丫鬟莲儿,又在替他阻挡上门借钱的外人了。

  “公子,我去看看。”钱管家连忙道。

  “去吧,没重要的事别烦我。”

  “是。”

  钱管家是仆人里唯一知道主子“宽容放纵”丫鬟有何用意的人,因为让丫鬟去挡人,比一般下人管用多了,上门借钱的一碰到软钉子,泰半摸摸鼻子就走人,若坚持没借到钱不走的,也不至于和小丫鬟们起冲突,主子使这一招真是高明。

  别看主子年纪轻轻,不管人事物各方面他都深思熟虑、运筹帷幄,就算是自家老爷如今仍亲自坐镇,也未必能有今日这番局面。

  只是主子的心思深沉难测,他这个“知情者”大多时候也仅是一知半解。即使他是看着主子长大的老仆,但也不得不叹,有时还真猜不透主子真正所想的是什么。

  然而出去见到上门者,钱管家立刻踅回书房。

  “谁来了?”见管家疾步转回,楚天阔心知来者来头肯定不小。

  “是傅大少奶奶。”

  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是她?”

  “公子……”

  “请她过来。”

  “那,给傅二少传讯息的事?”

  “照办。”

  “是。”

  钱管家离去了,楚天阔立在铜镜前,好整以暇地等着佳人到来。

  跳过丫鬟挡门那一关,温碧萝在钱管家亲自带领下进到书房,却瞥见楚天阔伫立在铜镜前“顾影自怜”,虽觉惊诧,但她仍视若无睹故作镇定,直接挑明来意。

  “我是来向你借钱的。”她开门见山地直言是不希望他误解,以为她私下来“献爱”。

  昨天他在傅家莫名其妙吻了她,她也回敬他一巴掌,而不知是巴掌声太响还是傅家祖先显灵,傅老夫人那时突然醒了,醒得还真是时候,间接化解了他们两人的尴尬。

  后来他和平日一样,露出一副救苦救难、温柔慈悲的样子,慰问她婆婆一番,片刻后便离去。

  她是不知他怎么想的,可她那一巴掌不是为自己打,而是为茅芸香打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