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子一呼喊,纵使心有顾忌,钱管家和莲儿依旧马上来到他身边。

  他背过身,弯下腰道:“帮忙把傅老夫人抱到我背上。”

  见主子竟然要亲自背傅家人,贴身丫鬟莲儿可是万般不舍,“公子,你别做这种事啊!”

  “公子,还是让我来背吧。”钱管家一脸惶恐的说。他这管家和丫鬟都在,哪有让尊贵的主子背外人看病的道理。

  “是啊,公子,让钱管家——”莲儿的话未完,就被楚天阔厉声打断。

  “照我的话做,救人可是一刻不能等。”

  “是。”见主子摆出严厉脸色,钱管家不敢再迟疑,立即领命照办,将傅老夫人从傅大少奶奶背上抱全主子的背。

  背上重量减轻,好不容易才能挺直身子的温碧萝,刚想稍微伸展一下,未料楚天阔突然腾出一只手抓住她。

  “走吧。”

  嘴里说“走”,但他压根是用跑的,被他拉着跑,她只好亦步亦趋跟着他。她担心他仅用单手托住她婆婆,两人又跑得急,若一个不小心把人摔出去,那可就惨了。

  推开他温热的大掌,她用警告的语气说:“把我娘背好,可别把她摔着了。”

  瞪了他一眼,移开视线前,她似乎瞥见他嘴角扬起一个痞痞的笑容。

  她不再看他,专心跟着跑,身子晃动,心也跟着摆荡。

  方才他抓住她手的瞬间,她的心就开始躁动,仿佛回到青涩年纪,第一次被异性牵手时那般悸动……

  可她不是小姑娘了,而且这人好像也不是第一次握她的手,为何她一被他摸到手就有触电的感觉?

  哼,这个楚天阔肯定是个老爱放电的坏胚子!

  不过……她偷瞄一眼,背着傅老夫人的他正全神贯注的往前奔,这模样——她不得不说,真是帅极了。

  方才听见小贩们的极力劝阻,她大概了解众人不伸手援助的原因,原来大伙视她为克星,所以不敢接近她,但是,他却不怕被她这个克星克死,三番两次救她的命,此刻更挺身亲力帮忙……

  这么想,他其实还是有副好心肠,不是如她所想的那般伪善,是吧?

  “娘,你一定要醒来,从今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让你每天吃饱饱,绝不会让你再昏倒。”

  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已昏睡一天一夜、脸色犹是苍白的婆婆,温碧萝满心自责,忍不住哭了起来。

  楚天阔刚送走大夫,踅回房内就见她掉泪,心蓦地一紧,眼神黯下,皱眉思忖。

  自从在雪地里捡回一条命,失忆后的她变得和以前很不一样,以前的她柔柔弱弱,别说有主见了,连听她出声说句话都难。虽然看起来我见犹怜、楚楚可怜的模样,但他从未将她放在眼里,更遑论搁在心上——

  搁在心上?没错,从在雪地里救回她之后,她的身影和与以往迥然不同的说话方式,爽朗气势便在他脑内盘旋,久久不散……

  “大夫走了,你也回去吧。”见他还不走,她下了逐客令,“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傅家人会谨记在心。”

  她有样学样,那些受惠者都是这么说的吧?不过她还不打算报恩,他别想趁机接收傅家的祖宅。

  这个男人太过好心,连她这超理智的“未来人”都感激涕零到想要跪下膜拜他,莫怪那些百姓会把他当作九阳城的活神仙……还好她还有一丁点理性,警觉他的最终目的是想要她乖乖奉上傅家祖宅,才连忙打庄。

  这人城府深似海,连她也差点沧陷,但凭良心说,若不论目的,他倒真的是超好人一枚。

  昨天他背着婆婆到西药铺,大夫诊断后,说她是长期营养失调、身体太虚弱才会昏倒,他听了就马上命钱管家买一堆食材送进傅家厨房,之后又帮忙送婆婆回家来。

  今早发现人还在昏睡,他又立即请大夫来看望,就算是亲生儿子能做的也不过如此。

  昨儿个在西药铺煎药时,药铺的小伙计阿生告诉她楚天阔真是大好人,大伙儿都说她是扫帚星转世,克亲爹、克亲娘,爹娘全死了,她大哥把她卖给邻县不知情的傅家冲喜,结果进门隔年丈夫就被克死,又隔一年,公公也死了。

  她在市集卖梅枝本来没人敢买,也是楚天阔出声说梅树林现在是楚家的,楚家是积善之家,买楚家的梅枝会有福报,这才有人敢买。

  见阿生没和自己保持距离,她问他难道不怕被她克?他笑说他没爹没娘,说不定也是什么扫帚星。再说身家财产一大堆的楚天阔都不怕了,他一个身无分文的小子有什么好畏惧的!

  总而言之,茅芸香和傅老夫人能生存至今,多少要感谢楚天阔对傅家的情义相挺。

  抹干了泪,见他还杵着,她不明所以的问:“还有事吗?”

  “没事。”他盯着她看,发觉她和以前最大的不同,是整个人变得很有生命力,即使伤心难过,也是很有活力的伤心。

  很怪异的解读,但他就是如此认为。

  瞥见他嘴角勾起一丝笑弧,那笑容莫名轻轻触动了她的心……不看不看,她不能看,因为他是个随时都能勾人心魂的坏人。

  “好多了吗?”他突然又出声。

  “还不是一样,没醒来。”她淡然回应。他现在是没话硬找话聊吗?婆婆从昏倒至今尚未醒来,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他的一双电眼应该不是只有放电功能吧?

  “我是问你。”

  “蛤?”她抬眼望向他,他嘴角那抹轻淡的笑容令人如沭春风,和暖舒畅,栽进其中就不愿离开。

  “有没有想起以前的事?”他淡笑问。

  “呃?以前的事……没有,我一想就头痛。”她轻按额际,佯装不适道。

  “那就别想了。”他的大手覆上她,帮忙她轻抚“疼痛点”。

  他此举让她一怔,却未令她不悦,她想起自己“上一世”死前,曾和那个黑心肝前夫说过的遗愿——希望下辈子能当个被男人捧在手心呵护的女人,得到他专一的爱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