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楚家本业是经营大宗南北货的商家,除此之外,楚天阔还对收购别人家的产业、祖宅有着极大兴趣,是他和那些恶意侵占别人家产的恶霸不同,他平日乐善好施,城里除了富人外,几乎每户人家都受过他的恩惠,不定时施放米粮就别说了,救急的钱他向来也大方借出,不写收据、不催款,莫怪会成为九阳城民推崇的头号大善人。

  有些家道中落的人受惠无数次,到最后日子实在过不下去,皆心甘情愿的拿着地契捧地卖他,卖了祖宅还跪地膜拜,感谢楚大善人的大恩大德。

  表面上看来,楚天阔的确是下凡来救苦救难的活神仙,他不偷不抢还先施恩惠,最后买地也是买卖双方心甘情愿、银货两讫,这种人确实是十全十美,全身上下无一处可挑剔的大善人——才怪!

  她想,只有纯朴的人才会认为他是大善人,她可不认同。

  大略了解后,她非常确定他是心机深沉的腹黑男,表面和善温文,内心却藏着阴谋诡计,活脱脱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的小人。

  一边想着,她手中的柴刀往头顶上方的细梅枝一砍,梅枝应声断裂。

  话说这个茅芸香可真天真,徒手摘梅枝一天能摘多少?摘到两手都长茧了只怕也卖没多少钱。

  因此一早,她向婆婆问了家中有无可砍柴的刀,婆婆疑惑的问她要做什么用。她说要砍柴,却把婆婆吓得老半天说不出话来,待她磨柴刀时,婆婆更是惊恐地像见鬼似的。

  没办法,这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婆媳真的很可怜,傅老爷娶了两个妻子,大房傅老夫人仅生一个儿子,自小又体弱多病,娶茅芸香冲喜,可惜一年后仍是病逝,隔年,换傅老爷撒手归西。

  自此之后,软弱的婆媳俩只得任由二房欺压,表面上二房承让地把祖宅、祖业留给大房,实际上他们早将祖宅里值钱的东西搬个精光。至于祖业……傅老爷在世时早已衰落,现今根本没在运作。

  她曾问婆婆祖业究竟是啥,婆婆却突地悲从中来,泣不成声,她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倒是这片梅树林,据说原本也是傅家的,二房将它卖给楚天阔,而楚天阔可怜她们婆媳没饭吃,便允许她来梅树林摘采梅枝到市集卖,因此婆婆才会说她们欠楚天阔太多人情。

  头顶上的梅枝已被她砍得差不多,她往上跳了几次仍砍不到更上头的,虽说她大可往横发展,去砍别棵树较低的梅技,但她这人就是这样,个性固执、太死忠,不仅对爱如此,连砍梅树也挺专一的……总之,她一定要砍到头顶上那段梅枝不可。

  爬树之于她是小Case,何况这些梅树不算太高大,因此她握紧柴刀、抱紧树干就开始动作。

  正往上爬之际,嚏睫的马蹄声传来,一眨眼,一人一马已然来到。

  “傅大少奶奶?”

  熟悉的温文嗓音从背后传来,令她背脊一阵泛凉。

  “你这是……在做什么?”

  额上有如冒出三条黑线,她一顿,恨不得马上灵魂出窍,钻进树干里头躲起来。

  他这人也真是的,看是要晚一分或快一分钟来都好,为什么偏偏挑这时候?现下她整个人卡在光秃秃的树干中间熊抱着树,以他这个成年男子的思想,大概绝不会将她想成可爱的无尾熊,倒有可能是将她此举当成小寡妇欲求不满,对树枝做出不礼貌的行为……

  不行,在他误解她之前,她得赶紧做出一番解释。

  “我要爬到树上砍梅枝……”怕他不信,她转身挥动手中的柴刀给他看。

  未料,她单手抱树手劲不够,加上松开的手又挥了挥,身子一阵摇晃没来得及抱紧树,整个人倏地往后仰,就在她即将摔下地面时,她感觉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被她的身子狠狠压住。

  梅树不高,她摔到地面的时间相当快,而他方才还在马背上,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冲过来接住她……呃,用双手当她的肉垫?

  重点是,他的手正伸在她的身体与地面之间,整个人抱着她,重心往前倾,他的脸近在咫尺,温热的气息喷拂在她脸上……

  她心一震,陡地发现他是个十足的Man汉子,没露出温文笑容的他,流露出一股魅惑人心的男人味,接住她身子的手臂更是强而有力。

  见他定睛看着她,不发一语,她也不客气地死盯着他,可一对上他的深邃黑眸,她的心不由自主狂跳起来,脸颊像迫不及待早开的红梅,红得似火、嫣红发烫……

  坐在傅家前院,温碧萝边绑着梅枝边想,那个楚天阔果真是个邪魔歪道。

  呃,这个措辞好像太严重了点,再怎么说他楚大善人还是有佛心的一面,只是她总觉得这个人表里不一。

  明明是个有着一双电眼的温文儒雅白面书生,在现代就是所谓的“花美男”,他写写书法、弹弹琴,她也不会笑他娘,毕竟他那副模样就是该做这些“合宜”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