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环顾四周,房里只有他和她,但她“眼前”只有他,未见那位小姐。“她在哪里?”她板着脸,怀疑他在唬弄她。

  楚天闲扯出一抹淡笑,修长食指指向她。“不就是你?”

  “我说的不是我,我指的是长得跟我很像的那位,她和你们一样穿着古……古……啊!”温碧萝低头瞧见自己身上穿的古装,忍不住惊呼一声,再瞠目细看,这一身素色衣服不就是那位“长得跟她很像的小姐”身上穿的那套?

  人家的衣服怎会在她身上?不,应该是说,她的灵魂怎会跑走人家的身体里了,那她不就是……借尸还魂?

  她惊诧的抬眼和他对望,他还是端着一副温文儒雅的笑容。

  “我想,你还是把药吃了。”

  她呐呐道:“对,我想我是该吃药了。”喝了这碗药,看看自己能否清醒些,也许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反正她已死过一次了,这股在她记忆中和死亡划上等号的药草味又有何惧?

  她,回不去了!

  坐在一间看得出来曾经气派十足、现在却显老旧的大厅,温碧萝觉得自己仿佛还身在梦境中。

  若她没料错,她真的是借尸还魂了,而且还是千里迢迢……不,万里……呃,可能是几千几万里,总之,她是穿越回古代了!

  在古代的梅树林里,她遇到和自己面貌长得极相似的茅芸香,据茅芸香的婆婆所言,为了家计,她这个傅大少奶奶每天都会到梅树林摘采梅枝变卖,即使下雪天也不例外。婆婆劝她别去,但她坚持,没想到昏倒在树林里,还好楚公子路过救了她,否则万一她有个意外,教婆婆孤苦一人如何活得下去……

  听完她不敢说出实情,因为这位年事已高的婆婆的好媳妇可能真的出了意外,不然她如何能顶替对方,让这一魂一尸结合且重新复活?

  既然大夫诊断她是失温太久伤了脑子,所以才会有些事记不得,她干脆顺水推舟当起失忆的茅芸香,别砸了大夫的招牌。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当一缕幽魂也可能会被“前辈”欺负,万一不小心晃到正在做法事的场子,还会莫名其妙被收走……唉,至少在古代她还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且老公死了,这太赞了,她温碧萝目前最不缺的就是老公,所以冲着茅芸香是小寡妇这点,她决定欣然顶下对方往后的人生。

  “芸香,外头冷,你怎么不在房里歇着?你的病还没完全好……”穿着一身藏青色衣袍的傅老夫人,眉头深锁,一脸担心样。

  老夫人担忧的神情,令温碧萝心生不忍,瞧瞧,虽然茅芸香死了丈夫,但人家的婆婆待她多好,关心之情溢于言表,不像她二十一世纪的“前婆婆”,见面一开口就是要钱,要是能搭火箭穿越来古代,她一定替前婆婆买票,来这里上一堂“好婆婆课程”。

  “娘,我身体很健康,只不过有些事一时还想不起来……你别担心,我会好的。”她露出笑容想让婆婆安心,却招来反效果,见到她的笑,傅老夫人反倒叹了口气。

  “唉,都怪我,你出门前已飘起小雪,即使你说会快去快回,那时我也该极力阻止你去梅树林的。”

  见老夫人叹声连连,温碧萝心头也跟着一喟,她是该极力劝阻媳妇出门没错,她不知道因为自己一时犹豫,遗憾已造成。

  当然,这事不能全怪傅老夫人,也不能怪茅芸香,一切都是命。

  穷人家为了生计拼死拼活工作的心情她最懂,茅芸香不过就是为了多挣几毛钱才会冒着细雪出门,哪知风雪无情,飘零细雪不久转为纷飞大雪,夺走她的生命。

  温碧萝起身扶婆婆坐下,安抚她道:“娘,没事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既然老天爷派她来修补这个遗憾,那她会尽全力将它补得天衣无缝,完美无缺。

  傅老夫人抬眼端详她,又是一叹,忽地苦笑,“大夫说你伤了脑子,可你的话却变多了,整个人看起来虽然还虚弱,但感觉……很不一样。”

  “不一样?”温碧萝颦眉,别说她和茅芸香长得一模一样,她此刻住的这副躯体也是茅芸香的,怎会有哪里不同?

  “我也说不上来……不过,你平安就好。”

  “噢,是啊,平安就好。”好是好,可为何婆婆的眉头总是紧锁着,像有重重心事。“娘,您是不是有心事?”

  她已顶替了茅芸香的人生,就要替茅芸香好好过日子,首要的自然是照顾好她的家人。

  “芸香,我们又欠了楚公子一次人情……唉,你说,这人情要怎么还?”

  原来婆婆担心的是这个?“娘,楚公子他又没说要我们还他人情,大不了我努力工作,先把药钱还他。”

  古代人也真是的,这一丁点人情,受惠者就看得比什么都重,有恩报恩,受人之恩是该记在心头,但也别搞得自己压力这么大,等有能力时再回报也不迟。

  何况就算她现在想回报也无能为力,这一间空荡荡的旧大屋里头完全没有值钱物,如何回报?

  “芸香,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唉。”傅老夫人幽幽地道:“我们欠楚公子的人情不只一回,他不要求回报才令我不安,哪天如果他想接手傅家祖宅和祖业,你说我们怎么拒绝得了他?”

  “蛤?”温碧萝一脸不明所以。

  “你坐下,娘把你该知道的事,再和你说一遍……”傅老夫人一拉着媳妇的手,将“她”的身世和傅家的现况处境娓娓道来。

  一早,趁天气好转,重新“复活”的茅芸香和往常一样到梅树林摘采梅枝。

  昨儿个婆婆将所有事告诉她后,她才知道那个号称“九阳城头号大善人”的楚天阔,原来是个笑面虎,不,根本是腹黑吸血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