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异想天开的想,会不会是她命不该绝,因此才看不到其他幽魂?因为她身上还有一些知觉耶……唉,即便如此又有何用?她连自己身在何方都不知!当务之急还是先想办法叫醒眼前人要紧。“小姐?快起来!”温碧萝看她一张脸冻得苍白无血色,她猜,对方是被冻昏了,或者……已被冻死?

  “小姐,快起来!别睡了。”不确定对方是否已香消玉陨,她使尽全力想唤醒对方,可惜对方似乎没听见她的呼唤,依旧一动也不动。

  就在她吼得声音都快哑了、急得跳脚之际,忽地听到远处传来马蹄声。

  有马就有人,不管来者是谁,都是一线希望。

  “太好了,小姐你有救了,我去前头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来……”才刚要跑向前,一股强大的吸力又将她带回来,她不仅摔疼了,还突然觉得寒气钻筋窜骨,冷个半死。

  冷,好冷,她又痛又冷,没多久便陷入无意识的黑暗之中……一屋子浓重的药草味,呛得昏睡中的温碧萝轻咳几声,迷糊之际她拉起棉被捂住嘴鼻。她讨厌这股味道,在她记忆中,这和死亡划上了等号。

  五岁那年,家里整天充斥药草味,因为她的父亲得了肝病却没钱上医院,只能听信村人说的偏方,径自上山摘草药服用,无奈最后仍是回天乏术。

  母亲托人将五岁的她送进育幼院后,从此她未再见过母亲,有的人说她母亲改嫁了,有的则说是跟别的男人跑了。

  那时的她小小年纪,直觉认定母亲是受不了屋里整日弥漫的药草味才会离家出走,是这个味道致使她家破人亡……

  “你醒了?”一道温柔低嗓自床边传来,她这才发现屋里还有其他人。

  她弹坐起身,警戒地挪了下身子,“你是谁?”一个白面书生,而且又穿着古装……最近流行古装剧是不是?

  “你该认识我的。”他似笑非笑的说。

  是哪个演员明星吗?她脑袋沉甸甸地,想不起来,“你直接说吧,我不想猜。”

  她的反应令他蹙眉怔愣了下,温柔无害的笑容噙在嘴角,“我是楚天阔。”

  “楚天阔?不认识。”她虚弱地出声,其实不只脑袋昏沉,整个身子更沉得像有千斤重。

  “傅大少奶奶,我家公子一片好心救你,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装不认识,太过分了!”一个端着药的丫鬟看不过去,挺身为主子抱不平,又似乎当她有传染病似的,忙不迭退了一步。

  “我们楚公子可是城里的大善人,没人不认识他,而你们傅家人更该认识……”

  “莲儿,傅大少奶奶还病着,别怪她。”楚天阔微笑说道。

  “……是,公子。”温碧萝冷眼瞧着这一幕,美女微笑倾城,这位公子的微笑……看似无害却有如勾人心魂的毒物。

  伶牙俐齿的丫鬟一见他笑,马上乖得像只柔顺的小绵羊。

  她捏着鼻子,视丫鬟手中端的药为猛兽,摆手含糊道:“麻烦拿走,我讨厌那味道。”

  不甘心伺候也不愿接近她的莲儿瞪她一眼,求之不得地转身欲走。

  楚天阔唤住她,“莲儿,把药给我,你先下去休息。”

  “公子你别……她可是会克……”莲儿不甘伺候她,更不愿让尊贵的主子服侍她,左右为难之际,手上的药碗已被楚天阔接过去。

  “不许胡说。告诉钱管家请他通知傅老夫人,要她别来了,晚一点我会派人送傅大少奶奶回去。”他脸上维持一贯的温文笑容。

  “为什么?这会儿天都亮了,她也已经醒了。”莲儿又悄悄退了一步。

  “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雪,地上积了厚厚一层,你忍心让老夫人独自踏雪而来?”

  “我的意思是让她自己回去。”莲儿不依的说。

  “同样的道理,你忍心见一个刚从鬼门关回来的人又虚弱地倒在路上吗?既然救了她,何不好人做到底?”

  “我……公子,你太好心了!”莲儿跺脚道。即便肚里有一堆抱不平的话想说,但一对上好心肠的主子,再多说一句只怕会显得自己很坏心。“公子,那我先下去了。”她轻声细语地向主子告退,临走前又瞪了床上的女人一眼。

  丫鬟对自己的敌意,温碧萝没特别感觉,此刻她犹如身坠五里雾中,不知身在何处,完全弄不清楚眼前这人是何方神圣。

  方才她的视线在主仆两人间流转,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嗯,这对主仆间有暧昧?就算有,那关她什么事?反正她也没兴趣打探八卦,而且觉得不对劲的也不是这档事。那到底是……

  定睛看着自己眼前正细心将药吹凉的男人,她终于发现不对劲之处——他们的穿着!

  他穿古装,他的丫鬟也是,连这个房间也古色古香……除了一扇玻璃窗外,其余家具都散发古董味,她不记得自己有接演古装剧——不,她本来就不是演员啊!

  “傅大少奶奶,先把这药喝了。”他微笑将药递给她。

  她蹙眉皱鼻,“我不喝,我说过我讨厌药味。”

  “大夫说了,你若能醒来,那肯定是傅老爷和傅大少爷在天之灵保佑……”

  这席话,更让她摸不着头绪了,他和他的丫鬟左一句“傅大少奶奶”、右一句“傅大少奶奶”,现在又蹦出傅老爷和傅大少爷……可她不认识什么老爷、少爷的,黑心肝的人倒是认识一枚——

  思绪渐渐运转,她想起芝加哥的圣诞Party、不知情成为小三的凯瑟琳,以及之后她被撞死了。

  她正想追救护车见自己最后一面,然后她的魂魄被天空中的大黑洞吸走,莫名飞到一处树林里……

  再度瞥向他的穿着,她倏地想起那个也穿古装却趴倒在树林里的“她”。

  “她呢?”

  “谁?”

  “有一个女的,她倒在树林里,穿着素色的古装服,还有她长得跟我一模一样……”她情急的问。

  他愣了下,旋即又漾开温文笑容。

  “我是在跟你说正经事,你干么笑?”人命关天呀!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你到底有没有救她?”有救没救说一声嘛,不要只光笑。

  “我想,应该是有。”他不疾不徐的说。

  “救活了吗?她人呢?”她再问。

  “是救活了,而且……人就在眼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