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Tony在这儿!”一位金发男子站了出来。

  温碧萝登时松了一口气,看来“Tony”很通俗,很多人取这个英文名。她不该怀疑老公的,东扬目前专心学业,绝不会见色忘妻。

  “Tony……噢,不,你不是我的Tony。”凯瑟琳把金发男子轻轻推回去,又一个叫“Tony”的男子出现,同样的戏码换来后头女生们的嗤之以鼻。

  经过三个“Tony”出现后,第四个“Tony”出现了,那人在下巴黏上一大片落腮胡,看来很假,但她仍认出来了……是东扬!

  “东扬!”她的声音不小,却被全场的鼓噪声盖过,大伙儿哄堂大笑,许是在笑他的落腮胡太假。她想,老公一定也是被安排当搅局的人员之一,三秒钟后肯定就被推回人群中。

  未立即上前“认亲”,她和全场人一样笑着,身材不高又微胖的老公黏上落腮胡后,外表看来老了十岁,不像学生倒像教授。

  “你……是Tony?”凯瑟琳明知故问。

  “不,我、我不是……”何东扬装出一副想表明身分又不敢的为难样。

  “不,你是,你是Tony,你是我最爱的Tony。”“不,凯瑟琳……”“Tony,你听我说,我爹地已经答应让我们结婚了。”“真的吗?”“当然,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场中上演一出苦情记,后头的女生又忍不住揶揄道:“光明正大?那Tony搬来和她同居三个月,这三个月是偷偷摸摸的吗?”另一个女生低笑,“就算吃软饭,他还是有自尊心的,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们同居的事很难有人不知道吧,我们的凯瑟琳公主可是很高调的。”两人边说边笑,站住前方的温碧萝脑袋却像被人轰了一枪,她们说他三个月前就搬进来和凯瑟琳同居了不,那个Tony一定不是东扬!

  可不管她如何不相信,眼前确实活生生上演揭晓答案的戏码,凯瑟琳将何东扬下巴处的假落腮胡撕掉,两人高兴地相拥接吻。

  时间拿捏得当,午夜十二点即将到来,主持人和Party的客人们配合度极高地大声倒数。

  “五、四、三、二、一……”众人击掌欢呼,沉浸在喜悦中的凯瑟琳还当众宣布她和男友的喜讯。

  “各位,我和Tony决定下个月结婚了。”在欢呼声后,众人反问男主角:“Tony,你确定吗?”看来也是排演过的桥段,可是何东扬的笑容和回答一点都不像作假。

  “当然。”他深情看着凯瑟琳,并且给了她一个深吻。

  周围疯狂的鼓噪声令温碧萝脑袋嗡嗡作响,不知哪来的神力,她挥臂排开前方几个大块头,怒不可遏地冲到场中央瞪着何东扬。

  “东扬,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你要和她结婚,那我呢?”她用中文问。

  “碧、碧萝……”见到她,何东扬先是吃了一惊,旋即表情恢复镇定,转身向凯瑟琳介绍道:“凯瑟琳,她就是我和你提过的碧萝。”“噢,碧萝,很高兴认识你。我想是Tony通知你来的吧?我即将和你哥哥结婚了,上个月你的父母也来过,他们很高兴——”“爸妈来过了?”温碧萝一听大为光火,瞠目诘问:“而且你说我是谁?你的妹妹?”未理会她的质问,何东扬好声好气的和凯瑟琳说:“凯瑟琳,不要耽误宾客的欢乐时光,让他们继续跳舞。我和碧萝到外头说说话。”说罢,他硬拉着温碧萝往外走。

  “何东扬,你有种就在她面前告诉她事情的真相!”温碧萝心痛又失望,气得龇牙咧嘴。

  何东扬不理她,硬拽着她往外走,踏出屋外,听见屋里音乐声再度轰隆响起,他狠狠将她甩开。

  “温碧萝,谁叫你来的?你这身穷酸样真是让我丢脸极了!”他嫌恶的说。

  “何东扬,这个时候你还有脸说这种话?我是你老婆,每个月赚钱供养你读书还拿钱给你父母——”“就那么一点钱,你也好意思一直提?凯瑟琳能给我的,比你多好几倍!”她瞪着他,气到差点说不出话来。“所以……你要和她结婚?”“对,没错。”“那我呢?”温碧萝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她剖心掏肺将他视为“家人”的男人,陌生到彷佛她从不相识。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写好了,你最好马上离开不要在这里闹,这里可没有那间不入流的自助餐店给你撑腰!”的一声,一记火辣辣的巴掌印上他的脸。

  “它怎么不入流了?你能站在这里,全靠它赚钱送你来;你的爸妈到现在还没饿死,也是拿我在那里赚的钱!”她狠瞪他,咬牙切齿的说。

  “温碧萝,你疯了……”何东扬被她发狠的举止给吓住。

  “我是疯了!我一心把你当家人,为了你强迫自己收敛强悍的作风,对你温柔、给你温暖、百依百顺,要什么都给你,这一切无非是希望我们可以组一个甜蜜的家庭,可是,你给我什么了?我不是不知道你和你父母得寸进尺,但因为我把你们当家人,你们过分的要求我都可以包容……”“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何东扬退了一步,和她保持距离。“从现在起,我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之前因为我们是夫妻,所以你赚钱供老公读书、供养公婆都是媳妇该尽的本分,也是你心甘情愿……”温碧萝不敢置信自己亲耳听见的话,她犹如大梦初醒,悔恨当初没听老板娘和同事的劝阻,执意为眼前这个混蛋付出所有,结果落得现在这种下场。

  她没家人吗?不,她有,育幼院的院长和老师、同学,以及自助餐店老板娘和同事都比他更有资格当她的家人,当初她是怎么了?怎会选择他当自己想照顾的家人?

  她想起来了,因为这男人每餐都吃一碗白饭加卤汤,激发了她的同情心,进而想照顾他,可她无怨的付出却换来他冷情的对待,如今她视他为混蛋,也许他早将她当笨蛋看了!“何东扬,我温碧萝不是好欺负的,你这个陈世美绝对会有报应。”她狠瞪他道。

  此时,她大可揍他一顿,但她不屑,因为她清醒了,她要回台湾找律师,商讨如何把给他的钱追回来,之后她要把钱全捐给育幼院,绝不浪费一分一毫在这个垃圾身上。

  她转身想去庭院拿回行李,何东扬却误以为她想进屋去向凯瑟琳戳破他们的关系,情急之下紧抓着她。

  “干什么”“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他将她用力一拽往外走,见到管家疑惑的看着他们,他故意露出一副懊恼的模样,“凯瑟琳说你不该让这位不受欢迎的客人进来。”管家听了心一惊,连忙合力将她推出屋外。

  温碧萝气极用英文大吼,“我是他在台湾的老婆,你最好告诉凯瑟琳,让她明白他不是个好人!”“别理她,她是来闹场的。”何东扬赶紧自清道。

  温碧萝才不管凯瑟琳的管家相不相信她的话,反正她已据实以告,凯瑟琳若还想往坑里跳,与她无关。

  “把我的行李还来。”她在门外嚷着,告知他们自己的行李“寄放”处。

  管家替她取来了,何东扬却一把抢过,将她的行李丢出矮墙抛至路中央,还警告她不准再来。

  千里迢迢而来却被老公如此绝情对待,再坚强的人心还是会痛,她失魂落魄的走向路中拿行李,但却不小心被行李绊了一下,整个人无力地跌坐在路中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