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大房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平安夜里,来自台湾的温碧萝穿着一件白色羽绒外套,独自在美国中西部大城市芝加哥街上行走,身影在飘起小雪的夜中更显寂寥。

  二十五岁的她从小在育幼院长大,高中起半工半读,出社会工作赚钱已经十年,但她不以为苦,反而感谢老天爷让她在大学旁的自助餐店工作时遇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她的老公何东扬。

  当时他在读硕士,每天都来自助餐店里吃饭,两人因而相识相恋到结婚。虽然婚后不到一星期他就飞来芝加哥,可她不怨,因为老公很上进,是来攻读博士学位的。

  自助餐店的老板娘常跟客人打趣说店里有位准博士夫人,让她觉得害羞又欢欣,她的老公可是她温碧萝这辈子最引以为傲的家人。

  不过……她却是夫家觉得最丢脸的家人。

  她只有高中夜校的学历,和丈夫相比差了一大截,当初和老公登记结婚时,夫家人一个也没到,自然也没公开宴客。反倒是视她为家人的自助餐店老板娘看不过去,自己出钱在餐厅办了桌喜酒,宴请店里同事恭贺她结婚。

  夫家人不接受她,她当然也没与夫家人同住,为了省钱,她和从前一样住在自助餐店不远的学生租屋处,一间只能容下一张单人床和简单卫浴设备的小房间。

  老板娘对此颇有微辞,可她甘之如饴,活到二十五岁好不容易有了真正的“家人”,她很珍惜,正因如此,她必须更努力省钱、赚钱,帮助老公完成学业。

  她拿出所有积蓄为东扬还清大学和硕士的助学贷款,目前除了支援他读博士的经费外,每个月还给公婆一万五千元当生活费。

  这是由于东扬出国的第一个月,公婆来店里跟她索要生活费,老板娘和店里洗菜的阿勤嫂替她抱不平,和他们大吵了一架,当晚他和她视讯时就显得很生气,觉得她没把他的家人当自己人看,还说既然这样,那他就去餐厅打工赚钱汇给父母。

  为了让他能无后顾之忧地安心求学,她只好点头答应每月支付公婆的生活费。

  阿勤嫂每每提及此事,总捶心肝地说,自己没能抢先一步把她拉来当儿媳妇,是这辈子最大的失算。

  而为了支付“一家人”庞大的开销,除了自助餐店外,她另兼了送报和打扫夜市的工作,这让老板娘在心疼之余更总骂她傻——“你替他还清助学贷款,他们的儿子等于是靠你栽培才能读完大学、硕士,连出国读博士的钱也是你出的,他们当父母的到底为他做了什么?有什么好跩的?他们不愿承认有你这个媳妇,却理直气壮要你拿生活费给他们,真是厚颜无耻!”东扬出国至今半年多了,她身兼三份工作,有时忙过头未按时给公婆生活费,后来他们得知自助餐店的发薪日,索性当日直接来拿。

  但他们来时,总不愿进到他们认为不入流的自助餐店里,而是到对面的咖啡店喝咖啡,等她送钱去。

  有时老板娘会故意不发薪给她,等候多时的公婆见她未送钱去,便顶着一副嫌弃的嘴脸过来询问,老板娘就会不悦地讽刺他们几句。

  她知道老板娘和同事都为她觉得委屈,但再怎么说,老公的父母就是她的父母,他不在台湾,她替他照顾父母也是应该的。能为“家人”付出,她活在世上才更有意义。

  今天是圣诞节,上个月起老板娘和同事就一直鼓吹她来美国找老公,知道她舍不得花钱,老板娘特别给她一笔奖金贴补她买机票,还告诉她先别让东扬知道她要去,给他一个大惊喜……其实,她知道老板娘不是要她给老公惊喜,说“突击检查”还比较贴切,因为第一个月后,东扬就再也没有与她视讯了。

  她原本不觉有异,毕竟她忙工作、他忙学业,自然没多少时间视讯,为了省钱,他将手机也退了。

  只是他连E-mail也寥寥无几,每回收到信的内容总是要她多加点生活费给他和他父母,﹁新婚夫妻﹂彼此间唯一的联系未有问候,劈头就是要钱,莫怪老板娘都忍不住骂说她遇到的是诈财骗婚集团。

  纵然心中存疑,可她绝不是想来突击检查,她只是想念老公,想来看看他。他一个人在异乡求学一定很苦闷,她未先知会他就来,真的只是想给他惊喜,而且她已先向老板娘预支下个月的薪水,把他下个月的生活费也带来了。

  原本预期东扬见到她会吓一跳,然后高兴的抱着她,可她到他先前给的住处地址时,开门的却是一位日本留学生,对方似乎人不太舒服,一脸精神不佳、昏昏沉沉的模样,他用英语和她交谈,她一直有在自修学英文,简单的沟通她还听得懂,日本留学生大致的意思是说他是东扬的同学,东扬搬走了,现在这地方换他承租。

  然后,他给了她一张邀请卡,说自己人不舒服无法前去参加这个圣诞Party,不如让她去,重点是,他说东扬也会参加这个Party,她就能找到他了。

  飘起小雪的平安夜,路上呼啸而过的计程车上泰半都有乘客,等了片刻,终于有计程车愿意停下来载她,坐进车内,她见车内的前后座用透明压克力板隔开,便将邀请卡从中间空隙往前递给司机。

  “麻烦你载我到这个地方。”她用略显生涩的英文说。

  司机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她松了一口气,还好司机懂了,否则她真不知自己该如何前往。

  车子往前行驶,后座的她开始雀跃期待,再过不久就能见到她的新婚夫婿、她懂事以来第一个真正的家人——何东扬。

  “你是大野桑的女伴?”计程车司机载着温碧萝来到一座私人豪宅前,门口处有位看似管家的中年男人,他看了下邀请卡,又看向她。

  大野桑?对了,她看邀请卡上是写着这个名字。她猜这是学生派对,邀请卡上未写正式姓名,或许是平常同学都如此唤那位日本人。

  “对,我是。”温碧萝点点头。她虽未参加过派对,也知道唯有受邀者才能入内,既然大野桑好心将邀请卡送给她,她就暂时充当一下他的女伴,不要辜负他的好意才是。

  见她未有打扮,管家内心狐疑的打量她,不过看她拉了一个行李箱,他想这位小姐可能是赶不及,打算来此再装扮吧。

  “小姐,请进。”管家放行后,忍不住叨念一句,“Party已经进行好一段时间,下回请早点过来,免得你的男伴空等。”温碧萝愣了下,管家大概以为大野桑已在里边等她了。“好的,真抱歉,下回我一定会准时。”她暗中吐舌,疾步往主屋前进,能过守门这一关最要紧,他爱念就让他念。

  外头好像又有人过来,管家未跟着她,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越接近主屋,音乐声越大,拉着行李的她想想不妥,要是让东扬的同学看到她拖着行李来找他,事后肯定会笑他很久,反正行李箱内只是一些衣服,她便将它藏在步道旁的花圃旁,拎着一个手提包进入屋内。

  昏暗闪烁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和一屋子疯狂玩乐的人,温碧萝傻站在门口处举目梭巡,想找人问一声,却发觉每个人都很High,根本没注意有“外人”进入。

  她正愁找不到东扬时,震耳的音乐声嘎然停止,有个像是Party主持人的年轻男人语气轻快高扬地说——“如果你不是全场最漂亮的女生,请往两边站。”这话一出,大伙似乎都知道主持人在玩什么花样,皆笑着往两边退开,她也被迫挤到后边。

  人群散开后,只见一位穿着白色蓬裙的金发美女独留在场中,聚光灯照着她,口哨和叫好声不断,显然很受欢迎。

  当然,大多男生都喜欢她这位美女,但有些女生则不然——“她哪里是最漂亮的?我们两个比她还美……”在温碧萝身后的两个女生其中之一,用英文不以为然道。

  “因为我们不是富家千金,而她是。看开点吧,至少看在今晚她邀请我们来她家参加圣诞Party、免费享受五星级饭店才吃得到的餐点和甜点分上,就让她当一次最漂亮的美女又何妨,毕竟平常她根本没这个机会。”听着两个女生的嗤笑谈话,温碧萝看向场中的女生,对方其实挺漂亮的,身为金发美女又是富家女,很令人称羡。

  被现场气氛感染,她差点忘了自己是来找老公的,但放眼望去除了最美的女主角伫立的地方有光外,屋内一片漆黑,她本想就近向后头两位女生探询,可就在此时,主持人又说话了——“现在,我们要请今晚最美的美女凯瑟琳,在人群中找出她的王子……”“真是幼稚!”后头其中一位女生又低语。

  “她高兴就好。”“快十二点了,她该不会是想和Tony玩倒数接吻吧?噢,我的天,不要好吗?今天可是平安夜,不是跨年。”听到“Tony”,温碧萝心头一震,东扬的英文名字就是Tony,该不会……“Tony,你在哪里?”凯瑟琳果真站在原地,做出呼喊的模样。

  “真是够了,她也太幼稚了,都几岁了还以为自己是童话里的公主啊。”后头又传来不屑的低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