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隐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夏瑜按捺着狂跳的心脏,又问:“干什么送我勿忘我?”

  “勿忘我、勿忘我,提醒你不要忘了我。”他促狭地朝她笑了笑,弄得她脸色不自然地转过去。

  勿忘我……他解释得这么暧昧,她的眉狠狠地皱成了小山,“你不要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

  “我是认真的。”程毅良也有心无力,明明他说的都是实话,她怎么会认为他说的是谎话?

  “那你是不是接下来要告诉我,你喜欢我,你之前的行为确实是在追我?”她不可置信地说。

  “当然。”程毅良一笑,俊美无俦的脸上带着浓浓的宠溺,“不然我为什么死缠烂打。”

  他承认了!夏瑜身体像被无数的针刺着似的,她不安地扭着身子,脸上的神情扭曲了,“程毅良,你不要耍我了……”

  他一双眼睛像是看透了她的灵魂似的,锁住她娇艳的小脸,“我为什么不跟你离婚,为什么要跟你上床,为什么要跟你一起生活,为什么将地让给你,为什么?”

  她的呼吸几乎窒息了,就像有人将她按在了密封的袋子里,让她无法呼吸,“因为……”他不是在跟她玩游戏,因为这样玩游戏成本太大了,他们是商人,最注重的就是利益,可这个游戏对他而言,没有利益。

  “因为我爱你。”他认真地看着夏瑜,一字一句地说:“我爱你,小瑜。”

  夏瑜坐在那,她的耳朵听到他的话,她只觉得一切太不可思议了,又听到他问她,“小瑜,你为什么容忍我纠缠你,让我上你的床,让我住进你的房子,让我霸占你的所有?”

  是的,她不断地让步,因为他的逼迫,他拿什么逼迫她?拿他们隐婚的事情逼着她,她怕吗?她怕。

  她真的怕,可她再怕,她也是夏家的长女,无论出什么事情,她都要全部担起,所以后来她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但他还是能将她死死地抓住,为什么?

  他露出一抹柔情似水的笑容,信誓旦旦地说:“你爱我,你夏瑜爱我程毅良!”

  她好慌,她端起一旁的水,狠狠地灌了一口,温热的水冲淡了她的慌乱,“良夏之夜是你开的。”

  她很肯定地说,他意外地看着她,点了点头,夏瑜又问:“其实,你从来没打算跟我离婚?”

  “从我意识到我爱你开始,我就没打算跟你离婚。”他很坦诚地说。

  “你故意将地让给我,又为什么?”

  “嗯?”他风情地一笑,“我在努力打动你啊,小瑜。”

  她的脸唰地一下红了,他果然在追她,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非常有心机,开店、送花、让地……他做得好没有下限!他是一个商人,他怎么可以忘本,商人最重利,她在他的心中比任何利益还要重要吗?

  这个想法一旦跳出,夏瑜的脸越发的红,她不是自恋,他确实在告诉她,他对她有意思,他是真的想拐她当“水某”的,而不是纸上谈兵的老婆。

  在她恍惚的时候,他接到了电话,“爸?嗯,那块地没有抢下,对,有原因,我送给我‘水某’了……”

  夏瑜就像在火锅上的蚂蚁,难受极了,脸红彤彤地看着,他神色淡定地坐在椅子上被电话那头轰炸着。

  “知道了,有空我会带老婆回去给你们看的。”

  她不知所措了,看程毅良挂了电话,又说:“你疯了!你爸跟我爸……”是商业竞争对手欸。

  “不是大问题。”他安慰地摸了一下她的脸,指尖染上她火烫的热度,“只要有利益,敌人都能成朋友。”

  “什么意思?”

  “联姻,夏氏和程氏的联姻,想必没有人能想到吧。”他受不了夏瑜这么娇媚可爱的模样,伸手将她拉坐在他的大腿上,大手圈住她,发现她不断地发抖。

  他几乎第一时间就看穿了她的想法,“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缠着你。”叹一口气,“这个方法只是为了解决我们结婚而产生的矛盾,而不是我死也不肯跟你离婚的原因。”

  他受不了,看她一副他是小人的神情,他张嘴轻啃了她的小脸,“要是再乱想,我不介意身体力行让你明白。”

  他掌下的娇躯抖了抖,显然是怕了他的索求无度,他凑过去轻含着她的耳廓,“我爱你。”

  夏瑜整个人失魂地坐在他的怀里,就连上菜了,他亲手喂她吃饭,她都乖乖地由他去了,因为她小小的脑袋都在想,程毅良为什么会爱她?

  他不该爱她,她虽然漂亮、有家世、脑子也不差,可他不该爱她呀。

  “你怎么会爱我?!”她幽幽地开口。

  程毅良拿着纸巾擦拭着她嘴角的污渍,“为什么不能爱你?”停顿,“你也爱我,不是吗?”

  “我哪里爱你?”她回过神,给了他一记凶狠的眼神。

  程毅良得意地一笑,伸手按住她的后脑杓,饥渴地吻了下去,他吸吮着她的小嘴,勾缠着她的香舌,听她敏感地发出一连串细细碎碎的嘤咛,他一边吻着,一边低语,“如果不爱,你会让我这么吻你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一切好像存在得理所当然,他的吻、他的拥抱,以及他温热的体温,她在习惯他的一切。

  “你会让别人这么做吗?”他低沉地问她。

  她快速地摇头,沮丧地低了下头,心不甘、情不愿地承认,她的确爱他,这个事实让她的脸色苍白不少。

  程毅良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他脸色阴暗地箍住她的腰,阴森森地说:“爱我有什么不对?”他的条件很好很好。

  她叹息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移开了眼。爱他有什么不对?她为什么总觉得以后她会被他吃得死死的,她一点也不喜欢被他吃得死死的感觉。

  程毅良阴郁的站起来,买了单,搂着夏瑜往外走。她弄不懂他雷厉风行的作风,腰上的掌格外用力,她吃痛地跟着他走了出去。

  “阿良?”

  夏瑜转头一看,竟然是程母,脸色微青,好想长一双翅膀飞走,可某人死死地抓着她不放。

  “妈。”程毅良淡淡地说。

  程母上一回就从程毅仁那里听到了惊世骇俗的消息,吓得都想打死程毅良这个不孝子,夺命连环call将他喊回来,终于从他的嘴里知道了未来媳妇是谁,可一直没有机会见到。

  程母是有经验的过来人,她只稍稍一想,与程毅良母子连心,程毅良可是知道她今天会在这里的。

  程母站在不远处,望了望夏瑜,笑咪咪地说:“老眼昏花,我有点看不清这位小姐,下次带这位小姐回家吃饭吧。”

  儿子想听的就是这句话吧,程母心知肚明。她很开心如果夏瑜是她的媳妇,那么她跟闺密是亲上加亲。

  程毅良一笑,爽快地说:“知道了,妈。”

  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她慢吞吞的像一只乌龟,他动一下,她就钻回了龟壳,不期而遇的巧合为的便是断了她的后路。对他,她会拒绝,对着他的母亲,她还能这么坚定地拒绝吗?他心机深如海沟。

  他跟程母说了一声,便抓着她上了车。

  夏瑜僵硬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她的预感没错,她果然被他吃得死死的。

  她还未从整件事情中恢复精神,程毅良又飞来一句,“妈的话,你听到了。”

  妈的话……她内心泪流满面,事情的发展跳跃得太快了,她一下子就有了婆婆,她头痛地靠在车窗上,却听到他又说:“什么时候带我去你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