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隐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经理,我去帮你端一杯热水。”阿珍说道。

  “好,谢谢。”夏瑜颔首,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她整了整衣服。她今天穿了一件领口较窄、较高的套装,因为胸前被某人摧残得不像样,只能努力地遮着。

  程毅良不知道吃了什么,好像肾上腺激素很活跃,导致她每天成了砧板上的鱼,被他翻来覆去,煎炸清蒸。

  她不是没想过逃,只是他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去学了什么媚术,没事回来就对她展现男性魅力,她很自然就沦陷了,想想她自己也觉得可耻。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出现一阵阵骚动,她扭头一看,就看到了夜夜相对的那张脸,她迅速地转过头,无动于衷地一动也不动。

  她隐约能听到后面人的声音,耳朵动了动,她不由自主地听进去。

  “程总裁怎么过来了?”一个中年男子问道。

  “过来看看。”程毅良温和地说。

  “说是过来看看,应该很有把握吧。”另一个年长的男人说道,显然是不相信他只是过来看看。

  程毅良淡笑不语,打过招呼就往位置走去。

  夏瑜一边听着那边的动静,一边等着阿珍回来,一道身影落坐在她的身边,她一抬头,眼角隐隐地抽搐了一下,“程总裁,你好。”

  “你好。”程毅良伸手。

  夏瑜瞄了一下他的手,犹豫片刻,才伸出纤纤小手往他的手上一放,蜻蜓点水般很快地收了回来,余光瞄到不少人在看他们,她低声道:“你干什么?”

  看她偷偷摸摸的模样,程毅良想笑又很气,他是她老公,又不是情夫,这么提心吊胆的神情在他看来简直是多此一举。虽然他答应隐婚,可没说永远隐婚,只是权宜之计,她却信以为真,“过来跟你打招呼。”他说。

  “滚。”她翻了一个白眼,不客气地说。

  此时阿珍回来,看到位置上坐着的人,吓了一大跳,但很快就冷静下来,朝夏瑜说:“经理,水。”

  夏瑜正要接,程毅良很顺手地替她接过来,放在她的手上,如此亲昵的举动惹得周围的人都一愣,根据他们所想,程毅良和夏瑜是敌对公司,关系怎么变得这么友好呢?夏瑜的位置一边是走道,一边是位置,本来位置是阿珍的,被程毅良抢走了,阿珍无措地站着,频频看向夏瑜。

  夏瑜立刻就看向程毅良,想让他滚开,哪知他先对阿珍开口了,“不好意思,这个位置可以让给我吗?”

  阿珍呆呆地点头,等她感受到夏瑜杀人的视线时,她立刻低头,坐到了夏瑜后面的位置。

  夏瑜气死了,她的人怎么听程毅良的话!忍住胸口排山倒海的怒气,她尽可能地压低了声音,“你到底想干什么?”

  程毅良微微倾向她,“陪你。”

  夏瑜蹙眉,他在对她调情?流氓!她索性转过头,压根不理他,他则是一直挂着笑容,舒心地坐在她的身边。

  他跟她,似乎从来没有光明正大地一同出现在别人的眼皮底下,因为他的老婆,直要求不准让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他们总是偷偷地说话和接触。

  于是,程毅良的心情格外的明亮,夏瑜的心情却完全相反,她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她振着唇、板着脸坐在那。

  两人明显不同的情绪在外人看来多了几分猜测,有人认为程毅良肯定偷偷示威了,这块地非程氏莫属,也有人认为,一向对立的两家人怎么坐在一起,莫非是心和面不和?

  别人投射过来的眼神,夏瑜当作没看见。

  她的心有些乱,程毅良到底想干什么呢?从他送了勿忘我开始,他天天让人送勿忘我到她的办公室,弄得她办公室像花海,她以为他会送些别的花,例如她骗他说很讨厌的玫瑰,但他却一心一意地只送勿忘我。

  一个男人送女人花,坚持不懈地送,其中的意思真的让人很难不多想,夏瑜几乎开始怀疑他是真的在追她了,但没有理由啊。

  夏瑜胡思乱想,心神不宁,拍卖会已经开始了,她精神无法集中,身后的阿珍轻轻地推了她的手臂,“经理?”

  夏瑜回过神,复杂地看了一眼程毅良,于是垂眸,听着别人的喊价,不知不觉,已经喊到了一亿三千万。

  她坐着,很耐心地等着,等到价格喊到一亿七千万的时候,她正要举牌,身边的程毅良比她快了一步,“两亿。”

  程毅良举完牌,朝她眨了眨眼,黑眸里夹杂着一些她看不懂的情绪,似是宠溺、似是暧昧,她的心跳漏了一拍,沉默地转过头。

  从程毅良开口之后,没有人再说话了,主要原因是这块地虽好,但是惹上了程氏就麻烦了,程氏财大气粗,多少钱都拿得出来,他们要是硬拚,光是资金上就拿不出来,没有本事跟人家拚。

  其实两亿的话,他们还是可以跟的,就怕喊价喊高了,到时候程氏又不要,那么吃亏的还是他们。

  场所一片安静,夏瑜在短暂的失神之后,连忙回过神,她举了牌,“两亿一千万。”

  她喊得很小家子气,她是故意的,因为她相信程毅良肯定会跟她争,她也有顾忌,就怕程毅良这个黑心的家伙到最后突然丢了一个大难题给她,她可不想被程毅良耍。

  但,出乎意料的,仍旧是和刚才一样的安静,主持拍卖的人眼睛绕了一圈,却发现大家都安静了,连程毅良也没开口。

  于是,他犹豫了一会,最终喊了三次,一锤定音。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夏经理,真是恭喜你了。”

  接着,很多人都上来说着客套话,“夏经理啊,这块地真是不错。”

  “夏经理,你准备开发做什么?”

  “夏经理……”

  夏瑜早已呆了,当别人来问她的时候,她只是笑着,笑得肌肉都僵硬了,“谢谢各位。”

  想了半天,她只吐出这么一句话,因为她当真想不到别的话。任谁也想不到,肥肉就这么到了她的肚子里,就像作梦一样。

  她看向程毅良,所有在场的人包括她都看出来了,这个男人在帮她打先锋,如果不是他,她不能那么轻松拿下来。

  程毅良朝她笑着,“有时间一起吃午饭吗?”

  夏瑜点了点头,她也心急地想弄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她让阿珍处理后续事清,她跟着程毅良一起离开了。

  她完全忘记要跟他避嫌的事情了,她只想问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瑜坐着程毅良的车到了一间私人会馆。她皱眉,她以为他会随便找一个地方跟她说话,他却慎重地带她到了私人会馆。

  她跟在他的身后,一边走一边想,他为什么要让她呢?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她差点就撞上了。

  程毅良笑着转过身,拉着她的手走进去,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位置上,他轻柔地说:“先吃饭。”

  他快速地点菜,点的都是她喜欢吃的菜,她安静地坐在那,任由他去折腾,等他点好菜,她才缓缓开口,“为什么让我?”明明他可以拿下的。

  “你觉得呢?”

  “你有什么阴谋?”她直白地问。

  程毅良脸上出现一抹无奈的神色,他不知道他在她的心中是这么的不堪,“没有阴谋,也没有阳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