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隐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回应他的是她的关门声,他无奈地一笑,黑眸落在沙发上不曾动过的文件,他微微一笑,也许他该下一剂猛药才对,否则她永远不会懂他的心。

  夏瑜坐在夏父面前,夏父摸着下巴,“程氏也要参与这块地的竞标”

  她点点头,“哦。”

  “你收到消息了?怎么一点也不惊课。”夏父笑着说。

  夏瑜笑了笑,跳过这个话题,“爸,这个企划我来做。”

  夏父看着她,“其实我是打算让刘经理跟进。”

  “爸,你不信任我?”夏瑜皱着眉。

  夏父摇摇头,“不是,我是看你手上还有一个企划……”

  “我手上这个项目没有问题了,我有时间。”夏瑜急切地说,不知道为什么,想到程毅良,她就想着要跟他一争高下。

  夏父笑了笑,“好,交给你,尽力就好,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他站起来,拍拍女儿的肩膀。

  夏瑜点点头,“爸,那我先回办公室了。”

  “好。”

  夏瑜回到办公室,立刻让助理阿珍调出所有的资料,为这一次的竞标作准备,她的吩咐刚传达下去,阿珍又走回办公室。

  夏瑜低着头看文件,头也不抬地说,“什么事情?”

  “夏经理。”阿珍激动地说:“有人送花。”

  “嗯?”夏瑜傻傻地抬头,映入眼中的就是阿珍一脸兴奋地站在她前面,手里捧着一

  大束勿忘我,“花?谁送的?”

  阿珍将花递给夏瑜,“不知道,指名说是给你的,上面有卡片。”

  夏瑜点了点头,接过花,阿珍八卦地笑了笑,“那我先出去了。”

  等阿珍出去了,她将勿忘我放在一边,这么一大束勿忘我捧着就跟移动的花园似的,太夸张了。

  她打开卡片一看,疑惑不已,上面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写,谁送的?她蹙眉想着,扔掉卡片。

  手机响了,夏瑜接通,“干什么?”

  “喜欢我送的花吗?”程毅良笑着问她。

  他送的?她有些吃惊。

  “不喜欢。”她很直接地回了三个字,“我要工作了,没时间陪你玩,挂了。”既生瑜,何生亮,为什么老天要给她一个对手折磨她?她头疼地揉了揉额头,绝对要打趴他!

  可惜某人不放过她,又打了过来,她耐烦地接起,“干什么?”

  “喜欢什么花?”程毅良霸道地问。

  夏瑜冷哼一声:“关你什么事。”说着,将手机关静音,丢在了一旁。送花?干嘛送她花,他们又不是……呃,等一下,送花,他送花给她?夏瑜怔住,失神地看着某一处,他该不会真的在追她吧?

  想她夏家大小姐也不是没人追,只是她真的想不到她的隐婚老公要追她啊!广播里的话又在她的脑海里重复着,拐她做水某……

  她拚命地摇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喜欢她,他们是敌人欸,要争到至死方休的敌人啊!

  她眼一垂,看着手机无声地亮着萤幕,上面显示的是他的号码,她轻咬着唇,试试看好了,她拿起手机,“我喜欢玫瑰。”

  他疑惑地说:“玫瑰?”

  “对,我很喜欢玫瑰。”她最讨厌的就是玫瑰了。

  “那你最讨厌什么?”

  “百合,我最讨厌百合了。”她也不喜欢百合。

  “O.K.”程毅良挂了电话。

  夏瑜看向那束被她搁置在一边的勿忘我,她走过去,摸着花,眼神淡淡的,不知道他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送了一大束的勿忘我给她。

  因为恰好勿忘我是她最喜欢的花,他应该不知道吧,他不可能知道的。她笑着转身回椅子上,重新看文件。

  程毅良看着坐在前面的程毅忠,“二哥,你说女人都喜欢花?”

  “她不喜欢?”程毅忠笑呵呵地反问:“你交女朋友了?”

  “她不是很喜欢。”他侧面地回答了问题。

  “哦,那她就是口是心非。”程毅忠确定地说。

  “是吗?”程毅良无良地笑了笑。

  他早知道她喜欢勿忘我,故意打电话问问她喜欢不喜欢,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女人真的是口是心非的生物。但有一种可能,她也在试探他。

  “反正我跟你说了,十个女人九个喜欢珠宝、鲜花啦。”程毅忠一副过来人的表现。

  程毅良笑了笑,撑着下颚,轻声问:“跟二嫂和好了?!”

  程毅忠顿时一副吃了瘪的模样,“咳,说这个干什么。”

  “哦。”程毅良笑了笑,“那你想跟我说什么?”

  “喂,小弟,我好心帮你出主意……”

  “怪不得二嫂不跟你和好,一堆馊主意。”程毅良毫不客气地吐槽。

  程毅忠沉着脸看程毅良,“真的很烂?”

  程毅良笑了笑,“你去问问大哥。”

  程毅忠突然冷哼一声:“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最近在干什么,居然跟夏家大小姐打得火热,你的花就是送给她?她是你女朋友?”

  程毅良不痛不痒地瞟了他一眼,没回答。

  “你如果能追到她的话,那我就甘拜下风,新买的那座小岛就送给你。”程毅忠压根不相信地夸下海口。

  程毅良颔首,“是我的了。”

  “喂,先做到再说。”程毅忠不悦地说。

  程毅良神秘地笑了,接着又问他,“你今天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

  “咳。”程毅忠尴尬地说:“最近不是有一块地要竞标吗,你到时候拍下来给我,我要给你二嫂弄一个人间天堂住。”

  程毅良诧异地望着他,笑着摇头,“这地我有用处。”

  “有什么用?”程毅忠反问。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他高深莫测地说。

  程毅忠败兴而归,而程毅良则是继续办公。梁助理突然敲门进来,“总裁,这是即将要拍的那块地的资料。”

  “放下吧。”程毅良点点头。

  梁助理看了一眼程毅良,心里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一次总裁对这块地不怎么感兴趣似的,他放下资料,退出了办公室。

  程毅良拿起资料,随意地放在了一旁,继续看着刚才的文件,放在一旁的手机打断了他,“大哥?”

  “妈让我跟你说,有空腾出时间来。”程毅仁沉稳地说。

  程毅良挑挑眉,谨慎地说:“什么事情?”

  “你觉得还能有什么事情?”程毅仁低声笑了,“三个兄弟就你还没结婚,妈很担心你。”

  程毅良嘴角一弯,敢情他碰到了传说中的催婚?他摇摇头,没兴趣地说:“让妈不用担心,我已经有老婆了。”

  那头的程毅仁听了哈哈大笑,“小弟,还没结婚就叫人家老婆了。”

  程毅良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笑得如狐狸一般,“大哥……”

  “嗯?”

  “谁跟你说,我还没有结婚?”程毅良反问。

  喀,程毅良揉着眼,听着那头传来的奇怪声音,他发出愉悦的笑声,“大哥,没坐稳吗?”

  半晌,“小弟,一点也不好笑。”程毅仁冷冷地说,他是知道小弟最近跟夏家大小姐有些暧昧,可他不知道小弟结婚了。

  “我没有开玩笑。”他只不过是看他们的玩笑而已,他恶劣地扯了扯唇。

  “你该死的怎么没说过!”一向好脾气的程毅仁发飙了。

  “你们也没有问我。”程毅良掏了掏耳朵。

  程毅仁无语,揉了揉发疼的头,“没事玩什么隐婚!就是那个夏家大小姐?”

  程毅良没有解释,清朗地说:“你就这么跟妈说,我过几天会带老婆给她看。”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很坏心地将这件事情推到了程毅仁的身上,让大哥面对妈妈的第一炮。

  今天的竞标是在一个封闭的场所进行,没有媒体。夏瑜带着助理阿珍坐在位置上,她今天早早就过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