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隐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最近良夏之夜真的很火热哦,只要去吃过的人一定会再去第二次,因为他们的东西太好吃了,特别是他们家的特调饮料,良夏之夜……今天我特别请了良夏之夜的负责人,奉经理……

  良夏之夜,确实很好喝,夏瑜舔了舔嘴唇,一脸的意犹未尽。

  “秦经理,店名叫良夏之夜是因为你们店的招牌饮料吗?”

  秦经理回答说:“不是的,其实我们良夏之夜,是因为我们的老板和老板娘的名字里各有一个良字,和一个夏字,他们又初遇在夜晚,所以才会叫良夏之夜,以此来纪念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哇,听起来好浪漫,能不能为我们具体说说这个动人故事呢?”

  夏瑜摇摇头,真是的,现在的餐饮生意很差吗?居然到了要以这种骗小女生的把戏来当噱头,她一脸的不齿。

  “哦,当然可以啦。”秦经理带笑的声音在广播里响起,在夏瑜白了眼,正要去关掉的时候,她听到了熟悉的桥段。

  “他们相识在拉斯维加斯,聊天,喝酒,一见钟情,一拍即合,手牵手地跑去教堂结婚……”

  这一段故事夏瑜太熟悉了,熟悉到她的车已经停在公寓楼下时,她都没有关掉广播,也没有下车。

  “结果他们结婚第二天,我老板有事就先走,彼此都忘记留下联络方式,两个人就分开了,谁知道这么巧,他们在台湾相遇了,但他们那时结婚得太匆忙,老板娘就想反悔了,我老板立刻展开种种方式追回老板娘,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老板娘拐回来当‘水某’了……”

  后面几句有些陌生,前面却太熟悉了,良夏之夜……有他程毅良的良,有她夏瑜的夏,有他们共同度过的拉斯维加斯之夜……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跟她发生一模一样的事情吗?聪明的大脑睡觉去了,她失神地坐着。

  叩叩!车窗上响起一阵敲击声,夏瑜抬头看去,朦胧的窗户上倒映着程毅良英俊的轮廓,她愣愣地关掉了广播,拿着卤味走下了车。

  他撑着伞,气质如墨地站在雨中,她的心跳评评作响,他将她拉到怀里,曲起食指轻敲了一下她的头,“傻了?”

  夏瑜任由他拉着她回到公寓,嘴唇嚅动了几下,好想问他,良夏之夜是他开的吗?她却问不出来。

  在她发呆的时候,程毅良已经拿着毛巾擦拭着她发丝上的雨珠,“怎么了?傻傻的。”

  她听出他声音里的温暖,她舒了一口气,“没什么。”她伸手将毛巾扯了过来,自己擦拭着。

  “好吃吗?”他问。

  她的手顿了顿,点了点头,“嗯,还不错。”她偷偷地透过凌乱的发丝瞧着他的脸,他脸部肌肤很放松,没有露出任何异样。

  那段故事影响了她,只要想到故事的结尾,她就开始头痛,难道程毅良在追她?他不想跟她离婚她知道,可他在追她,她感觉不像啊。

  夏瑜承认自己对感情很白痴,林佑宁喜欢她这么久她没有发现,连人家特意取的店名意义她都想不到,更何况良夏之夜的意义呢。要是让她去发现、让她去猜透,那一辈子也猜不到,她又不是侦探,怎么可能从蛛丝马迹之中就发现了不同呢。

  如果不是偶然听了电台节目,她真的想不到他要追她,他在追她吗,他真的在追她吗?

  她不相信,根本无法相信他在追她。

  也许只是巧合而已。她放下毛巾,豁然开朗地摇摇头,她想太多了,不可能,她转眼看去,程毅良把卤味放在茶几上,上面还摆着两罐啤酒。

  夏瑜看过去,他正好看过来,“一起吃。”

  她看着他,心跳不断地加速,她咽了一下口水,落荒而逃,“我要洗澡。”

  程毅良疑惑地挑挑眉,她今天有些奇怪,平时看到他少不了张牙舞爪,今天看到他居然这么乖,奇怪了。

  夏瑜朦胧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双黑眸,淡淡的蓝光在程毅良的眼底飘散着,她今天没有睡沉,她呆愣地看着他。

  “醒了?”他轻声问。

  夏瑜转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她才睡了一个小时,她又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你在干什么?”

  他朝她邪恶一笑,腰部一沉,她低呼一声,沉重的男性带着温柔深深地进入她的体内,她似是难受地蹙眉,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背,“啊……慢一点……”

  ……

  夏瑜咬着唇,轻声地下了床,跑到浴室里打理自己。浴室里灯光明亮,她终于看清了自己的身下有多恐怖。被他宠爱到了极致,镜子中的她,一脸被滋润过后的春意,每一个细胞都像喝足了水,发出耀眼的光芒,但与之相反,她满是痕迹的身体上就面目全非了,红红点点布满了她的身体。

  她软着身子地站在浴缸里,任由温水冲刷着身体,想着他昨天如狼似虎的模样,她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冷颤。

  洗完澡,她又泡了一个精油澡,熨烫的热水搭配着薰衣草精油,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泡完澡,她起身擦干身体,穿着浴袍回到卧室。

  原本该在床上躺着睡觉的男人不见了,夏瑜淡定地从衣柜里挑了一套衣服穿着,走出卧室,没有意外地在厨房里看到他的身影。

  虽然说他命令她做晚饭的行为很过分,可是他会很自觉地起来做早饭,这让她的不满少了很多。

  她走到桌子旁坐下,她不喜欢西式早饭,程毅良做了粥,蒸了五谷包子,以及金黄的培根肉,旁边还有几盘小菜,早餐很丰盛。

  “你先吃。”他扔下一句话,去卧室换衣服了。

  夏瑜看了看时间,还早,慢慢地吃着,吃了一会,无意间看到沙发上的文件,她挑高了眉,那文件上的内容她很眼熟啊。

  她叼着包子,走到沙发旁,没有动文件,因为这文件不是她的,她蹲下身子,看着文件标题,心里一沉。

  “吃饭好好吃,蹲在那里干什么。”他走出卧室,看到的就是她像小狗似的半蹲着身子,小嘴咬着一个包子。

  夏瑜慢慢地站了起来,“你们要竞标这块地?”她又想到了上次竞争输掉的地,想想她就不开心了。

  程毅良打着领带,颔首,“对。”

  夏瑜走回厨房,乖乖地坐在椅子上,低眉顺眼地吃早饭,心里则是盘算这一次如何才能一雪前耻。

  程毅良也跟着坐下吃饭,“夏氏也有这个兴趣?”

  夏瑜喝了一口粥,气势汹汹地看着他,“对啊,看看最后谁能赢。”

  她在宣战,不过他没什么兴趣,他安静地低头喝粥,夏瑜不服气,“干嘛不说话?”

  他瞟了她一眼,“有什么好说的。”

  他在侮辱她、看不起她,他是以胜利者的角度在俯视她,太过分了!夏瑜气得要正要大骂之时,他又说话了,“你把输赢看得太重了。”

  夏瑜满脸的不悦,讽刺地说:“你难道不想赢,你愿意做失败者?你赢了你当然有资格这么说了。”

  程毅良望着她,看着她眼里的忿忿不平,“赢了不过就是多赚钱而已,对我而言,拿下一个企划不是输赢,而是我付出了多少,我就该得到多少。”

  闻言,夏瑜一愣,随即一笑,“并不是所有人付出了就有收获。”

  “那只能说这个人付出得还不够多。”他云淡风轻地说。

  夏瑜看了他一眼,突然想到之前的几个晚上,她睡觉时他还在书房里看文件,他确实不只是一个只靠着树荫乘凉的人,他在浇灌、施肥。

  夏瑜瞅着他,突然觉得嘴里细滑的粥变得难以吞食,她抽了纸巾,擦了擦嘴,“我先走了。”

  他没有阻止她,反而说了一连串的菜名,“我今晚要吃水煮角、角香肉丝、酸辣马铃薯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